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厦门BRT公交车起火爆炸>正文

厦门公交纵火案遇难高考生最后一日生活还原

A-A+2013年6月13日15:13法制日报 评论

  本报独家采访厦门公交纵火案失踪高考生家属

  寻找林诗颖

  《法制日报》记者 范传贵        

  6月7日,全国高考第一天。早上7点刚过,陈素英在寄居的朋友家里,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多小时以后,18岁的女儿林诗颖将走进可能决定她命运的考场,参加高等职业教育单独招生统一考试。

  陈素英问女儿,朋友有车,下午考完试要不要去接她。一向体贴母亲的林诗颖说,太麻烦了,还是自己坐车回来。

  通电话的时候母女俩相隔的距离不过300米。林诗颖住在位于厦门市岳阳西里小区的奶奶家,陈素英则住在同小区一路之隔的朋友家里。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1年。

  相依

  20多年前,陈素英从漳州市芗城区来到厦门,年方十八。1994年,她嫁入林家,次年1月即生下了女儿林诗颖。但不幸的种子早已埋下,在女儿还未出生的时候,丈夫就染上毒瘾。

  苦熬到女儿12岁,陈素英选择了净身出户。在落款2007年8月27日的一纸判决书上,除了确认离婚外,判决内容只有一句话:“婚生女林诗颖由原告抚养,抚养费自己承担。”

  此后至今,母女俩相依为命。林诗颖在厦门松柏中学念初中,两母女就背着行李租下了学校附近的一套旧房子。陈素英在大排档当服务员,每天傍晚煮好吃的就去上班,凌晨一二点才能回家,女儿早已睡着,次日女儿早起上学,陈素英还在补觉。

  进入厦门工商旅游学校后,高一、高二要到位于厦门岛外的新校区上,林诗颖只能住校。陈素英则将原先的房子退掉,租下了故宫路一间更小的屋子,女儿周末回来,两母女就挤在一张床上。

  上高三时,林诗颖回到岛内的校区,不再住校。故宫路的小单间,无法让她有一个独立的学习空间。陈素英思前想后,决定让诗颖住回奶奶家去。为了照顾女儿,她自己也搬到了附近的朋友家里,没有单独的房间,她就和朋友挤在一张床上。

  那是一个艰难的决定。陈素英的朋友陈月娥至今记得,2012年8月的一天,当陈素英提出时,林诗颖坐在她们家的沙发上,低头抹泪,一言不发。不知道是不舍分开,还是心疼妈妈。

  陈素英则安慰她:“听话,再坚持一下,等你到23岁了,就可以申请政府的保障住房。”陈素英因为户口仍在漳州,始终未能申请,女儿成了唯一能让她们拥有一个安身之所的希望。

  因此6月7日的这天早上,对林诗颖而言愈加重要。在接完陈素英的电话后,她穿着只有上课才要求穿的校服,背上双肩包出发了。

  从岳阳西里小区到位于厦门市集美区的考场——厦门工商旅游学校,至少要1个小时车程。那里同时也是她的母校,1天前她刚刚去看了考场。巧合的是,她发现自己高考的座位就是高一高二时自己坐的位置。

  她因此在微博上感慨:“从那里去高职又在那里结束高职!简直缘分!好怀念!”

  而陈素英也马上就要出门,今天对于她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这些年来,已经40出头的她为了维持生计,进过工厂,当过服务员,看过店,卖过车票,摆过小摊,还常常同时打两份工。不久前她刚刚拿到了保险证,开始卖保险。但对于一个刚入行的新手,她并没有多少客户。于是几天前朋友帮她介绍到了一个轮胎店做销售,这天是试用期的第一天。

  她必须在8点前赶到公司,并一直工作到下午6点,试用期工资是1000多元。这比女儿假期打零工时的工资并没有多出太多。此前,林诗颖曾经利用周末到朋友的手机店里帮忙,刚刚过去的寒假,她还在沃尔玛超市里兼职了一个月。

