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福建漳州医疗腐败案:9成医生涉案人均受贿1.8万

A-A+2013年7月24日09:19央视《新闻1+1》评论

  解说:

  今天人民日报援引当地医药销售区域经理卓某的说法称,要确保药品进入省级药品集中采购目录,一些厂家和药品经营企业负责对组织招投标人员行贿,并通过围标、串标等手段确保中标,之后为了入围地市一级确标的药品目录以及医院采购该药品,地区一级的医药代表又要负责“搞定”卫生、药监和医院相关负责人,而这些所谓公关成本最终都要由患者和国家医疗投入资金买单。而这四道关口中,药品招投标进入省一级药品集中采购目录是第一关,同时它也节制着之后三道关口,那么如果在这一关就把药品的成本搞清楚,把药价的水分挤掉是否就能有效防止虚高药和行受贿行为的发生呢?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会长 于明德:

  它也不是没限制,它一直在限制,但是限制不住,你想想那几个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招标办公室里工作,他要想把全国各地企业的各种不同的产品的成本搞清楚,你不太难为他们了吗?

  解说:

  曾担任过国家医药管理局财务与流通司司长的于明德认为,省一级药品招投标部门,难以摸清药品成本,除了上述的人力因素,还有能力的欠缺。

  于明德:

  他也是不是做这方面专业的人士,他们现象就是各个部门抽调起来人放在一起组成这么一个部门。

  记者:

  有没有可能在招投标的过程当中引入到更专业的一些人员,保证我们能够更多看到真实的成本的情况呢?

  于明德:

  应该说是可以发现的,但是现在为什么又发现不了呢,因为全社会都是在虚高,因为现在这个(以药养医)制度,就是高的药才能卖,低了的药不好卖。

  解说:

  以药养医早已被众多媒体解读为造成药价虚高的根本性原因,于明德认为,当务之急是改善医生和医院的收入分配体制。

  于明德:

  现在医生的分配机制不合理,医生的收入过低,风险过大,医生们对这个很不满意,他们希望得到更多的补偿,又没有正当的补偿,那么怎么办就拿了人家的红包,那么医院需要很多钱来发展,医院的发展呢,不是医就是药两条路,那么政府给的钱非常非常有限,医院可能就把它盯在药品上。

  解说:

  医药分开的改革目前已经开始启动,而于明德更呼吁,如果这一改革能够切实推行,那么政府完全可以把药价更多交给市场调控。

  于明德:

  医药市场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竞争性的市场,竞争非常充分,这里面政府管制应该是最高限价的一道红线就足够了,要想把每一个产品都管住,这是不可能的。正常的市场经济这个(药品)价钱是涨不上去的,你想想我们中国市场现在是什么药品,绝大部分产品都是供大于求的,供过于求,它怎么能把价格搞上去,不恰当的行政管制促进了这种怪现象的发生。

  主持人:

  应该说其实以药养医是造成药价虚高的原因,这样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这个药价虚高到什么程度,我们特别做了一个图表,非常形象说明药价的虚高,我们来看这个图表,绿色的部分是药品的成本,红色的部分是这个药的利润,中间就是公关费,在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它的利润要想高就必须把它的公关成本加大,公关成本加大它的利润也就高,药价越高行贿空间就越大,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希看到的是,四个链条非常重要,从药品出厂到每一个患者手中要经过这四个环节,头道关卡是省级药品的采购目录,已进入到省级的采购目录之后,才有机会进入到地市一级的目录,当你进入到地市级的目录之后,医院才可能会从这个目录里面挑你的药品来进入它的采购环节,最后是医生用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个药开出去,这里面的比例我们看到,如果按照药品价格50%是它的公关费用,那么15%是省级地市所拿到的钱,25%都给了医院和医生,还有我们的医药代表10%。在整个这样的链条当中,到底是哪一个环节把控住了,就可以抵挡之后不会失守呢,我们来请教一下李教授。

  李教授这个图表我不知道是不是说明几个环节当中重要的关卡,如果说把省级药品目录卡死了,有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把所有的药品审核了,做到这儿是不是就无疑了?

  李玲:

  可能还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其实招标是国际通行的一个采购的方法,但是我们现在大家看到,这个招标实际上是虚标,就是一个目录,我们一种药有很多家厂商在生产,因为我们其实药品的厂商是完全竞争的市场,在全球药品的生产都是垄断的,因为药厂最大的成本是研发,需要一定的规模才能研发,基本是垄断的市场,但是我们是从竞争比较充分的,每一家其实都没有什么研发能力,是少、乱、差的,那么他们拼命挤进招标以后,我们招标只招了一个目录,而生产一家药有很多厂,所以它就必须要去二次公关、三次公关中间的腐败就越来越大,这个虚高成分就越来越大。所以未来我们整个招标采购的制度其实一定是要做到,招实了,也就是说量和价要求挂钩,真正能够使得货真价实,同时还要配套医院的改革。

  主持人:

  您的意思是说,我们在省一级的招标过程当中,可能是假招标而不是真招标?

  李玲:

  对,实际上只是招了一个目录,招了那么多人进来,进来以后用不用你的完全不知道,还需要进一步公关。

  主持人:

  这个水分怎么挤,到底能不能挤掉?

  李玲:

  其实在基层的医改,前三年的医改里面当时由安徽省创立的所谓叫“双信封、量价挂钩单一货源”是一个比较有效的能挤出水分的方法,就是其实通过这个方法,撬动了整个医疗的流通企业的整合和生产企业的整合,所以它的虚高药价的背后,实际上是我们混换的生产行业和流通行业,他们的恶性竞争就变成了一个比差,比谁做的这种腐败的事多,所以它其实是整个行业的重新的构建。

  主持人:

  这是一个系统工程真要打板子的话,得先打到医药企业身上是吗?

