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漳州无辜农民被江西警方带走 指纹引出跨省冤案

A-A+2014年3月19日07:56东南网评论

回家时,村里的人拉横幅欢迎他回家时,村里的人拉横幅欢迎他

  东南网3月19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 曾炳光 杨清竹 文/图)

  关注理由 江西省九江市一失窃现场的一枚指纹,让云霄县从没出过省的农民方俊金成为犯罪嫌疑人,戴着手铐、脚铐被警车跨省押送到江西。近一年的时间里,40岁的方俊金经历了逮捕、公诉、判刑、上诉等一系列司法程序后,最终被认定证据不足,检察院撤回起诉。

  前天下午,4名便衣警察用普通牌照车辆将方俊金送回漳州,留下500元钱就离开了。昨天,方俊金向本报记者叙述了这起冤案对他造成的极大伤害,他已准备提起行政诉讼,申请国家赔偿。

  首次出省却是坐着警车

  2013年4月11日,在云霄县一小区当保安的方俊金,被江西永修县公安局4名警察带走。警察说,他与2009年2月13日永修县一宗盗窃案有关,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方俊金被戴上手铐、脚铐后押上警车。

  “这是我第一次出省,没想到会是被警车带出去的。”方俊金说,到了陌生的永修县后,他被警察审问才晓得,盗窃现场一盒“中华”香烟上,发现了一枚指纹,是他的。

  方俊金再三跟审讯他的警察称此前自己没有出过省,更没有到过永修,且案发时他一直在老家照顾生病的母亲。警察不相信他。

  进看守所那天,方俊金失眠了,哭了。父亲身体一直很差,有高血压心脏病,真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母亲也做了肿瘤切除手术,自己是家里的重劳力,妻子一个人如何撑起这个家,儿子11岁、女儿16岁,这个家怎么办。

  村民惊讶:他是个老实人

  方俊金被带走后,全村的人不敢相信这一切。云霄县莆美镇阳下村村书记方火明对记者说,方俊金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忠厚老实。他家在村里算是比较穷的,他是家里的重劳动力。

  妻子何碧华说,每次儿子问起爸爸的事,她担心给儿子学业造成压力,总是安慰说:“人家肯定会给个公道,你长大了就知道。”但是到了晚上,自己只能偷偷地哭。

  方俊金被关押的那段日子,何碧华和姐夫到江西永修信访了一次,只得到一个口头答复。之后,为了挣钱养家,何碧华只好选择寄材料的方式申诉。

  诸多疑点办案者置之不理

  为何盗窃案发生4年后,因为一枚指纹与他扯上了关系?在看守所里,方俊金想到自己2年前到小区当保安时,曾两次按规定到派出所录入过指纹,但自己的指纹为何会出现在从没到过的地方,他一直想不通。

  律师了解案情后分析,方俊金当保安前,曾在云霄的制造假烟的窝点打过工,那枚指纹可能是在操作假烟包装时留下的。而过了这么多年才被网上追逃,可能是当保安录入的指纹进入警方指纹库,被永修警方比对上,方才成了犯罪嫌疑人。

  更让方俊金想不通的是,自己已多年没有在假烟窝点打工,那盒有自己指纹的香烟为何到现在才出现。虽然方俊金对案件有诸多疑问,但他跟律师的所有解释都被办案人员置之不理。

  孤证定罪一审获刑13个月

  永修县法院判决书显示,检方认为,该盗窃案被盗物品价值11966元。警察在现场勘查中,在中华牌香烟盒上提取到一枚指纹,经江西省、九江市两级公安机关鉴定比对后认定,指纹系方俊金所留。

  2013年11月,永修县法院一审的庭审上,方俊金辩称自己从未到过江西,更没到过永修县,2009年2月,母亲刚做了胃部肿瘤手术,自己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2月和3月一直在家照顾母亲,根本就没有来过永修县,也不知有这个地名。邻居和亲戚朋友都可以作证。

  庭审上,辩护人提出单凭一枚烟盒指纹不足以证明方俊金到过案发现场,且该盒香烟可能从云霄流通过来,恰好方俊金有接触过。

  辩护人还提出方俊金不识被害人,也没学过技术开锁;其一人不足以单独实施;侦查机关提供的现场勘验记载的湿度、温度与永修县气象局提供的当日情况不符,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提出上述三点辩护意见的同时,辩护人还提出留有方俊金指纹的中华香烟盒已经不存在,侦查机关提供给鉴定部门鉴定的指纹来源,不能确定为方俊金遗留在现场的指纹,因此手印鉴定书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永修县法院审理认为,方俊金犯盗窃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予支持。最后,法院以方俊金未经住宅主人同意而又无合法根据,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以其行为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进行判决,一审判处方俊金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

  撤回起诉却没给他说法

  2013年12月9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法院受理了方俊金的上诉。认为原审法院认定被告人方俊金非法侵入住宅罪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刑事判决,发回永修县法院重新审判。

  上个月17日,永修县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向永修县法院申请对被告人方俊金撤回起诉。28日,永修县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认为,公诉机关撤诉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准许检察院对方俊金撤回起诉。

  3月11日,永修县检察院出具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方俊金不起诉。至此,方俊金已在看守所待了11个月7天,距离刑满不到2个月。他经历了逮捕、公诉、判刑、上诉等一系列司法程序,始终没人给他说法。

  蒙冤一年他要提追责诉讼

  方俊金说,已准备提起行政诉讼,申请国家赔偿。冤案不仅给他造成极大的伤害,也给全家带来难以估量的伤害。现在父母都已是年逾古稀并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的老人,知道自己被“刑事拘留”、被“逮捕”、被“判刑”的消息后,几次昏厥过去,至今心灵留下难以弥补的创伤;妻子更承受了冤案给家庭带来的巨大灾难,身心遭到严重伤害。

  对于自己的现状,他希望永修的公安、法院、检察院能为他恢复名誉、消除影响,登门赔礼道歉,进行国家赔偿,并追究办案人员的责任。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