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中巴与豪车刮擦 中巴司机遭群殴病危或成植物人

A-A+2014年8月6日09:05东南快报 评论

深度昏迷的黄正林只能靠器械和药物维持生命深度昏迷的黄正林只能靠器械和药物维持生命

  □东快记者陈木易见习记者王一文/图

  截至昨日下午4时,黄正林(化名)已经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了将近两天。

  妻子邓林(化名)坐在病床边上,蓝色的一次性卫生口罩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脸,只露出一双不时涌出泪水的眼睛。

  8月3日那天的变故,对她来讲是一个噩梦。那天,黄正林驾驶从琅岐开往福州的客运班车在途经下院附近的时候,与一辆价值百万的小车发生刮擦,之后不知为何与小车上的人有了肢体冲突。

  医生表示,按照目前黄正林的病情,他很可能成为植物人。

  妻子2天收4次丈夫的病危通知书

  邓林不停地摸摸拍拍黄正林的身体,她的嘴里频繁而又语无伦次地用家乡话念叨着,说到激动时,还会用力掐一下黄正林的手臂,企图看到奇迹。可惜,黄正林并没有任何反应。

  从8月3日转院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后,2天来,邓林已经收到了4次丈夫的病危通知书。“8月3日,黄正林送至我们医院时,情况非常危急。病人左侧瞳孔放大,各项体征也急速衰减。”黄正林的主治大夫说道。

  该主治大夫表示,黄正林属于颅脑外伤导致脑内出血、水肿,目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根据临床经验,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病人头部左、右两侧多次被硬物击打损伤所致。对此,他们立即对病人进行了开颅手术,切除了病人左侧脑部骨干,以防止颅内积血增多导致的脑干压迫。此外,在手术过程中,他们还发现黄正林脑部有多处骨折及骨裂。

  现在黄正林仍需依靠药物、器械维持生命,他随时可能死亡。根据临床经验,主治医生推测即使病人顺利度过危险期,也不可能完全康复,成为植物人的几率很大。

  用邓林的话来说,这些天来,她倾尽全家以及亲戚邻里之力,花费了12万元左右的医疗费用,但也仅仅只能勉强维持黄正林奄奄一息的生命。

  发生刮擦后中巴车司机被打

  邓林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这一切都和8月3日中午的一场交通事故有关。

  43岁的黄正林是一位客运班车司机。他每天驾驶着一辆核载19人的中巴往返于琅岐和福州凤坂配客站之间。这个从重庆远迁到琅岐的男子,依靠这一份每个月不到4000元的工资支撑着一家4口的生计。

  据黄正林的亲属讲述,8月3日中午12点左右,黄正林驾驶中巴车从琅岐出发,途经下院附近时,与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发生了刮擦。

  “民警来了现场,小车那边也叫来了保险公司人员。”一名亲属说,“当时以为事情就告一段落了,谁知没过多久,两边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发生了肢体冲突。”该亲属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据他所知,小车那边有三四个人轮番对黄正林动手。

  “12点左右我经过那里,看到黄正林还好好站在中巴车旁,那辆小车就停在中巴车前不远处。我当时看到两名警察就在附近,想着是小事故,便没有停下,继续出车。”黄正林的同事袁作平说。

  但时隔40分钟后,另一名叫袁作勒的同事经过事发地时,发现周围围了很多人,黄正林倒在中巴车旁地面,一位路人用伞遮住他的头部,给他遮阳。袁作勒说,他急忙下车跑到黄正林身旁,发现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怎么叫都没有反应。当时一位围观群众曾告诉他,是一辆小车司机打电话叫了几个人将黄正林打成这样的,而打人的人早就跑了。

  案发现场血迹仍在 警方已立案

  昨日下午5点左右,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来到事发地附近,在距离下院环岛不远处的一处斑马线上及附近,发现了多处已干涸的血迹。据事发当日附近的一些目击者称,这些血迹正是黄正林倒地留下的。

  多位目击者讲述了当日冲突的经过,但是关于冲突的原因却说法不一。其中一名目击者表示,事发时,他曾看到那辆小车加速赶超到中巴车前,挡住中巴车将其截停。随后,从小车上下来三四个人对中巴车司机进行殴打。关于冲突的起因,该目击者称,可能与这两辆车在不久之前有刮擦,双方曾激烈争执有关。

  根据黄正林亲属提供的一份由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在8月3日出具的立案告知书,黄正林被故意伤害案已按照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晋安分局刑侦大队的一名民警也在受访中表示,涉事小车一方的人员目前仍未到案,该案件仍处于立案侦查阶段。

  (东南快报(微博))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