  李玲:

  医药和流通。

  主持人:

  医药和流通的环节当中,到底哪一个地方我们先动刀子,我们再来看一个短片,看看这个问题有没有真正的解决之道。

  解说:

  本为把关而设计的政府招标采购,为什么没有阻击药价的虚高,没有遏制医药领域的腐败,福建漳州对此次腐败大案查出来的问题是个例吗?

  记者:

  我们一般差价都有多大?

  医药行业业内人士 赵连壁:

  一般情况下平均在五倍以上。

  记者:

  五倍以上,高的话能有多少倍?

  赵连壁:

  高的话那就是,甚至来讲二三十倍都有嘛。

  记者:

  是吧。

  赵连壁:

  对。

  解说:

  由专业的医药公司操作,一种治疗妇科病的常用药出厂价为七块钱,而中标价格却能高达五十六块钱,这种巨额的差价必然产生腐败,业内人士指出药品从出厂到医院,之所以会产生如此高的中间利润,关键在于中标价如何确定。

  某药厂负责人:

  他去竞标以后医药公司要挣多个点,完了医院再扣多少个点,给大夫又多少个(点),给医生又多少个临床(点),最后人家是多少钱,它这是扣点,是八零扣是几零扣都是有算数的,就是一个行业规定似的。

  记者:

  你们药厂挣了多少钱?

  负责人:

  我们药厂也就挣一块钱左右。

  记者:

  那都谁挣了呢?

  负责人:

  医药代表、医药公司还有医院,再有就是医生。

  解说:

  政府招标采购,为什么还会出现药价虚高,国家发改委显然也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就在昨天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发改委价格司与部分医药价格信息网站负责人近日进行了座谈,发改委价格司负责人表示,2000年以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已对政府定价范围内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进行了三轮全面调整,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最高零售限价主要是“限高防涨”对流通环节价格行为缺乏有效监督。而除了药品流通环节更有专家早在两年前就呼吁,调整医院的药价夹层政策。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顾昕:

  我们老百姓花12.65元来吃这个药,假如政府解除15%的那种管制,让医疗机构拥有自主权,他们可以到市场去挖掘这种便宜的进货渠道。

  解说:

  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同仁医院、友谊医院等知名大医院从去年开始陆续加入了医药分开的试点,切断医院和药品之间的利益关系,此外,在全国试点县级公立医院,以药补医也正在破除。

  主持人:

  我们看到在整个流通环节当中是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怎么打破这样的利益链条,我们可以用一个医药代表一年的收入来说明,我们在这样的图表当中非常形象看到了,医药代表的收入以两种药品为例,奥拉西坦分针每一支价格是56.8元医生从中会回扣大概20%多,回扣了12块钱,从2011年到2012年这个药品一共售出了13000支药,特别强调的是在这个医药代表手里,销售了一万多支,那医生仅从这一种药的回扣就达到了一年15.6万,而这个医药代表周某获利5.8万,同样前列地尔注射液它的售价更高一点,是68元,医生依然是20%多的回扣14块钱,这一年这样的注射液销售了3000支,这一种注射液医生的回扣就达到了4.2万,周某医药代表是1.8万,这个医药代表他一年所代理的药品一共是28种,大家可以看一下,如果28乘以5.8万是多少,如果28乘以1.8万是多少,在这样大的利益面前谁又能不动心呢,而医生呢,28乘以15.6万是多少,或者还不只28,28乘以4.2万又是多少,谁又能够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呢,所以要想从这个利益链条上来动刀子,应该从哪儿动,难道是医生本身吗?还是医院呢,下面我们继续来请教一下李教授。

  刚刚我们通过医药代表这一年的收入,可见一般诱惑巨大,谁来动这个刀子,先从医生身上动吗?这么大的诱惑谁又能抵挡的住?

  李玲:

  这个要动刀子其实是一个整个制度的重构,就是要破除我们目前以药养医的这样旧制度,建立真正保障公益性的新的制度,其实最近有很多地方的试点刚才片子里说的,北京五家医院已经取消了药品的夹层实现零差率,让医生的收入和药品的收入没有关系,我刚刚福建调研其实就是漳州的邻居福建的三明市,他们从今年年初开始,全面取消药品的夹层,破除了以药养医的旧的制度,那么他们的成功经验就是大幅度提高了医生的阳光的收入,把中间的虚的成分挤掉,那么通过这个改革效果非常之好,动刀子的人其实是政府,无论从三明的改革还是北京的改革来说,政府是改革的主体,它要来破旧的制度建新的制度,让药品应该回归到它治病的功能。

  主持人:

  打开窗户阳光才能进来,我们发现窗户外面的药其实太多了,有6000多家,这些医药企业的恶性竞争怎么样才能抵挡的了?

  李玲:

  其实是首先需要来动公立医院,那么医院的它的收入和药品的收入没有关系以后,医生的激励机制改了以后,它会大幅度压缩开药的激励机制,那么它必然就撬动我们流通企业的改革和药品生产企业的改革,我们的药品生产企业应该加大集中度,加大他们真正的良性竞争的能力,药品的流通企业应该用现代物流的方法,是为用药服务,不是现代的腐败的营销的一个手段,再一个就是现代信息,我们前面讲到所有的招标采购等等,其实需要是现代技术就是信息化手段,让一切暴露在阳光之下。

  主持人:

  没错,公开才能够做到公正。我们看到整个医疗系统的改革是一个长效机制,同时也是一个系统工程,要从哪儿动刀子,当然谁就会痛,但是无论是谁痛,都不能让老百姓痛。

  好了,感谢收看这一次的《新闻1+1》,我们明天再会。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