  而最近,林诗颖在帮着同学林振冲卖鞋。7号早上,在前往考场的路上,她还在QQ上给“发小”陈颖发去一条链接,问她要不要买鞋。陈颖挑了一双,林诗颖十分高兴。

  原本就乖巧的女儿一点点长大,让陈素英感觉一切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回家

  6月7日下午,考完数学的林诗颖和林振冲从考场出来后,坐了一站公交车到厦门北站,换乘BRT快1线。这是一条从厦门北站开往岛内第一码头的公交线路。在中途下车后再换乘一趟公交,林诗颖就能到达小区门口。

  在同学眼里,林振冲和林诗颖是金童玉女。这个被称为“小黑”的男生,和林诗颖有着共同的爱好。他们都喜欢日本漫画家岸本齐史作品《火影忍者》中的男主角漩涡鸣人。因为身上封印着邪恶的九尾妖狐,这个无父无母的主人公受尽了村人的冷眼与歧视,他下定决心要成为火影忍者,让所有人都认同他的存在。

  当天下午5点50分,林振冲在他的微博上转发了一条自己卖鞋的广告。这时候他们已经在BRT上,4分钟后,林诗颖也转发了这一条微博。很多朋友都知道,这是他们最近在共同做的一件事。

  6点整,陈素英一下班就给女儿打了电话。“妈,我已经在车上了,刚上车不久。”林诗颖接起电话说。

  陈素英问女儿考得如何,林诗颖说,语文都会,数学一般。这是她预料之中的:“她从来都是理科差。”

  林诗颖的成绩,一直都不是那种拔尖的。陈素英将原因归结于女儿的内向:“她不好意思问老师问题。”

  同桌江晴证实了这一点:“我英语不好,她英语好,我问她任何问题不管几次,她都会很认真回答我。但她从不喜欢打扰别人,我要是在写题目,她遇到不会的想问我,她总是静静的等我写完才问。”

  但江晴认为她足够勤奋。几个月前,林诗颖的会计成绩还不稳定,老师让大家算一笔比较复杂的账,她因为初学算得不快,就一整天反复在算,一直想和老师的答案一致。

  问女儿考得如何其实只是顺口一问,陈素英打电话是想约女儿回来后到外边吃饭,林诗颖最喜欢吃牛排,她想这天带她去吃——这样的机会,在母女俩拮据的生活里少之又少。但林诗颖希望能推后一天,等第二天全部考完的时候,再出去吃。

  林诗颖还在电话里告诉妈妈,今天晚上情况特殊,就不过去陪她坐了。而以往,每天吃完晚饭后,林诗颖都会从奶奶家走到陈月娥家,陪妈妈坐着聊一会儿。

  “她们母女俩每次都坐在那两个位置上,诗颖不怎么说话,都是她妈妈问,她就说,很安静。”陈月娥指了指靠窗的两张椅子说,6日下午2点,午休以后,林诗颖还来看过她妈妈,“穿着睡衣就坐在那,拿着手机,静静地听妈妈说话”。

  陈素英理解这种特殊情况。她安心地回到住处,打开电视,准备洗个澡。

  这时候电视里已经开始播放新闻:傍晚6点20分左右,厦门市湖里区金山街道一辆车号为闽D-Y7396的BRT公交车,在行驶过程中突然起火,造成大量伤亡。

  这条新闻,并没有引起陈素英的联想。直到7点左右,林诗颖的奶奶过来问诗颖是否回来,电话打不通,陈素英才开始紧张起来。

  她开始不断拨打林诗颖的电话,在始终无法接通后,又开始挨个拨打同学的电话。一直到晚上8点,她联系上了林诗颖的班主任唐老师,电话刚接通,一种十分强烈的不祥预感就涌了上来,还没等对方开始说话,她就感觉,“完了”。

