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福州酒托内幕曝光 知情者揭秘分工标准

A-A+2014年1月8日08:09东南快报评论

 又有一个上钩了 江涛/漫画 又有一个上钩了 江涛/漫画

  临近年关,福州不少光棍正愁着“脱光”。就在几日前,单身汉小谢用微信交友,没能等来艳遇,却引来了“酒托女”。头回见面,这位小妹就手下不留情,在福州金山一家咖啡店消费600多元。小谢埋单后才发觉自己遇酒托,于是一怒之下卸载了微信,因为觉得丢脸他没有报警。

  “酒托这行现在已开始落寞,而在福州还红火着。酒托女基本都是夫妻搭档,她们有团队且分工明确,进驻一些咖啡店,一月能挣十余万。”瑛姐曾是福州一家咖啡馆的收银员,她与酒托女朝夕相处4个多月。经过连日的接触,她向记者曝出了福州酒托女的内幕,揭开酒托的神秘面纱。

  她想告诉大家,临近年关,酒托女又瞄上了出外打工要回家过年的单身男子,“在她们眼里,这类人年关都是‘有钱人’。”她希望大伙在网上交友时多些谨慎,不要为寻“艳遇”而跌进“温柔陷阱”。

  案例

  单身男邂逅酒托女 被宰600多元

  小谢家住福州上渡,是个典型的宅男,月薪5000元,衣食不愁的他就缺个女朋友。他打算在过年前“脱光”,于是想在微信上找找试试看。

  “那天晚上,我用微信添加了几个附近的人,后面有个网名叫‘Cara’的回复了我。看头像照片,不是很清晰但还挺漂亮的,我有点小激动。”小谢回忆。

  不过,这位名叫“Cara”的女网友,刚开始并没怎么搭理小谢。她只简单问了小谢是做什么的,哪里人,然后就说心情不好,想静一静,就不再回复了。

  第二天下午,小谢突然收到对方微信信息。“她说心情不好,能不能出来坐坐,陪她聊聊。”小谢说,“从没女孩主动约过我,我还以为‘春天’真来了,我也没犹豫就答应了。”

  那天刚好是2013年12月31日。“当时我都计划好了,先见面一起吃晚饭,再一起去找个酒吧迎新年。”

  当晚6点,两人约在仓山万达附近见面。“她穿得很普通,一直低着头,不怎么爱说话。”小谢说,她说想先去喝杯东西然后再一起去吃晚饭。他答应了。

  于是,“Cara”轻车熟路,把小谢带到了金榕南路一家咖啡店。进店以后,女孩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5分钟左右,随后就开始消费。

  “她一口气点了好几样小点心,突然告诉我想喝红酒,不想喝咖啡了。”小谢还是答应了。随后,服务生把红酒和点心端上,两人就碰了一下杯子,“Cara”再次离席。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便告诉小谢朋友有急事要她过去一下,希望小谢能够理解。

  结账的时候,服务生报价消费了600多元,小谢当时就惊住了。“怎么消费这么贵?”小谢发现身上没带那么多钱,问服务员能不能刷卡。但是没想到他从屁股后面就摸出一个pos机。

  小谢到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自己遇上酒托了。两人在咖啡店门口分别后,“Cara”便从小谢的微信中消失了。事后,小谢一怒之下把微信从手机里卸载了。

  知情者曝内幕

  团队操作 任务分工明确

  瑛姐来自福建南平,今年1月5日前,她还是省图附近一家会所里的收银员,这会所里不接待零散顾客,但其实是酒托女聚集的咖啡馆。

  “酒托女很少是一个人的,她们背后会有一个团队,分工非常明确。”瑛姐透露。

  在这个酒托团队中,上级叫“托头”,托头的主要职责是走穴,寻找合适的场地,其次是管理手下,负责内部利润分成。

  托头以下有“键盘手”,说白了就是通过微信、QQ、征婚网站等网络渠道物色男性目标。“键盘手”这一角色对性别、年龄基本没有要求,他们所擅长的是能够在简单的交谈中,获取其收入状况等信息,并通过揣摩男性网友的心理,一步步引诱其走出网络,约会。

  在“键盘手”之后,还有个角色叫“机房”(音译),也多被称为“传号人”。传号人会将“键盘手”约会成功的男性网友的信息进行整理后发送给“酒托女”,接下来便是酒托女现身约会,并将男性网友带至指定场所进行消费。

  “酒托女的保密工作都做得非常好,很少会跟店里的服务员闲聊,而且名字都以字母为代号。”瑛姐说。为了防止警察来查、网友报复等意外情况发生,酒托女的薪水也是一日一结,联系方式更是经常变动。

  在知情者的描述中,我们发现,托头给团队员工提供住处和“办公”地点,键盘手的工作时间、请假制度等都与扣罚制度挂钩。而酒托女与网友如何聊天、如何引导消费等也有一套“系统方法”。由此,酒托团队的管理可见一斑。

  在瑛姐当收银员的短短4个多月的时间内,她亲眼目睹过律师、记者、公务员等各行各业男性被骗。

  分成标准:店家25%,酒托团队75%

  她说,酒托团队的目的是为牟利,因此对诈骗所得的分配也有行业标准。“据我所知,福州的具体分成标准是店家抽成25%,酒托团队抽成75%,这75%的抽成中,酒托女占30-40%,其余才是托头和键盘手等人的抽成。”瑛姐透露。

  因为负责收银,瑛姐也对酒托女的宰客能力吃惊不小。“她们能够从穿着和资料中感觉对方会有多少钱,会视对方情况进行消费。一次约会的消费少则四五百,多则二三万。我印象中8月份有一天店里的营业额超10万元。”

  “我所在的那家咖啡店就不接待自己过来的散客,也不喜欢回头客。他们觉得回头客是很反常的,可能会有诈。”瑛姐还说。

  “对于消费,客人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所消费的点心或者酒水,很多都是被重复使用的。”她说,在这家店里,酒托女的消费基本是选择干果或者水果之类的拼盘,另外还有自调的鸡尾酒。“酒托女和网友的约会最后基本都是不欢而散,所以没有人会在意桌上留下的点心。但这些东西最后还是被回收后重新拼盘,进行重复使用。而服务员也从不当着客人的面调酒,调来调去不少都是用剩酒勾兑的。”

  因为觉得这份工作伤天害理,瑛姐于日前辞职返乡,她所在的那家咖啡店也面临停业。“像这样的店,一般寿命就是四五个月,然后换个地方再开业。就福州来说,干酒托这行的人大概都知道,新店、永安街、茶亭一带还有不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李建伟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