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25岁小伙患白血病10多年 在福州医院跳楼自杀

A-A+2014年5月8日07:45东南网 评论

  东南网5月8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 江方方/文 关铭荣/图) “我会不会拖累家里?”25岁宁德福鼎小伙治了10多年白血病后,眼见家里债台高筑,再也不忍拖累家人。最后,他选择在病房纵身一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昨天凌晨,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2号楼前,小罗被人发现时,已没有了气息。

  趁父亲睡着独自上天台

  昨天上午9点多,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2号楼前人来人往,地上的血迹已被清洗过,模糊了许多。

  小罗的亲戚朋友聚在医院医务处不肯离去。之前,他们一起看过医院楼道里的监控:6日晚上10时55分左右,小罗独自离开三楼血液科病房,走上2号楼楼顶天台。

  “晚上11点多从6楼楼顶跳下来。”小罗的叔叔罗敬(化名)这么推算。当晚10时30分许,小罗挂完三瓶点滴。小罗离开病房的时候,看护他的父亲已经在看护床上睡着了。5月3日,他从宁德乡下赶到福州,连日来照看儿子没有睡好,这个晚上老罗睡得特别沉,儿子跳楼也没察觉。直到护士查房,老罗才发现儿子不见了。这时,楼下有病人家属喊:“有人跳楼了。”老罗这才得知“儿子出事了”。

  昨天凌晨,安泰派出所民警到场,确认小罗为自杀,但小罗一家认为医院负有一定责任。“如果天台上锁,他就上不去了。”小罗叔叔说。

  初一时发病家中已债台高筑

  罗家住在宁德福鼎沙埕镇。小罗今年25岁,还有一个哥哥,靠务农生活,虽收入有限,但这一家四口的小日子,还算有滋有味。小罗是罗家小儿子,从小体弱多病,读初一时因一场高烧进了医院,被查出患有白血病。从此,罗家走上与医院打交道的日子。

  小罗叔叔说,小罗的父亲早年干农活,农闲时在工地打零工,近两年腰部疾病越来越严重,只能赋闲在家;大侄子也早早外出打工,但赚的钱只够养活自己。小罗母亲在家给乡亲们理发,多亏街坊邻居照顾,一个月才有两千多元的收入。但给小罗治病10多年,家里欠了亲戚朋友几十万元,这点收入只是杯水车薪。

  “这次再到福州治病,也是东挪西借才凑到几万元。”小罗叔叔说。

  在酒楼当领班省吃俭用还债

  今年,小罗在浙江苍南一家酒楼找到工作,还当上了领班,“一个月大约有3000元的收入”,一切开始慢慢好转起来。每个月小罗都省吃俭用,剩下2000多元交给母亲还债。在父母眼里,这个小儿子最贴心。当亲戚朋友催促他找个女朋友时,他总说,“家里欠债这么多,我怎么还有钱娶媳妇呢?”

  5月3日,小罗病情有些复发。家里人劝他来福州治病时,小罗还一直说:“没事,不用去医院。”来医院前,小罗还曾问母亲:“我会不会拖累了家里?”小罗家人猜测小罗自杀的原因,也许就是不想拖累家人。谁也没想到,母亲坚定的否认回复,依然没有令小罗解开心结。

  记者手记

  身和心,两样都要关心

  N方小欧

  《庄子·田子方》:“夫哀莫大于心死,而身灭亦次之。”采访中,听着家人对小罗生前的描述,越来越能感受到小罗“心死”的无力感。或许,每一次到医院的治疗,小罗就饱受一次生命与金钱之间拔河的煎熬。

  5月3日,是小罗生前最后一次到医院治疗。此前,他曾推辞过父亲,不情愿去。原因并无其他:家里再也拿不出钱了,最后治疗的几万块钱,也是东挪西凑,好不容易才借到的。加上之前几十万元,罗家的欠债仿佛雪球般越滚越大。

  “我会不会拖累家里?”这是小罗问的,但他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或许,下一次治疗的时候再也借不到钱了;或许,下次治疗的时候,母亲也最终会因为身体原因,无力再支撑还债。

  医生说,其实小罗的病有治好的希望。但他却选择了这样极端方式,十多年的漫长治疗,大家集中关注小罗病情,却无人关心过他的心理健康。在香港等地,医院里有这样一批志愿者,他们的工作就是陪伴慢性病人,对他们长期追踪,进行心理辅导。在小罗的四周,似乎欠缺了这些。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