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男子暴打乞讨老人续:被人肉宁波小伙出面证清白

A-A+2014年9月13日09:26福州新闻网-福州晚报 评论

老人在弟弟的陪同下走出救助站老人在弟弟的陪同下走出救助站

  新闻回顾:

  榕男子暴打73岁乞讨老人遭人肉 警方希望其自首

  东南快报讯 一年轻男子在东街口暴打七旬乞讨老人(详见本报9月5日A7版),昨日中午12点半,乞讨老人马花离开了福州市救助管理站,在其弟弟的陪同下回到福州的住所。票已准备好,今天下午,老人将坐上开往河南老家的列车。而被“人肉”的宁波小伙子通过当地媒体澄清,并表示,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福州东街所表示,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老人今天将返回老家“以后就留在家里安度晚年”

  昨日上午10点,东南快报记者陪同马花的弟弟,来到福州市救助管理站,等着接马花出来。

  “昨天下午,我就将我们两个人的票买好了。”马花的弟弟告诉东南快报记者,由于不确定救助站会不会提供车票,他提前将票买好。现在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救助站已经去买票,他买的票可以去退掉。

  东南快报记者在与马花的弟弟交谈中了解到,前几年,他和哥哥一直在深圳从事废品收购工作,有时也顺便在路上捡破烂。有一次,一名老乡告诉他们“在福州乞讨每天能收入100多元”。哥哥由于年纪大,身体变差,便跟随那个老乡来到了福州。“最初哥哥就是捡破烂,后来慢慢熟悉了之后,也开始了乞讨,之后,每年的农闲时节都会来福州,乞讨一个多月后再回家。”

  “其实家里条件还行。”马花的弟弟说,他的儿子都已成家,还有两个孙子,家里并没有什么特别重的负担。但是,由于老人和儿子们是分开住的,所以平时有什么花费,并不愿意向孩子们伸手,总想着自己挣一点钱,就这样一直做到了现在。

  昨天中午12点半,马花老人拿着救助站提供的车票和食物,在弟弟的陪同下,走出了救助站。因为要回家,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帮老人理了发,换上了一件新短袖。

  在救助站门口,老人告诉记者,以后就留在家里安度晚年。

  被“人肉”小伙出面澄清当地商户也为其作证

  昨天下午,东南快报记者了解到,宁波《现代金报》记者见到了那个被“人肉”的宁波小伙子小张。

  据该媒体称,小张自始至终都很坦然,直接把手机交给《现代金报》记者,任由对方找证据,并依旧坚称自己最近并未去过福州。

  “6日凌晨6时左右,我接到了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在福州。我说不是,他说,居然有人在网上说我去了福州,还打了人!我当时觉得很震惊,随后就去发布了微博澄清,只是不顶用。”小张觉得自己很无辜。

  小张称,“我做水产生意的,在江东镇安街那边开店,那天中午,我在店里吃完午饭就去了弟弟家午休,还玩了一会儿电脑。直到下午3点半,我又回到了店里,然后晚上7点多吃了晚饭后才回家。”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小张带记者去了他经常出入的地方。在他常去的那家便利店,记者表明来意后,老板娘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说:“我可以作证,最近每天都看到他在店里,不可能去福州的。”

  同时,边上几家的蔬菜店、水果店老板娘也走了过来,一起替小张打抱不平:“去福州打了人?怎么可能!他每天都要做生意,我们天天看到他。

  “其实我连找人作证都不想,觉得不需要,只是你们来问了,我就带你们过来”,小张告诉记者,他不清楚福州警方有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因为最近几天他选择性地把陌生来电屏蔽了。

  记者看到,从昨天11:40至13:35,小张有100个未接来电,531条未读短信,短信里发辱骂的脏话、狠话,比较恶毒。

  另外,东南快报记者从福州东街所了解到,案件还在调查之中,有新的情况也会及时跟老人的弟弟进行联系。

  记者手记

  9月4日下午6点接到线索,9月9日最后一篇稿子完成,这期间,我沿着东街口找了老人两次,每次都会汗流浃背,但我不愿停下寻找的脚步,因为我想更多地了解老人背后所隐藏的故事。最终,通过与老人户籍所在地的相关部门取得联系,我找到了老人的家属和在福州的弟弟。

  在第一篇报道见报之后,该事件迅速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网络上更是发起了“人肉搜索”,试图扒出打人的男子。

  在这些关注的背后,有人质疑老人是不是职业乞讨者。看到这些,我也怀疑过自己的报道是不是有价值。但是,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在我看来,老人作为一个社会弱势群体,我们可以不帮助,但是我们不能不尊重,更不能用武力对待。

  我还记得,事发当天,老人走后并没有回到住的地方,而是在东百大楼前面的天桥上乞讨,我蹲在老人的旁边,问老人,身上疼吗?他冲我摇摇手,说了句“不疼”。

  因为年纪大了,老人的门牙已经掉了,说话也不太清晰,他说的每句话我都要重复问他,采访也因此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但老人并没有因为我影响他乞讨而感到厌烦,还偶尔问我一句,在这里生活的怎么样。老人的大度和真诚,深深地打动了我,从那一刻起,我觉得自己有责任要帮助老人。

  昨天上午应该是我和老人见的第三次面,也是在福州的最后一次见面,看着老人新理的头发,干净的短袖和见到我时的热情,我很难表达自己当时的心情,只是一再嘱咐,以后好好在家安度晚年。临走时,老人和他的弟弟拉着我的手,不断地说着谢谢。

  其实,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太多,甚至从中感悟到很多。看着两位老人并肩离开的那一幕,我觉得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东南快报见习记者 李欢腾 文/图)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