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骗子称可发新生二胎补贴 骗走新妈妈12万余元

A-A+2014年6月16日09:28东南快报 评论

  近年来,网络诈骗的方法手段五花八门、层出不穷,随着国家“单独二胎”政策的放开,一些骗子也开始打起了新生儿家长的主意。今年5月8日,福州仓山警方就破获了福州首例打着“领取新生儿补贴”旗号行骗的5人诈骗团伙。这伙人从网上购来新生儿及家长的资料信息,然后冒充医院和财政局工作人员,以可领取新生儿补贴500元为诱饵诈骗新生儿家长。短短两个月来,一伙人打了6000多通电话,有不少人上当受骗,目前已查实得手的案件10余起,涉案金额达12万余元。

  日前,根据警方通报,诈骗成员网购的6000多个新生儿家长信息均是真实的,这不免让人产生深思和担忧。通过这起新型的诈骗案,记者采访多方人士,试图揭开这条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经济利益链。

  刚生完二胎就接到诈骗来电 “月子”里被骗走7000元

  今年3月21日上午,福州的陈女士接到一个自称是某医院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问她是不是刚生完孩子,并称国家对于生育第二胎的家庭,可以享受500元补助。

  的确,陈女士的第二个孩子刚出生10多天,还在坐月子的她,对于这个电话,顿时多了几分信任。随后,根据对方的提示,陈女士联系上“福州市财政局”工作人员。

  自称是“福州市财政局”负责办理生育二胎补助发放工作的郑科长告诉陈女士,其符合国家发放补贴标准,并核实了陈女士身份信息。陈女士表示,对方能准确报出她当时所住的医院、家庭地址、孩子出生年月及电话等完整的个人资料信息。而大部分信息住院时也确实登记过。

  在郑科长的“指导”下,陈女士到ATM机上领取“新生儿补贴”。“您的卡里的余额有多少?我们一会儿要确认一下您是否收到了补贴。现在进入转账界面,输入我们的单位账号,再输入验证码7000,接着确认一下。”按照郑科长的提示,陈女士一步步完成操作。就在此时,郑科长突然挂断电话并关机。陈女士意识不对立即查询卡内金额,结果发现银行卡里的7000元全部被转走,而这笔钱的数目正是那位郑科长所称的验证码。

  在接到陈女士报案后的一段时间,仓山警方又陆续接到多起家长领取“新生儿补贴”被骗的案件。经过一个多月的摸排调查,5月8日,仓山警方分别在上街书香领寓和钱隆学府2处套房内,抓获涉嫌电话短信网络诈骗的刘某、吴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当场查获作案用手机9部、笔记本电脑2台、手机卡30余张、银行卡5张,以及外地银行卡号20余个。

  每条2元网购6000条新生儿信息 团伙成员分工明确配“剧本”行骗

  随着刘某、吴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的落网,这个专门从事网络诈骗的团伙被揭开了原来的面目。

  团伙中的5名人员均是安溪人,刘某和吴某两人为叔侄关系。今年2月17日,吴某跟着刘某来到福州,一开始,两人合伙打着“淘宝购物退款”的旗号,骗取网购者的钱财。

  警方表示,吴某跟着刘某行骗期间,由刘某联系从网上购买淘宝用户个人信息、手机号码等资料,后吴某冒充淘宝客服工作人员,刘某冒充支付宝技术人员,2人以客户的淘宝订单出现支付问题为由,通过钓鱼网站骗得客户的银行账户及密码,后使用客户的银行卡网络购买充值卡再出售行骗。只不过,两人发现这种骗局过于老套,受骗的人员并不是很多,而且受雇于叔叔的吴某只能从中抽取骗到钱财的10%,一个多月下来,两人在“淘宝购物退款”上并没有骗到什么钱,继而把目标转向“领取新生儿补贴”骗局上。

  4月初,吴某离开了刘某,租住在钱隆学府的一间套房内单独作案。此后,刘某又招来了一名同伙,吴某也招来了两名安溪的老乡,2组人员以相同的诈骗手法实施诈骗。

  期间,刘某又从网上购买新生儿客户资料,并将所购的部分材料转卖给吴某。从3月到5月,刘某以每条2元的价格,分段网购了6000个新生儿的客户信息,然后以每条3元的价格再卖给侄儿吴某。

  民警表示,他们行骗的步骤其实很简单,由招来的业务员充当一线业务员打电话,刘某和吴某各自作为二线人员负责骗上钩的人。“基本上一天下来,每个业务员要打一、两百个诈骗电话,还配有一个专门的行骗剧本。”民警称,所谓的行骗剧本,概括了受害人可能会询问的问题,以及打电话时要说什么样的话,语言格式相对比较固定。

  他们将获取的客户个人信息一一打印在纸张上,电话一一打过后,就将纸张扔进水桶内快速进行销毁。

  作案以来,5名团伙成员共查实作案得手10余起,涉案金额达12万余元。目前,5名人员均已被刑拘。

  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有多种渠道 服务单位“内鬼”或成信息泄露源头  在这起案件中,刘某等人表示自己是通过网络购买到了公民的个人信息,但由于出售该信息的人员尚未查明,源头无法进一步查实。那么,这些真实信息的最初来源可能在哪里?

  多年经办诈骗案的仓山刑侦大队民警吴坤淼分析,诈骗团伙行骗的首要前提,必须先获取被骗人的详细个人信息资料,正是有人看中不法分子的这种需求,才会催生专门兜售公民个人信息的群体。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要公民在随便一个机构填写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都有可能泄露被不法分子放上网进行出售。

  日常生活中,有些调查公司、侦探公司采用跟踪、盯梢、入户访问等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也有些通讯运营商、保险、房地产中介等机构的从业人员,碍于情面向朋友透露所掌握的公民个人信息。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服务单位内部人员为了牟利,私下将手头所掌握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给他人。

  吴警官表示,一旦有人从源头购买或获取了公民个人信息,就有可能将信息又转卖给多个有同样需求的人,转了多手之后,公民的这些个人信息资料也就再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而且,这些信息也分为不同等级和不同价格,如果获取的公民个人登记信息时间比较早,手机号早已被人打烂,一条可能就值一、两毛,但还没被“开发”过比较新的个人信息,例如近期登记的新生儿家长个人信息就值钱多了,这样的信息一条可能炒到2-3元甚至更高,骗子得手的几率也更大。

  而据调查显示,部分个人信息的泄露已被证实来源于通讯公司和相关服务单位的“内鬼”。

  此外,警方还表示,虽然电信诈骗手段千变万化,但归根结底都要和钱沾上关系。凡是对方以“中奖”、“补贴”、“退税”、“安全账户”等各种名义提出“转账、汇款”的,或是要求到银行ATM机上进行“指点操作银行卡”的,肯定就是骗局,所以接到类似陌生电话或是短信时,必须提高警惕,这样才能有效降低上当受骗的几率。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