厦大学生离家出走 母亲患癌晚期泪盼见儿一面厦大学生离家出走 母亲患癌晚期泪盼见儿一面

□东快记者陈雪芳/文 受访者供图

“哥!爸妈为了找你,到厦门打工去了……”“哥!我也上大学了!……”“哥,爸干活从梯子上摔下来了……”“哥,妈病了,很严重的病,我陪着她去化疗,看着她头发一根根掉光,最后戴上帽子,用铅笔画上了眉毛……”“……哥,你快回来好吗?”

南平政和的张荣温,在哥哥张荣贵出走的第4年5个月零26天,发网帖呼唤他回家。帖文所附照片上的张荣贵,头发卷曲,戴着眼镜,身高175cm,如今应有27岁了。

2010年10月15日,在厦门大学里刚升大四年级的他,带走自己的身份证,从此音信全无。在这期间,他最亲的伯父去世了,母亲被确诊为恶性肿瘤,而他仍旧未归。

“爸妈为了找你,到厦门打工了”

张荣温有多希望,4年前的事情只是一场梦,梦醒来,品学兼优的哥哥还在,家还在,打开南平政和乡下老家的门,能闻到春的芬芳。

而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4年前,刚升上大学4年级的哥哥张荣贵,带上自己的身份证莫名失踪在人海里。尽管认为他是有意在逃避,但此后的时间,家人仍苦苦寻找。

“哥,爸妈为了找你,到厦门打工去了。身体一直不好的妈妈,跟着爸爸去工地,因天气过热,晕倒在工地了。没地方住,妈妈和保安挤在一间几平方米的保安室,最后还是被赶了出来。”

“哥,从来没去过大城市的妈妈找到一家轻松点的纸皮厂上班,第一天下班就迷路了,啜泣着打电话给南平的大姐,最后才找到地方。”

“哥, 你知道爸妈在这座城市生活下来有多不容易吗?妈妈小学2年级毕业,爸爸初中毕业,最后还是坚持不住,打算回村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巷开水店招租,找亲戚借了 7000元钱把店盘了下来,他们终于在厦门落脚了,每天要去很远的地方拉废弃木材回来烧水,想这样坚持着,也许哪天就在路上找到你了——如果你还在厦门的话。”

“哥,大姐和亲戚为了找你,把厦门的每一个地方都找遍了,哥,你走了,爸妈的心跟着粉碎了……”

“母亲患恶性肿瘤,时日已不多了”

张 荣温父母在厦门赖以营生的家,位于厦门市思明区红文石村。他们每天要去捡周边的废弃木材来烧水,烧开的水,一壶卖2毛钱,半桶卖3毛钱。“现在,买开水的人越来越少了。”张荣温在江西财经大学念书,寒假回家,他把三四天卖开水的零钱倒在一起,全是5毛和1毛的硬币,“靠这个挣不到钱。”他知道,父母坚持要 留在厦门的原因,就是觉得在厦门,找到哥哥的可能性更大。

2011年,张荣温的父亲在工地干活时,被硬物刺穿了手臂,在家里疗养很久。“哥,爸爸已经年过半百了,几乎每天都去工地里干最苦最累的活,受过无数次伤,被工头骂、拖欠工钱,可再怎么辛苦爸爸都在一直坚持着,因为爸爸知道如果他再倒下,我们这个家就真的塌了。”

“哥!2013年,妈病了,很严重。6月份放假我回家见到妈妈,妈妈已经是一头的短发,我在吃饭的时候,听到姐说妈得的是恶性胸腺瘤,也就是癌症,我傻在那里了,强忍着 泪低头吃着饭,努力在脸上挤出一点笑容,陪着妈妈去化疗,看着妈妈头发一根根掉光,最后戴上了帽子,用铅笔画上眉毛。”

“2014年,哥,妈妈不再做化疗了,已经没用了,妈妈每天都饱受病痛的折磨,以泪洗面,只吃两口饭,吃的药比饭还多,妈妈的膝盖已经不能大幅度地弯曲,上下台阶都非常吃力,手脚趾头也开始浮肿,每天都要用大量止痛药。哥,你在哪?我们需要你!”

“爸妈想到你,眼眶不经意就湿润了”

张荣温说,2013年10月1日,最疼爱他们的大伯去世了,想到大伯去世时,他最骄傲的侄子却没有来送最后一程,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如今,母亲也是病危,他不知道妈妈还有多久的日子,便默默将这些文字整理出来,希望哥哥看见了能够回家。昨日,记者也辗转联系到张荣贵当年在厦门大学时的辅导员和室友王常耀,王常耀说,张荣贵失踪的时候,刚好是大三升大四没多久,大三的期末考试里,他所有科目都挂了,辅导员曾找他谈话,告诉他这样下去后果很严重,他可能是无法面对挂科,所以选择失踪。这一点,记者从当年的辅导员口中也得到了证实。

“哥,我们想你,爸妈经常看着别人带孙子孙女的时候就会想起你,想着要是你在是不是也结婚生子了,他们也当爷爷奶奶了。爸妈总是从一点小事中联想到你,眼眶不经意就湿润了,爸妈并不需要你有多大出息,只希望你能好好地……”

“哥,记得你在的时候,和二姐关系最好了,现在她也老大不小了,每天为了家里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以至于现在还是单身,爸妈也在催促,可你没回来,如何让她安心地去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呢?”

“哥!或许你是出去散散心,但该回来了。”

    “哥,至少给我们打个电话,让我们知道你还好,好吗?”如果你见到照片上这个人,或是曾经见过他,欢迎拨打本报热线968977,或是发微信、@东南快报(微博)微博,给这个濒临绝望的家庭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