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福建政和村民征地现场自焚身亡 官方称因压力大

A-A+2013年12月23日08:29南都网评论

大红村源尾小组村外,部分农田被征收,未被征收的农田打起了标语。南都记者 张少杰 摄大红村源尾小组村外,部分农田被征收,未被征收的农田打起了标语。南都记者 张少杰 摄

  福建通报农民自焚未提征地

  12月14日,福建省政和县发生一起农民自焚事件。一位41岁的男性村民试图被推土机轧死,遭劝阻后,拿汽油泼身自焚身亡。

  家人称,其自焚原因或与征地有关。当地政府则表示,死亡原因系生活和精神压力大。据了解,死者余吉兴性格内向,目前陷于征地纠纷中,失业、经济困顿和负债,也是其压力来源。

  趴在推土机前被劝阻

  死者名为余吉兴,41岁,男性,系政和县铁山镇大红村源尾村民小组农民。因子女均在铁山镇读书,余吉兴与妻子在铁山镇租房居住。对其自焚的行为,余吉兴的家人表示“很突然”。

  据其女儿回忆,14日早晨,余吉兴起床后,称要去自家的茶园锄草,并将自己的工资卡放在她床边。

  这个举动并未引起家人的太多注意。余吉兴的女儿认为,爸爸留下工资卡,是因为“路上不好带”。

  从铁山镇的出租屋到自家的茶园,需要经过一片正在改造为工地的农田。2010年起,这片土地陆续被征收,用以建设工业园区。但截至目前,仍有部分居民未在征地协议上签字,余家位列其中。

  早上7点左右,余吉兴的大伯吴相遇去田里捡柴禾,看到余吉兴穿着黑色羽绒服、黑色长裤,站在工地边,看着施工的机械车辆,四处走来走去。

  据吴相遇回忆,当时余吉兴对他抱怨,“伯伯,我现在没有办法了,现在田也没有,也赚不来吃,撞死到车上算了。”吴相遇并没有意识到他真要寻死,还骂了他一句:“别人都赚得来吃,你怎么赚不来?”

  上午11点左右,大伯母姚素珍路过工地,看到余吉兴脸朝下趴在地上,离一辆推土机的距离仅一米左右,急忙招呼司机停车。余吉兴的弟弟和姐夫闻讯赶来,劝其离开。据其弟余长全回忆,余吉兴一直躺在地上,身上都是泥土,不肯离开,两人只好架着他的胳膊,骑摩托车送他回家。

  回家之后,余吉兴坐在房间里,并未说话。余长全和姐夫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但十几分钟后,余吉兴拿了一个白色塑料壶,里面装着三分之一的液体,冲出家门,并说要“死在田里”。

  余长全追出门后,闻见了一股浓重的汽油味。看到有人追来,余吉兴站在村里的马路上,将汽油倒在自己身上,并用打火机点燃。此时,他离家门仅十米左右距离。

  余长全和另外两名村民用衣服、沙子等物,试图帮他灭火,但火势并未得到控制。几分钟后,余吉兴死亡。据村民回忆,被火势包围的余吉兴甚至“没怎么喊”。

  政府称死亡系压力大

  12月20日,政和县委宣传部在当地网站发布消息,并未提及征地纠纷,只称余吉兴的死亡原因系压力大。“据元尾村了解内情的村民说,因为生活压力大,平时就性格内向的余某越来越孤僻,很少与人交往,巨大的生活和精神压力是他轻生的原因。”

  村民猜测,虽然有征地纠纷,但失业和负债,更有可能是余吉兴的压力来源。

  余吉兴家庭条件并不宽裕,他和妻子均在附近工厂打工。今年上半年,他被公司辞退,此后一直处于失业状态。一家人主要靠他妻子在企业打工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维持生活。

  村民表示,余吉兴不善与人交流,但待人比较善良。余吉兴之前所在的店小二工贸公司负责人何日庆对南都记者表示,他平时性格内向,有时还酗酒,辞退理由是“担心影响工作”。

  余吉兴的压力不仅来自于失业,还有因车祸造成的欠款。2012年,余吉兴骑车撞伤了附近某村的村民汤某,需向后者赔偿10多万元,因为经济困顿,余家无力偿还,余款至今仍未付清。

  村民表示,余吉兴有些喝酒成瘾,“街上看到他的时候老是懵懵懂懂的”。铁山镇一小卖部老板向南都记者证实,今年有段时间,余吉兴几乎天天买酒,每次都是买三块钱一杯的廉价白酒。

  “太老实了,只能自暴自弃。”事后,余长全如是分析。

  余吉兴自焚之后,征地引发的争议并未结束。余长全还不确定,要不要在征地协议上签字。对此,铁山镇党委书记颜隆波表示,如果余家同意征地,政府将继续征地,如果不同意,政府将不再征收这块农田。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