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省公安厅首次对外公开"颅骨复原"侦破碎尸案

A-A+2013年7月29日08:59东南快报评论

  省公安厅首次对外公开,向本报独家揭秘多年前的一起杀人悬案

  本报记者陈木易

  《格林童话》里有一则很有趣的故事,叫“会唱歌的骨头”。故事讲述的是在某一个国家,一个牧羊人在桥底下的沙里捡到一根雪白的小骨头,并用它刻成一支号角。当他吹起号角的时候,那根骨头竟唱起歌来。歌词的内容揭露了一起多年前发生的谋杀案。

  也许读者会认为童话始终是想象出来的。然而在现实世界里,却真实存在着一个能“听”得到骨头唱歌的人,他就是省公安厅的法医专家陈煌。

  “骸骨包含着重重密码,是死者传递给世人的最后一个求救信息,而我就是这个解密人。”陈煌如是说,无论在实验室,还是在荒芜的洞穴里,骨头绝对是破案的主角。因为,肉身会腐烂,只有骨头才能永恒地讲述你意想不到的故事。

  日前,省公安厅首次对外公开,并向本报独家揭秘了多年前发生的一起悬疑命案。案件中,省公安厅刑技人员仅凭死者的颅骨,利用刑侦手段复原出其生前个人信息,最终破案。

  迷雾笼罩

  失踪两个月的独居妇女

  “叮咚叮咚……”2002年1月的某天早上9点,福州某小区住户的门外如期响起一阵阵急促的门铃声。响铃持续10分钟未果之后,门外又响起一阵阵沉闷的敲门声。接连不断地更换敲门方式,产生的动静也显示出门外人焦躁的心情。

  敲门的人叫王帆(化名),今年50多岁。她要找的是她的妹妹王琴(化名)。王琴刚退休几年。从退休前,她就一直长期独自居住在这里。虽然王琴性格比较古怪,但也不至于手机关机两个多月,大门长期紧锁。王帆也试图通过王琴的朋友了解她的下落,好让自己不安的心踏实下来。但是得到的结果都是如出一辙:王琴已很久没和朋友联系了。

  难道王琴去旅游了?或者是王琴发生了什么?这道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后面,可能隐藏着关于妹妹去向的信息。心情无比复杂的王帆决定报警。在她看来,警方的介入或许能解开她两个多月来的一个心结。但是,警方开门而入的结果,让王帆本就复杂的心情更添一团阴霾。

  5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由于长期门窗紧闭,充斥着灰尘的味道。靠背椅上随意叠挂的衣服,床铺上凌乱的被褥,桌面和地板上凌乱放置的杂志和报纸,还有厨房洗碗池里已霉迹斑斑的碗筷……虽然已人去楼空,但是房间内依然充斥着妹妹王琴曾经的生活气息。

  经过警方勘查,房屋已很久没有人居住,也无法找到关于王琴的任何踪迹。

  偌大的一个活人难道就这样凭空消失了?王帆始终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案件调查开始变得困难重重。无迹可寻的王琴到底在哪里?

  匪夷所思

  诡异的定期消失的退休金

  一身警服、提着工具箱的陈煌,抬头四处打量了一下这矮小的房间。接到省公安厅的指派,陈煌负责对这起离奇案件提供技术支援。陈煌娴熟地进行痕迹和证物提取。结合之前所提供的证物信息,结果依然没有改变。

  “匪夷所思!”即使拥有近20年的丰富办案经验,陈煌也不知从何入手。此时王帆给警方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她告诉警方,虽然妹妹长期不知下落,但是她存有退休金的银行卡,这两个月来,却被人定期取走里面的钱财。

  取钱的这个人名叫朱才(化名),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没有正当职业。根据王帆提供的信息,此人似乎和王琴有着不一般的特殊关系。警方依法传讯了朱才,但是朱才却表示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上王琴了。王琴的下落,他也一无所知。对于取走退休金的事情,朱才表示他只是依据王琴的意思,热心帮其代取。

  虽然朱才表现得十分镇定自若,但是陈煌还是从他闪烁的言辞和几个不经意变化的表情中,感觉此人和王琴的失踪有着一定的关系。但实际上,警方却未发现他和王琴有关系。难道朱才确实和王琴失踪无关?

  蛛丝马迹

  暴涨的水费成破案方向

  陈煌始终不放弃对屋内细节的侦查。

  时间从白天到了晚上9点,陈煌手里抓着的两个包子表皮已经有些硬了。这时,他无意中翻起地板上丢弃的几张水费单。这一看,竟发现一个意外的现象。通过对比,在11月,也就是在王琴失去联络的两个月前,王琴家的水费居然高过之前单月水费的好几倍。

  “一个独居女性不可能用这么多水。”陈煌预感,王琴极有可能已经死亡。“暴涨的水费!”陈煌突然想到了什么。“啪!”屋外的狂风突然把窗子吹开了,重重砸在窗框上,一阵彻骨的寒意瞬间填满了整间小屋。尽管台灯散发出的黄色光线让整个屋子看起来似乎温暖了许多,但陈煌仍心有余悸,觉得浑身冰冷。

  陈煌把目光转向卫生间,将那里作为接下来的勘查重点。他召集同事,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在卫生间天花板的一处生锈水管上提取到两滴干涸的血迹。经过DNA比对,果然是王琴所有。

  “能够做到让这个人消失,很有可能就是碎尸。”陈煌指派民警挖开王琴家的下水道。在下水道的U型管道内,不出所料地找到零星的几块沉积骨头碎片。“没错,就是它们。”陈煌的右手手指紧紧地捏住这些碎片,并立刻回到实验室进行DNA比对。果然,碎片和天花板上的血迹均为王琴所有。

  王琴可以基本确定为被人杀害,尸体被犯罪嫌疑人粉碎之后,冲入下水道,企图毁尸灭迹。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王琴被入室抢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能够不动声色地作案,自由出入这个独居女性屋子又不让人怀疑的人,只有和王琴生前关系不寻常的朱才。再加上朱才诡异的取钱行为,陈煌推断朱才具有很大的作案动机。

  警方立即对朱才进行全面调查。

  惊人真相

  疑犯书柜角落里的颅骨

  在对朱才的房间进行搜查后,警方意外地发现,在其书柜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摆放着一个疑似真人的颅骨。见此情形,民警也为之一震。

  陈煌通过检验,发现这个颅骨并非石膏,而是真实的人的颅骨。他决定从这个颅骨中找寻和王琴有关的信息。这个颅骨小而轻,颅壁较薄,表面光滑,肌嵴不明显,颅容积较小。他从这个颅骨推断出主人的性别和身高与王琴相仿。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所有能用来辨明身份的DNA结构都被破坏了。到底该如何证明头颅的主人是否是王琴呢?然后用以指认朱才的作案嫌疑。

  最后,警方利用“颅骨复原”、法医人类学等,终于复原形成一张与王琴生前基本相似的“照片”。在强大的证据面前,朱才终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原来,朱才和死者王琴长期存在非正常的男女交往关系。无业的朱才对王琴有着很强的经济依赖。作案前,朱才多次向王琴索要钱财未果,加上长期与王琴的矛盾积累,朱才开始不愿意被动地与王琴非正常交往。作案当天,朱才和王琴又发生了一次剧烈的争吵。结果恼羞成怒的他将王琴杀害,并拖入卫生间进行肢解后,冲入下水道隐匿证据。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