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此”的创始人蔡宜军依然有些担忧 “果然如此”的创始人蔡宜军依然有些担忧
“果然如此”团队的工作人员在打包准备好的山竹 “果然如此”团队的工作人员在打包准备好的山竹

  □东快记者黄弘妍/文吕诚/图

  3月9日晚21时许,福州水果电商“果然如此”的山竹团购活动因操作失误,1份6斤装的山竹从149元“骤降”到1.49元/份,开团3个小时,8000份山竹就被一抢而空。如果全部发货,损失将超过百万元。昨日经本报报道后,该事件引发全城关注。

  “受到媒体关注我们很诧异,这两天也很担心被消费者误解而上了3·15的黑榜,我们真的想尽力把这件事处理好。”昨日下午,“果然如此”的创始人蔡宜军说,事情已经向好的方向发展,有近百名消费者表示体谅,愿意以补差价或退款的方式解决问题,但这个数量相比总团购者接近5000人的数量,损失的金额还是很大。

  愿意谅解的客户不足百人,多数不接受退款或补差价

  昨天下午,在“果然如此”鼓楼配送点不大的店面里,一名工作人员正按照不同的规格分拣山竹,几名年轻女孩坐在电脑前处理订单,时不时接打电话。一片忙碌中,蔡宜军向东南快报(微博)记者介绍,这些都是“果然如此”的员工,从这件事发生到现在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了。

  “这几天公司上下的日子都不好过,客服人员加班加点与消费者一个一个解释,希望能得到谅解。”蔡宜军说,总共3个客服人员,面对近5000个消费者,沟通的进展缓慢,现在还没能联系上所有客户。

  “到目前为止,总共联系上200多个客户,其中有不到100人愿意适当补差价或者让我们退还货款来处理。”蔡宜军说,这些客户听到他们的难处之后,有些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有些则安慰他“大家都不容易”,他特别感谢这些客人的理解和支持。

  然而,剩下的大部分声音却很坚持,“有个客人买了十几份,我们打电话去沟通时,对方坚持说再不发货就要投诉我们。”

  昨日,东南快报(微博)记者也联系上一位当时团购了近400份山竹的孙先生。孙先生表示已经接到商家的客服电话。但他认为,商家的错误不管有心无心,都不该由消费者来承担。“我们作为消费者已经购买并且付款了,接下来就是商家来完成发货的义务。事后再告诉我们是价格打错需要补价,这种说法我不能接受。”

  “客户不接受退款或补差价的处理方式,还有些声音怀疑我们是在炒作,这些都可以理解。”蔡宜军向东南快报(微博)记者展示了一份显示着最终交易数据的截图,上面显示有近5000人参与了团购。“如果是炒作,也太兴师动众了,事实上这些都是要挨个沟通的客户。”

  三名创始人自掏腰包筹钱,也在积极与投资人谈合作

  “说实话,现在我们不敢轻易向客户承诺一定会给出怎样的赔偿。”谈到最终的处理方法,蔡宜军坦言,还没有明确的头绪。目前公司面临困难,即便他们很想全部以这个价格发货,资金链却难以支撑。“我们希望得到理解,这部分客户我们也会以其他形式适当补贴他们。而公司内部正在寻找途径筹钱解决问题。”

  “我们还有一个合伙人在上海调研,本应该呆一段时间,听了这事也很着急,明天就会赶回来。”蔡宜军说,三个联合创始人决定自掏腰包,但是力量有限,现在只筹集到小几十万元。“还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资金缺口。”

  而这两天来,与各位天使投资人见面也成了他最常做的一件事。比如,昨天上午,当东南快报(微博)记者致电蔡宜军时,他正在与一位有意向的投资者谈对这个项目的投资。而今天下午,他也要去和另一位有投资意向的人聊一聊。

  “有些投资者建议我,这个品牌才成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不如结束重新做新的项目。还有的投资者希望我们改变运营模式。”蔡宜军说,他们目前虽然急需要资金周转,但也对这个品牌充满感情和希望,因此还是想找一个能够认同他们的投资者。“所以目前都还在洽谈阶段。”

  然而,标价格的团购事件之后,公司后台的检测系统已经注意到,这两天的订单量大幅减少。“前天、昨天的订单有很明显的减少,昨天的订单统计下来就几十单,按照之前来看,一天200多单是比较正常的营业额。”蔡宜军说,有些客户态度比较强硬,说要四处投诉,他很担心品牌的信誉受到影响。

  蔡宜军表示已经与投资人在洽谈,也已经在积极筹集资金妥善处理,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最后真的周转不过来,资金链断裂,那么这个项目也有可能就此终结了吧。”

  可向法院申请撤销合同,但他们不愿意这样做

  昨日,东南快报(微博)记者就此问题也采访了福建闽君律师事务所的卓文彬律师。卓律师表示,《合同法》中规定,“重大误解”而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提出撤销。他认为此事所建立的合同,符合“重大误解”的范畴,因此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合同。

  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看到,其中第五十四条中规定,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但是涉及到近5000名消费者,就意味着商家要解除近5000份合同,处理流程会比较长,手续也会很麻烦。”卓律师建议,商家可以先与消费者沟通,尽量与消费者达成共识和解这件事,如果实在无法解决,再向法院提出申请。

  昨日采访时,蔡宜军也向东南快报(微博)记者坦言,事情发生后,他们也第一时间向法律界的朋友请教,也知道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合同,但是出于某种“情怀”,他们不愿意这样做。

  “虽然也知道向法院提出申请的话,撤销合同的概率很高,但是从我们自己心里,总觉得还欠消费者一些什么,心里过意不去。”蔡宜军说,主动向消费者解释、解决问题,能够体现他们的诚意,而强制终止合同,对于这个刚刚起步的品牌来说,可能杀伤力更大。

  “我们三个创始人都是85后,做这个品牌就是因为注意到生活水平提高后,福州的高端水果市场还比较空白,我们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也希望能打造一个渠道提供高品质水果。”蔡宜军说,“果然如此”其实成立不过2个月的时间,但已经实现营业额超过200万元,并且小有盈利。

  “我是江苏人,在福州读大学,北京念硕士,但是对福州很有感情,所以呆了几年还是选择回来福州创业。”在蔡宜军的设想里,他们要做个有人情味的品牌,他们还希望通过努力坚持下去,而不愿意看到这个品牌就此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