  寻找

  在拨打了110、公交总公司电话确认伤者所在医院后,陈素英发了疯似地冲向了174医院。但到医院后她发现,伤者名单上,并没有林诗颖。她随后得知,还有一部分伤员在厦门市第一医院治疗,于是赶去那家医院。但伤者名单上仍然没有林诗颖。

  陈素英又赶回了174医院,过一会儿再奔往第一医院,就这样往返四五回后,她和其他寻亲家属被安排在174医院大厅里等候。她依旧不停地打电话,朋友们也赶来帮忙。

  晚上10点40分,网友“爱吃同学”在现场了解了情况后,发布了第一条寻人微博:“#寻找林诗颖洪诗仪#两家长从174医院赶到第一医院,仍然找不到今天参加高考的18岁女生林诗颖和20岁洪诗仪,她们着急哭着说:孩子是工商旅游学校的,很多同学搭乘这辆BRT。请大家帮忙寻找。”

  11点57分,陈素英朋友的女儿方雯晴也发出了一条寻人微博:“寻人!!厦门工商旅游学校学生,林诗颖今天考试回家,确定上了出事故的BRT,同车同学已经受伤进了医院,但林诗颖至今联系不上,受伤人员名单中也找不到,家属现在在174医院等消息,麻烦帮忙找到她!”

  两条微博零零星星地被转发着。凌晨3点多,有消息说还有4名轻伤者的名单尚未公布。这成了所有家属的希望,但天一亮,希望就破灭了,他们被告知所有伤者名单已经公布。

  剩下的只有失踪名单。在封闭式车道中发生的这起事故,失踪唯一的可能就是死亡,只是尚未最终印证身份而已。但没有人愿意相信并接受这个事实,包括陈素英和林诗颖的朋友们。

  寻人的微博发了一夜,转发的数量越来越多。首先接受林诗颖死亡事实的,是方雯晴。6月8日上午,她发了一条微博:“对不起,那么晚才通知大家,麻烦大家一个晚上帮忙寻找,已经不用再找了……林诗颖不会回来了。”

  但这条微博却引来了一片骂声。其中最激烈的就是来自于林诗颖的朋友们。他们在微博下留言:“沒有准确的消息,就别乱说。这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很不好受。”

  陈颖也回复:“若得到上天的眷顾回来了呢?你怎么办?”

  方雯晴最后妥协了:“好的,我知道,我的‘回不来’的确对你们打击很大,我道歉。我还没完全考虑到你们的感受。过段时间就会知道DNA鉴定结果了。愿希望出现吧。”

  要让陈颖、江晴等朝夕相处的朋友接受这个事实的确很难。在她们的回忆里,林诗颖比任何人都美好。

  她“虽然平凡,但善良,不爱和人计较”。她和江晴坐在教室门边的第一排第一桌,冬天的时候同学进进出出都不顺手关门,江晴被惹火了就不愿意给同学开门,但林诗颖只要听到别人敲门总是去开,然后再关上。

  她很少穿新的东西,节俭,但干净。“那天看到她穿了双新的鞋子,她说很早买了,但是舍不得穿。”江晴回忆。在陈素英的记忆里,女儿也大多是在淘宝上买一些便宜的衣服来穿。

  但在36个小时以后,残酷的事实不容辩驳。6月9日下午2点,经DNA比对,林诗颖的尸体被找到。陈素英与女儿的最后相见,只有短短的几秒钟。

  在离开了丈夫以后,陈素英最终再次失去了她唯一的女儿,变成一名失独母亲。

  所有人都知道,林诗颖喜欢卡通人物哆啦A梦,她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填满朋友们送的这只蓝色机器猫。而在动画片里,哆啦A梦最著名的道具就是可以穿越时空的“时光机”。

  但即便所有人都在祈祷时光倒流,那只林诗颖所爱的机器猫,也没能把她再次带回陈素英的身边。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