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落水女孩被救后改名表谢意 39年后举家来厦谢恩

A-A+2014年4月26日08:38厦门网-厦门日报 评论

  来自小嶝的战士周金满,39年前救了女孩刘红樱一命,由于种种原因与女孩家断了联系,39年后的今天两人重逢,为这场感恩之旅画上完满句号  江西吉安县凤凰镇车头村村口,60多岁的周金满觉得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救人的池塘仍在,只是水浅了不少;当年村里的那些孩子,如今都快成老人。近40年的时光改变了记忆中的一切,却没抹掉自己在车头村留下的故事。

  村民们记得他救起过一个女孩,他此行的目的地正是那个“女孩”—刘红樱的家。这是周金满在退伍后第一次踏上车头村的土地,这个迟来的故地重游,对于刘红樱一家来说则是一场绵延39年的感恩之旅。

  初遇

  她摘花不慎落水

  他五次下水救人

  他连续五次扎进池塘,最终救起女孩,他的坚持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1975年5月10日上午,24岁的战士周金满带着战友们割草。周金满是厦门人,自小长在海边,一看到村口池塘边的情形,就估计有人落水:村民拿着耙子在水中拨拉,神情紧张。果然,4岁的女孩刘红樱落水了—在池塘边摘花时,她不小心滑进池塘。

  池塘两米深,水温冰冷。周金满猛扎进水中来回摸了三四遍,一无所获。村民劝他别找了,他坚持进行第五次搜寻,终于找到了刘红樱。

  被救上岸的刘红樱肚子鼓胀、面无血色,刘红樱父亲都放弃了救活女儿的希望。但周金满没放弃,和战友小许配合,弄干净女孩口鼻中的泥土,反提着扛到肩上猛跑。水没弄出来多少,周金满就把刘红樱肚子贴在牛背上继续跑。

  十分钟后,水被弄了出来,周金满立马进行人工呼吸,同时让小许推女孩肚子,坚持了半小时。村民说没救了,周金满说要救到底,继续救助。二十多分钟后,女孩慢慢睁开了眼睛。“活了。”周金满狂喜,拍打女孩屁股,听见她叫出了声,连忙用衣服裹住孩子,这时军医也到了。

  她表谢意改了名

  他退伍断了联系

  女孩读书后就改叫刘继军,女孩父亲过世,留下“找到恩人”的遗言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周大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刘红樱说了很多遍。在她的记忆中,这段经历是一片空白,因为直到第二天她才完全清醒。周金满自此也就成了刘红樱家中常客,退伍之前还给刘红樱买了一整套文具。

  刘红樱上学后,为了让她记住解放军的救命之恩,父亲给她取了一个新名字叫刘继军,刘红樱直到退学回家才又用起原名。这些事情是周金满后来才听说的,1976年他退伍回到了厦门小嶝岛。没电话,他就往江西写信,还给刘红樱父亲寄去了厦门特产。留有周金满地址的凭据,被刘红樱母亲保管着。

  刘红樱上小学时,家里发了洪水,搬东西时无意弄丢了周金满的地址。而在1977年后,周金满因为忙于生计,也就没再和刘红樱家联系。于是那几张丢失的通信凭据,让江西和厦门两地咫尺天涯。刘红樱父亲临终前,特意把子女们叫到床前,留下的遗言是“一定要找到恩人”。那是在2003年,此前多方寻找无果,让刘红樱父亲一直放心不下。

  他到底在哪里呢?

  她和家人四处打听

  虽然没有联系,但周金满一直很关心她,种种阴差阳错延缓了重逢

  尽管没有主动联系,但周金满心里仍惦着刘红樱,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想知道那家人如今怎么样了。有一次战友组织重返江西探访,周金满因为种种原因也未能成行。

  刘红樱的二哥刘松柏和大哥刘兴发都当过兵,刘松柏和周金满还同属一个师部。因此得知和周金满失联后,两人就开始联系战友们进行寻找。刘兴发依稀听父亲说过,周金满是福州连江人,于是托福建战友四处打听。

  刘松柏知道的似乎比大哥多一些—“他曾经是渔民,而且是福建人”。搜寻的地点便从连江开始,沿着水边一路撒网。连江、闽侯、福清,他撒出的寻人网几乎覆盖了半个福州。

  退伍之后的一段时间,刘松柏被派往漳州工作,此间,他到厦门多次,却从没在这里打听过消息,总以为周金满是闽北人。“我太后悔了,否则早就找到周大哥了。”刘松柏说。三十多年的寻找,刘红樱一家始终没有如愿。种种的阴差阳错,或许是为了让39年后的重逢显得更加珍贵。

  他回到村里见到女孩

  她举家来厦感谢恩人

  明天上午,他们将在小嶝岛相见,对她来说,39年感恩之旅画上完美句号

  今年3月底,周金满接到战友通知,4月份大家重游驻地,顺便拍段片子献给曾经同部队的战友们。回到车头村探访刘红樱,就是片子内容之一。可刘红樱如今是否仍在村里,需要周金满提前确定。于是3月底,周金满给刘红樱哥哥和车头村村主任寄去了两封信,表明来意,附上了当兵时的照片。

  过了一个多星期,周金满手机响了,号码来自江西吉安。“来了。”周金满知道,这一定是刘红樱家人的电话。他立马回拨,对方说是村里的医生,过几天就转交来信。几天后,周金满接到了刘红樱哥哥的电话,“大哥,你是我小妹的再生父母,是大恩人。”半小时后,刘红樱也来了电话,没讲几句,就哭了。

  4月17日,周金满和战友们重回吉安。次日上午,大家去了车头村,场面主题就是“哭”和“笑”。刘红樱的母亲拉着周金满的手,边说边哭。“周大哥也哭了。”刘红樱笑着说。连续两天,刘红樱一家不愿放周金满离开。“中午在她家吃了饭不算,还非要去馆子里请一顿。”周金满很不好意思。

  “应该是我们先找到周大哥的,结果是他先联系上了我们,专门过来了。”尽管已经重逢,但刘红樱一家仍有些自责。于是在周金满离开前,刘红樱一家就说好要来厦门看他。而这周三下午周金满就收到了刘红樱的短信,说他们周日就能到厦门。

  明天上午,两家人将会在小嶝岛相见。对刘红樱一家来说,这是一场绵延39年感恩之旅的完美句点。

  记者手记

  温暖是一种互动

  在这场绵延近40年的缘分里,我们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暖意,它让心灵变得柔软,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和充满希望,而这种温暖从来不是单向的。周金满不舍不弃救活刘红樱,让家人们感到温暖。刘红樱一家几十年坚持寻找恩人,也让周金满流下了眼泪,这种眼泪尤为难得。

  “英雄流血又流泪”的故事,我们听了太多,那些泪水从来和温暖无关。在那些被遗忘“英雄”的身上,我们看到的只有落寞和悲凉,或许还有心灵上的创伤。双向交流才能让信息更通达,双向感动才能让人心与人心之间更贴近。当两颗心贴在了一起,温暖就将无时不在。

  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明蕾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