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没有牙齿,只能给他买他喜欢的扁肉或者鸡蛋补充营养 老人没有牙齿,只能给他买他喜欢的扁肉或者鸡蛋补充营养
想孩子时,小润就拿出儿子的照片看一看 想孩子时,小润就拿出儿子的照片看一看

  □东快记者陈木易/文刘兴/图

  他,福州人,72岁,是个孤寡老人,此时正躺在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的病床上。6天前,他被一个女孩撞伤了需要手术,但是因为女孩不离不弃地照顾,他很感动,并渐渐觉得自己如今对这个女孩有了一些依赖,并在偶尔的时候,会有一些拖累对方的想法。

  她,贵州人,虽然仅仅21岁,但是已经很有责任感。虽然她撞倒了老人,但是她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承担起在医院照顾老人的责任。现金33元, 银行卡仅有122元,现实却屡屡令她崩溃。“可现在除了我,还有谁愿意照顾他”,女孩说,实在走投无路,她已想好卖掉自己的器官“赎罪”。

  10月28日的中午,21岁的李朝润驾驶一部电动车,在途经福州屏西路名仕小区附近时,不慎撞上了正在路上行走的72岁老人郑金国。而这两个人的人生,也从这一次意外发生的事故开始,发生了改变。

  喂好一顿午饭,花了一个小时

  11月3日的上午6点多,接近临冬的早晨已带有阵阵凉意。微弱的晨光,正透过窗户照在睡在病床过道的李朝润身上。

  医院护工们开始忙活的嘈杂声吵醒了还在酣睡的李朝润。连续三个晚上,李朝润觉得在这里睡觉的时间很短,短到她觉得她刚有睡意,合上眼睛,就不得不被护工们叫醒。伸了一个懒腰,她下意识地看了还在床上熟睡的郑金国一眼,被子也还好好地盖着。

  照顾郑金国的日子里,李朝润不仅养成了严格的守时观念,也意识到三餐必食的重要性。还没到中午的12点,李朝润就离开病房楼走出医院大门, 步行来回20多分钟,她带回了郑金国最爱吃的扁肉。“比起连日来,他只喝牛奶,这已经算是改善伙食了。”李朝润的脸上带着苦笑。

  放下食物,李朝润先往卫生间走去,她撩起杂乱的长发绑了起来,并摁了下消毒液快速洗起手来——她担心在给郑金国喂食的时候会不卫生。哪些能 吃,哪些不能吃,李朝润在一旁自言自语着。由于郑金国患有帕金森氏病症,身体不停地在颤抖,李朝润站在病床一旁喂完这顿午饭,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

  擦拭嘴巴,盛好药水,翻身,洗脸,接小便,李朝润的护理直到下午1点半才结束。看着桌上的一盒白饭,以及青菜加玉米的配菜,李朝润朝东南快报记者挥了挥手,直言“太累了,吃不下”,她说,此刻若能躺上一张床,她必定能睡上好一会。

  在隔壁三个病床的病友以及他们的亲属眼中,李朝润是“孝顺女儿”的表率。当得知李朝润与郑金国之前素不相识时,所有人都惊愕了。

  骑电动车下坡,刹车不灵不慎撞倒老人

  1.56米的身高,暗黑的肤色,憔悴的面容,凌乱的头发,虽然穿着一身根本不搭的成熟衣服,却难掩李朝润21岁的青涩脸庞。看见生人走过来,李朝润总会显得有些羞怯,并垂下自己的目光。

  李朝润说,她来自贵州,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早逝,她学习的生涯也终止于小学六年级。“李朝润”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在家庭超生的背景下,在 报户口的时候,因为户口簿存着一个没人用的名字,便稀里糊涂地顶了上去。李朝润不到20岁就结婚生子,如今她已经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并与丈夫孩子两地 分居。而福州人郑金国,曾因“成分”问题而被耽误终身,加上早已没有亲人在世,他已经独自生活了40多年,靠着1000多元的退休金过活。

  一个生活一贫如洗,毫无积蓄;另一个孑然一身,孤寡无依,却因一场意外纠葛在一起。

  时间回到10月28日,那是李朝润刚到福州4个月不到的日子。那天的中午12点10分左右,她在骑着同事的一部电动车准备回到租住处拿自己手机充电器的途中,不小心撞上了正在路上行走的郑金国。

  “当时在下坡,同事的车子刹车不灵了,我在一直摁喇叭,并大喊前面的人让开,可还是不幸碾到了老人家的脚。”李朝润回忆说,当时老人前面还 停有一部私家车,她记得那部车正在倒车。待她停稳了车子之后,她便看见老人已经倒地不起,可能是见到了这一情形,前面那部私家车迅速开离了现场。

  “那一刻我脑袋全蒙了,整个人傻住了。”李朝润说,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下意识地立刻跑到老人边上,询问伤势,并报了警,叫来了救护车。当老人被送到医院之后,李朝润说,那一刻,她歇斯底里地瘫软在19岁妹妹的身上,大声痛哭起来。

  按照鼓楼区交巡警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李朝润因为违反了《道交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在事故中担负全责。

