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年赚20万老板为求工作稳定 改行当守墓人(图)

A-A+2013年4月1日07:27厦门网 厦门日报评论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602.jpg核对骨灰罐是小吴工作的一部分。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604.jpg每次为骨灰罐系花束和红绳,小吴总是小心翼翼,非常用心。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607.jpg厦门年赚20万老板为求工作稳定 改行当守墓人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610.jpg小吴和同事在地下公墓清点骨灰罐。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613.jpg小吴认真地在骨灰罐上写下编号。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每个人都会有需要这个行业服务的时候。我会在这个行业一直干下去。

  ——小吴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文/记者 吴海奎 图/记者 王火炎)

  昨日,天空飘着蒙蒙细雨,薛岭墓园,不时有人前来祭拜。小吴(化名)用微胖的身体护住骨灰罐,小心抱着,生怕它被雨点打湿。穿过崎岖的室外墓区,走入地下公墓,昏暗、寂静、凉飕飕扑面而来。仔细核对完骨灰罐的信息,小吴用毛笔描上编号,系好花束和红绳,随后,从扶梯登上两米高台,蹲下腰,把骨灰罐整齐地安放在上面,动作庄重而娴熟。

  32岁的小吴是薛岭墓园的一名骨灰管理员,也就是俗称的“守墓人”。受家属委托,把骨灰罐安放进公墓,只是小吴日常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他的身后,还有5万多个骨灰罐要守护,在他眼里,每一个都是至宝,因为,一个罐子就是一个灵魂。

  入行

  放弃生意当骨灰管理员

  提起守墓人,很多人脑海里会浮现出“白发苍苍的老人”形象。其实,在薛岭墓园,很多管理员都是青壮年,甚至还有20岁出头的美女,1981年出生的小吴,年纪只能说是中等。

  去年6月,小吴通过招考,成为一名骨灰管理员。说起入行一事,小吴收起了笑容,“这个选择,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

  在医生家庭长大的小吴,是家中独子。大学本科毕业后,当过广告公司职员、开过旅馆、做过服装生意。生意好的时候,一年能赚个20多万。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他在轰轰烈烈干事业的年龄急流勇退,当个普通的守墓人。小吴的解释是,这个职业的特点吸引了他。“到这个地方,看多了生死,人的心态会变得平和。再说,我们每天做的事情,都是在积善积德,既为自己,也为他人。”小吴说,“除此之外,工作稳定也是我考虑的一大因素。”

  好在,小吴的父母亲也认为这个职业很高尚,从一开始就很支持他。而妻子那边,小吴则是瞒着她去报考的,先告诉她在民政系统上班,再一点点慢慢透露。“不过,老婆知道真相后,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小吴说。

  专业

  换骨灰罐是个技术活

  入行容易,但要真正融入进去,可不是件简单的事,跨过心坎是第一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来都来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小吴说。

  第一次值夜班的时候,小吴彻夜难眠,经常想象窗外有人影飘过。“越逃避,就越害怕,干脆直接杀出去,反复验证就知道了。”小吴说,大概过了2个月,他就慢慢适应了,甚至敢一个人进地下公墓。

  其他技巧性的东西则要一点点向老同事学习。比如说,换骨灰罐是个技术活。戴手套掏骨灰的话,骨灰会粘在手套上,所以只能徒手一把把地抓。要用玻璃胶密封罐子,要保证均匀分布、密不透风。而绑绳子的套路就更多了。绳子要绑得既美观又结实。“怕学不来,我就用手机拍下视频,回家反复看。”小吴说。

  每逢周一,火葬场都会送来四五十罐骨灰。小吴都要用扁担和箩筐把骨灰一罐罐挑上台阶,安放在骨灰楼或者地下公墓。“说实话,我小时候没干过农活,刚开始,挑扁担把我的肩膀都磨起泡了。”小吴不免诉苦。不过,现在他一担挑八个骨灰罐已经没任何问题。

  尽责

  与家属“抢”骨灰罐

  小吴和他的另一个同事,管理着5万多个骨灰罐。墓园每天都有人来祭拜,骨灰罐进进出出,流动性很大,这是管理的难点。

  今年清明节前夕,小吴和同事整整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对号入座一个个清点骨灰罐,“对普通人来说,这只是个罐子,但对家属来说,是他们的思念和寄托,如果弄错了,对他们的感情将造成极大的伤害。”每天和骨灰罐打交道,小吴视它们为无价之宝。

  从墓园迁出骨灰,只需凭两张证件就可搞定。但有的家属为了省事,没带齐证件就想抱走骨灰罐。两个月前,小吴就遇到了这种事。当时家属把骨灰罐拿到室外祭拜。趁管理人员不备,其中一个人抱起骨灰罐就往外冲。小吴立刻追了上去,保安也赶紧关上大门,总算拦住家属。“我们自家人的骨灰,凭什么不让带走?”家属破口大骂。小吴只好反复跟他说理:“您去办好证件,骨灰才能带走。如果大家都这么做的话,骨灰室就乱了套。”最后,小吴总算“抢”回了骨灰罐。

  侧影写满尊重

  本报记者 王火炎

  他从事的工作,是骨灰管理。虽然文明在进步,但人们对殡葬服务者,依然存在或多或少的偏见。小吴他们这种让人感到另类和忌讳的职业,让我一时束手无策,不知道如何去拍他。

  在骨灰室,时值清明前夕,人来人往,我还不怎么害怕,但在地下公墓,阴森森的、寂静无声,数万个骨灰罐整齐排放着,小吴和他的同事拿着账目蹲守在地上,对号入座一个个清点着。

  拍侧影。这是我与小吴沟通之后达成的共识。一次次按下快门之后,留下了小吴的一个个侧面影像。虽然没有正面的脸庞,但我总觉得很完美,因为这一个个侧影,将小吴冲破世俗偏见的勇气与善良表现了出来,而且,这种完美,驱走了我在采访拍摄现场的恐惧,让我对小吴增加了无比的敬佩。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