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拆迁土豪们的包租生活 有数套房子依然工作(图)

A-A+2013年12月20日08:50东南快报评论

原本靠着大山的农田,盖起了高楼原本靠着大山的农田,盖起了高楼

  他们是“村里人”,因为改造和拆迁,放下锄头,带上细软,一家子从村子住进小区。    在人们眼里,他们因为分到了数套房,从此过上了每月收租的“包租婆”、“包租公”的土豪日子,羡煞旁人。

  但是他们却在吃不上自家菜,要缴“物业费”的冲突中,始终找不到城里人的感觉。

  这期“城市化新社区”,我们走进福州这群特殊的“新城市人”中,看看他们是否过着我们想象的悠哉清闲的生活。

  拆迁后

  农民们当上“包租婆”“包租公”

  昨日,听租客说,屋里的马桶堵了,福州新店浮村村民吴大姐趁着中午下班的空当,带着维修师傅,来到健康佳园小区4号楼租客家修理。

  这是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三个房间,有两间已有人入住。除了这套房子,吴大姐还有三套房,除了自己住一套,另外两套也租了出去。三套房子的租金,每个月就有6000元左右。

  “以前都要下农田干活,现在不用这样了。”吴大姐说,她住进小区有两年,居住环境比以前好多了,每个月都有租金收,再不用为农作物的收成好不好而担心。

  像她这样拆迁时分到多套房子的村民还有很多。在小区围墙上,到处可见手写的租房广告。吴女士说,在保证家人房子够住的情况下,大伙儿都会选择把剩余的房子拿去出租。

  市民危先生也出租了两套房子,其中有一套租客年底要搬出去了,他也忙着找新的租客。“现在我们这大概一平方米租金在30-40元左右。”过去拆迁前,他也曾把家中的水泥房出租几间出去,当时租金一间大约两百多元,相比之下,现在的租金收入涨了好几倍。

  闲不住

  他们选择干点活,而非坐吃山空

  有固定租金收入,岂不是翘着二郎腿,也能过好日子。但这些“包租公”、“包租婆”可闲不住。

  这不,在健康佳园小区门口,两个围着围裙,提着篮子的依姆正要去后面村子摘菜。她们是健康村村民。由于习惯了种菜的生活,她们入住小区后,还是跑到小区后的村子找到一块儿空地种菜。

  上文提到的吴大姐,今年50多岁,虽然每个月都能收到房租,她也还是要出去工作。吴大姐说,经人介绍,她现在在秀峰路附近一房地产工作,每个月工资两千多,生活过得很充实。

  “孩子得让他们出去闯,去历练,不能在家窝着。”危先生已经退休,每天主要忙着在家照顾好孙子。他说,儿女跟他住在同一个小区里,都有稳定工作。他认为年轻人要有干劲。不能因为每个月有一笔固定的房租收入,就坐吃山空。

  记者调查

  想要种菜种地瓜,不习惯缴物业费

  住在小区里他们还是觉得自己是农民

  健康佳园小区浮村村民的“包租生活”并不是个案。记者在走访福盛花园、新慧嘉苑、埠兴新苑、焦坑月秀新苑等榕城多个拆迁安置小区发现,这样的情况大有所在。

  拆迁安置小区大多数出租给外来工

  “我们小区两百多户,是本地人的只有七八十户。”焦坑月秀新苑小区位于东三环,背后就是一座大山,四周有许多工厂。小区里主要安置了秀岭村、埠兴村、焦坑村拆迁的村民。埠兴村村民林先生说,由于福州东三环的建设,村子拆迁住进了小区楼房。有多套房子的村民都会把房子租给外来打工或者做石雕生意的人。罗源人、长乐人、莆田人、江西人、安徽人等等,小区里五分之三都是外来工、或外来做生意的老板。

  除了焦坑月秀新苑小区,只要是在福州三环附近的拆迁安置小区,都会出现这样的景象。村里的人只占了其中的小部分。

  租房月入虽高 村民觉得支出也不少

  对于年龄大的村民而言,即便每月有笔房租收入,但是他们一致认为住小区还是太费钱。吃菜吃米要花钱,吃鸡蛋要花钱,还要缴物业费。

  60多岁的秀岭村村民冯阿姨说,过去家里以种水稻、种地瓜为生。搬进小区,没了土地,想要吃地瓜都得找附近的农民买,她觉得自己虽然搬进了小区,还是个农民。

  住在健康佳园的黄阿姨说,别人每个月要付她房租,但是她自己每个月要交“物业费”,觉得自己的房子好像也是租的似的。在儿子的劝说下,现在她正在慢慢接受物业费的概念。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