  情景若重演,还是会坚持当初的选择

  住在福州总院照顾郑金国的这段时间里,李朝润说自己总会因抵抗不住压力而哭泣。

  “在一些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傻到不行的笨蛋。”能简单听懂一部分福州话的李朝润总会听到一些旁人在议论自己:当时留下没有逃跑,不仅连累了 自己,更连累了和郑金国牵扯上的人;如果郑金国就此卧床不起,李朝润肯定还要赔上好几年的青春;所有人都懂得跑,就这人最傻……

  在从警方那得知,附近的监控并没有覆盖到事发地点范围时,李朝润告诉东南快报记者,自己与郑金国的遭遇,已经没有假设,更没有如果,并且情景如果还能重演,她还是会坚持自己当初的选择,“我相信因果报应,而且这也是我的责任,我的错。”

  李朝润说,在与郑金国的相处当中,他们从没有讨论过关于事故的责任如何如何,更多的是聊聊各自的人生经历。“我也会好奇地问他为什么这辈子都不结婚。”说到这,李朝润会不自觉地看一下郑金国,然后不好意思地吐一下舌头。

  当看到郑金国还会因为旁人数落她而大声呵斥以袒护她时,李朝润坦言,自己也会很感动。几位病友也告诉记者,郑金国总以没有牙齿为由,只喝牛奶少吃饭,其实在言谈中才知道,他也是在努力为李朝润省下一些费用。

  “他曾私下和我说过两次,他担心自己会连累我,说手术后自己解决。”李朝润告诉记者,如今自己离开一会回来,郑金国总会担心地问她去了哪里,生怕她真的离开。她说,一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更找不到离开,甚至是逃避责任的理由。

  郑金国主治医师李医生告诉记者,目前患者属左股骨粗隆骨折,需要手术和住院治疗等,还需要近5万元左右的费用。“由于郑金国目前身体状况还 不适合手术,孤寡状态还需要确认关系责任人签字,手术需要择期开始。”李医生说,并且郑金国患有帕金森氏病,术后恢复的时间也无法确定,需要根据具体情况 来看。

  在事故发生之前,本就有陈年债务在身的李朝润身上仅有的600多元积蓄,只剩下33元的现金和122元的存款,一位病友告诉记者,这个重负 曾让李朝润多次在夜里崩溃哭泣。“前期的7500元医疗费都是社区和好心邻居他们捐给我的,能少吃几顿饭就少吃几顿,可是这哪里够啊,后面要是手术了又该 怎么办?”在医院的门口,没有郑金国在场,李朝润终于卸下笑脸,再次哭了起来。

  “可现在除了我,还有谁愿意照顾他啊。”李朝润说,她有想过后路,实在筹不到钱,就变卖自己的器官“赎罪”。

  述评

  穷人善举之后……

  当一切都被预先谅解了,一切也就被卑鄙地许可着——于是我们也不难理解,当撞倒老人之后习惯于“逃”这个近乎被许可的惯性思维时,李朝润选择扶起老人并照顾至今的举动,会被许多人议论为“就这人最傻”。

  逃不逃、扶不扶、老人——当这些“炙手可热”的话题性元素与“穷”碰撞在一起时,它所产生的强烈效应足以让心志坚定的人也望而却步。在21岁女孩李朝润与72岁老人郑金国身上,恰恰交织纠葛了这些矛盾冲突的焦点。

  一个是几乎身无分文的柔弱女孩,一个是孤苦无依的独居老人,“穷”与“弱”是他们共同的命运底色。“没有假设,更没有如果”,毫无积蓄,更无任何“人脉”资源的李朝润,能在撞倒老人后坚持照顾至今,这需要比常人更强大的道德内省、勇气和良知。

  在过去的讨论中,“扶”“逃”“讹”这些话题常被延伸至道德、素质等等层面。有的讨论止于前半截,即“扶起之前”。“扶起之后”,当道德、素质等被视为公民的素养都到位之后,事件就能相安无事地发展下去吗?

  李朝润想变卖自己的器官为老人“赎罪”,老人担心自己连累了李朝润——如果这就是“穷者善举”的结局,那么,旁观者所评论的“傻”至少会被 许多人认为是成立的;如果这就是“敢于扶起”之后需要背负的沉重负担,那么,“逃”至少会被许多人认为是“被许可”的选择,尽管可能是“卑鄙”的。

  李朝润说,她相信因果报应——善始应有善终,善举应有善报,这一因果循环的规律曾经是支撑民间百姓行善积德的朴素信仰。如果事件违背了这一 因果循环,轻者让人充满算计与顾虑,重者则是这一朴素信仰的崩塌——若善举以“非善”相报,那么,“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会成为一种默行于世 的潜规则。

  关注李朝润与郑金国,在这个事件中,我们不仅仅是在关注两个独立个体的命运,也是在匡扶社会的信心与正义。我们希望李朝润与郑金国的经历能成为为社会提供正面示范的积极案例,而不是成为“某某人扶了被撞老人之后变得如何如何”的反面把柄。

  因此,为“敢扶”和“扶起之后”创造无“后顾之忧”的外部条件,显得更为迫切。作者林鹏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