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龙岩老人病倒在床没人管 1年多没出房门差点饿死

A-A+2014年1月15日09:47台海网 海峡导报评论

 ▲家里锈迹斑斑的锅碗瓢盆  ▲家里锈迹斑斑的锅碗瓢盆

  台海网(微博)1月15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卢婷婷 吴鹏波 文/图)鲁新根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露出瘦弱的肩膀,皮肤上像发了霉一般,斑斑点点,凹凸不平。

  他面前,是一份打包的盒饭,菜叶和饭粒掉得到处都是。屋子里,消毒药水、饭菜、排泄物等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令人作呕。

  尽管如此,他仍然抖着手,努力将饭菜往嘴里送。这些对他来说,就是佳肴——他已经一周没有吃饭了,而此前的4天,他也只是喝凉水就几口馒头。

  要不是好心的邻居听到呼救声,报警把他救出来,他可能连这个年都过不去了。

  现场:家不像家,锅碗瓢盆生锈

  鲁新根,今年60岁,家住龙岩市新罗区南城贮木场生活区,他有妻子和一个女儿,但没有和他一起生活。

  昨日,导报记者来到鲁新根的家。一扇朱红色的防盗门,被撬了门锁后,又被人用透明胶带封得严严实实。

  邻居说,门是他封的,老人这些天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屋里恶臭难当,门一开,气味飘得整栋楼都能闻到,只得用胶带封着,留一条缝都不行。

  防盗门旁边的厨房门虚掩着,推开门,屋里没有电,锈迹斑斑的锅碗瓢盆摆满灶台。即便是门窗关着,整个屋子还是落满厚厚的灰尘。

  厨房内窄小的厕所里,淋浴头搭在脸盆上,一张木板凳似乎一碰就会碎掉,连便坑里都是干燥的,没有通水。

  追述:直喊救命,老人差点饿死

  廖阿姨住在鲁新根家楼上。她说,13日上午,她听到楼下传来阵阵呻吟声,“他好像在叫我,喊救命”。

  廖阿姨走到楼下,耳朵贴着门,“小廖啊,给我点吃的,我就要饿死了……”廖阿姨好容易听清鲁新根的话,告诉他回家马上给他蒸饭,送吃的。

  这时,廖阿姨才回忆起来,1月2日那天,她碰见有人来给鲁新根送外卖,从那以后,十多天以来,再也没有人来管过他。

  饭做好了,可鲁新根没有力气下床开门。廖阿姨拿不到钥匙,也开不了门。

  廖阿姨赶紧找到贮木场生活区的留守办,工作人员说鲁新根的工龄已经被买断,管不了。廖阿姨试图找开锁匠帮忙,也没能找到。

  无奈之下,廖阿姨报警。民警打电话找来消防官兵,将门锁撬开,大家进到屋子里,一股臭气夺门而出,令人窒息。

  这时的鲁新根,躺在床上,身体已经十分虚弱,长满银屑的皮肤松松地耷拉在骨骼上,被褥上积满了排泄物。

  起底:性格乖戾,与妻女关系坏

  “看着都心酸”,楼里的谢先生感叹,几年前,鲁新根还是个身材高大、体格健硕的人,“可以半夜骑着摩托车去广东,一两百斤也随便拿着走,我们都很佩服他”。

  但他性格乖戾,总是我行我素,“别人到他家串门,他不会叫人喝茶,而是问‘你来干吗’”。患上了银屑病,大家都劝他早点去医院,他也不去,现在才会病得连床都下不来。

  廖阿姨说,大约十年前,鲁新根就和妻女分开了,自己一个人住。一年多以前,鲁新根摔伤了腿,从这之后,几乎就没有出过这间房门。

  鲁新根腿受伤之后,他的妻子起初几乎每天来给他送饭。后来次数越来越少,鲁新根只能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谢先生说,他的妻子脾气很差,老和人吵架。他们的女儿,则有些轻微智障。

  最令人诧异的是,鲁新根的妻女不照顾他,还不让邻居帮忙照顾。去年,廖阿姨还因为问鲁新根要不要吃饺子,遭到他女儿袭击,脸都肿了好几天。

  这一次,他妻子元旦过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鲁新根在家里差点饿死,只能喊救命。

  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过年的味道,本该是团团圆圆、热热闹闹,而在鲁新根屋里,只有屎尿味和消毒水味。

  出路:提交申请,为他办理低保

  昨天,躺在医院里,虽然有干净的床单、热腾腾的饭菜,可鲁新根的身边,依旧没有照看他的人。护士说,鲁新根的身体并无大碍,但确实需要人看护。

  被问及妻女在哪儿,老人停下了咀嚼的动作,沉默良久说“他们什么事情都没做”,语气中带着愤怒和无奈。

  对于未来的生活,老人说他没有过多的要求——“有饭吃就行”。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都满足不了。这次,是老人的弟弟给他办的住院手续,鲁新根的妻女接到民警电话后,依旧是无动于衷。

  怎么办?

  鲁新根家的情况,小溪社区居委会也有所了解。去年,鲁新根摔伤腿住院时,无人照料,曾给居委会潘主任打过电话,“说老婆孩子不管他,让我们帮忙找人护理”。

  潘主任说,居委会给他的妻子做过工作,让他们多照料鲁新根,但工作人员苦口婆心的劝说,丝毫换不来情况的改观。

  曾经,居委会也和家属商量过,送鲁新根到养老院,可没住几天,因为脾气怪异,他就被养老院退回来。

  前天,鲁新根被送进医院后,他的妻子始终不接电话,居委会找到了他的弟弟一起想办法,解决他出院后的去向问题。“最理想的方案,是找到一个能提供免费服务的养老院,”潘主任说,如果这个方案行不通,居委会会按照低保及独生子女的优待政策,尽量给鲁新根帮助。而昨天,居委会也已经通知鲁新根的弟弟,让他提交申请报告,为鲁新根办理低保。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