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闽清3青年网络相约烧炭自杀 两女孩病情已稳定

A-A+2014年4月2日08:10东南快报评论

何小蕊、王雪的病房紧挨着,但两家人极少交流 何小蕊、王雪的病房紧挨着,但两家人极少交流

    相关链接:三青年网络相约闽清烧炭自杀 陷入重度昏迷(图)

  □本报记者翟星理黄淑平文/图

  这是一场被绝望笼罩的旅行。3月23日,平均年龄24.3岁的3个年轻人何小蕊、王雪、游磊(均为化名),各自带着一个悲伤的故事,在网络上相约来到福州闽清县体育中心附近的一栋民宅的6楼。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五天四夜。

  没有人知道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3月27日夜间,因尝试烧炭自杀而处于重度昏迷状态的3个青年被当地警方救出(详见本报4月1日A4版)。

  他们寻死房间的背后,是一栋正在建设的大楼。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这栋大楼5楼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曾挂了一张白色的塑料板:“为了家人,咬牙坚持!”

  打不开的心结

  3月27日晚,老何接到闽清警方的电话:“不听话”的何小蕊又因为那个男孩自杀了。他连夜将何小蕊送往福州治疗,甚至没来得及给妻子留下生活费。不久后,王雪也被从湖北赶来的父母送到何小蕊所在的医院。

  据这家医院急诊科主任肖章武介绍,何小蕊是3月28日凌晨转到医院急诊科的,当时中毒较深,神志不清,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经过四天的治疗,何小蕊恢复了神志。但由于吸入较多有毒气体,还喝了白酒,吃了安眠药,中毒情况严重,因此何小蕊四肢力量很差,只能扶着站起来,但是没有行走能力。

  医生说,何小蕊至少还要一个星期以上的脑神经恢复、肺炎等方面的治疗,才能较好地康复。王雪虽然还不能走路,但病情比何小蕊稍轻一些。

  与何小蕊病房一墙之隔的王雪给病友们的印象深刻,“不说话,哭。”入院的最初两天,王雪几乎一言不发。更多的时候,她用被子蒙住头,无声地哭泣,只有肩膀在抖动。

  父亲老王知道,王雪是因为失恋后患上抑郁症,才选择结束生命。但是,他没有多问,也不敢多问,听病房的病人家属说,王雪不怎么搭理老王,只有身体疼痛时才叫老王帮她揉揉。

  对于这场没有成功的自杀,何小蕊同样对父亲老何保持沉默,“反正,她一直不太听我的话。”

  王雪与何小蕊的病房只有一墙之隔,但入院以来两家人极少相互走动。老何说:“怕小蕊知道那边(王雪),再受刺激。”更多的时候,他守在何小蕊病床前,就算外出洗碗,也会拜托同病房的人看着何小蕊,“她不说她在想什么东西,那我就封死她再想(轻生)的路。”

  “我永远不懂你伤悲”

  “男友离世了你不该因思念而去死,而应该好好活着将他的那份活下去。抑郁病怕什么,要开心地活下去。”这是网友写给何小蕊和王雪的话。

  但是,更多的网友不客气地指责尝试自杀的3个年轻人:“想过你们的父母吗?都有勇气面对死亡了,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的呢?”

  这些评论,对何小蕊、王雪和已经离开福州的游磊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网友看到了他们的“勇气”,却忽略了他们内心深处难以触碰的脆弱。

  “自杀需要巨大的勇气,但实际上他们是鼓足勇气去逃避心理和情绪上的脆弱”,福建省职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小红说。

  如果人的情绪是一杯水,自杀对这杯水的消耗几乎是毁灭性的,想完全恢复到自杀之前的水平需要漫长的心理重建过程。“不是说不可能,但是很难”,王小红分析,如果这3个年轻人此前累积形成的脆弱无法释放,心理重塑将遥遥无期。

  他们各自的心结不愿对父母再提起,旁观者无法经历他们悲伤的故事。“我永远不懂你伤悲”,一位网友这样写道。

  “我不知道怎么收场”

  医生说,何小蕊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治疗。何小蕊入院以来,老何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开提及亡故男友。但是前天,老何让何小蕊给亡故男友的父亲打了电话,“说好了出5000块钱医药费,最后只打了3000元。”老何缺钱。男友在2013年意外亡故之后,何小蕊从男友的赔偿金中分到一笔钱:400元。之后,何小蕊曾数次尝试自杀,男友的父亲出过一部分医药费。

  何小蕊是老何与前妻所育之女,由老何的父亲在四川老家抚养长大。何小蕊还小的时候,老何与前妻分手,来到福州闽清打工。大约4年之前,老何把何小蕊接到闽清,安排在另一家工厂打工。

  在闽清,何小蕊认识了一个四川老乡,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并宣布订婚。

  何小蕊的病房前,是院方栽种的两排青竹。轻风从竖井流下,掠过不见阳光的竹叶再扑向何小蕊的病房。这是中午12点28分,何小蕊刚刚吃过饭。

  12点30分,护士准时出现。何小蕊需要输液。这次住院,老何已经花掉1万多元。他打开皮夹,里面只有116元,“不知道明天怎么治病,我不知道怎么收场。”

  老何一直在抱怨,大哥劝他放弃何小蕊,被他愤怒地拒绝了。大哥是有理由的。老何第二个妻子刚刚为他生了一个孩子,6个月大。这几天,老何在医院陪何小蕊,新生儿由妻子带到上班的工厂,每隔两小时停下工作喂奶。

  老何洗过碗,跑回病房对何小蕊说:“爸爸不会放弃你,但是你再把爸爸往绝路上逼爸爸就走投无路了。”老何准备下午去趟闽清,找大哥借钱。

  采访手记

  典型的悲剧 倔强的父亲

  童年和少年时代由爷爷抚养,在四川老家,常年见不到在福州闽清打工的父亲和不经常露面的离异母亲,她就这样长大了。1990年出生的何小蕊懂事以后所经历的种种,旁观者如你我,难以想象。

  网络问答空间“知乎里”流传着一个与何小蕊极其相似的自杀故事:一个女孩经历了一段难以割舍的感情。她一方面很痛苦,另一方面难以摆脱这种痛。她知道死亡很可怕,甚至很疼,用她的话说连打针的疼都受不了的她,竟然准备经历被汽车碾过的痛。但她已经决定了。那年她刚好20岁。

  典型的为情而死的悲剧。福建省职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小红认为,何小蕊成长过程中失去的东西太多,所以自从遇到男友起,她便倾注了所有的感情和寄托。从某种意义上说,何小蕊必须依靠男友,才能找到自己在生活中的存在感。这也意味着,何小蕊无法承受失去爱人的痛苦。

  好在,何小蕊被救活了。这给了老何一个向何小蕊证明的机会:老何宁可与大哥闹翻,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女儿,虽然何小蕊可能认为父亲并不爱她。

  同样倔强的还有老王。为了保护王雪不受刺激,老王拦下了想进入病房的所有陌生人。同病房的病人家属说,王雪想翻个身老王都要去抱。

  这几天,老何一直为钱的事发愁,“你能不能帮我向我老板要点工资?”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给老何留下我身上所有的现金。

  老何的努力能让何小蕊从此放弃轻生的念头吗?何小蕊的病房里传来一阵女孩们的嬉笑声,那是病房里正在播放的电视剧。何小蕊正坐在床上盯着电视屏幕看,但是隔着一层窗纱,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