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80后入殓师最艰难记忆:扒头皮制人骨拼图(图)

A-A+2013年4月1日07:22厦门网 厦门日报评论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223.jpg小陈工作时心无旁骛。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225.jpg小陈和同事推车将遗体送回冷藏间。
  • http://fj.sinaimg.cn/2013/0401/U7931P911DT20130401072227.jpg小陈轻轻地为逝者梳头。
 

  不要说人生短短几十年这种话,太奢侈,我们每天都在接触非正常死亡事件,特别珍惜今天,只想过好每一天。

  虽然工作环境比医院还干净(医院病菌多),但工作性质比环卫工人还辛苦,更郁闷的是毫无社会地位,毫无职业尊严。即使如此,仍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让逝者满意,让逝者的亲属满意。

  ——小陈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文/记者 陈少英 王耀杰 图/记者 姚凡)

  人活着,要有生活品质;人死了,也要有品质。入殓师,在逝者生命的终点站陪其走最后一程,是生命尊严的最后守护者。

  入殓师又称遗体防腐整容师,是专门为逝者化妆整仪、纳入棺中的职业。在人们的眼中,入殓师是一份特殊、神秘,甚至有点恐怖的职业。在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防腐整容班组,目前共有四位入殓师,皆为男性。由于业务需要,中心很快将增加女性成员至该班组。接受采访的主人公为80后,为了保护他的隐私,我们称他为小陈。

  A

  神秘职业

  他们为逝者擦洗换衣化妆

  殡仪馆前场的告别厅,逝者家属来来往往,而后场的遗体冷藏间、化妆间,则鲜有人迹。这里,就是小陈的工作场所。狭长的冷藏间两侧,是密密麻麻300余个冷冻柜,其上端的电子屏,不断跳动着冷冻柜里逝者的信息。不同于常人的想象,这里并不阴森,日光可以通过屋顶一侧的透明玻璃投射下来。冷藏间两端的铁闸门,一边通往化妆间及灵堂,一边通往火化场。

  作为防腐整容班组,小陈的日常工作涉及遗体入库登记、信息录入、冷藏防腐、擦洗换衣、化妆等。每天,小陈先从冷藏间将逝者用专用推车推到全封闭的化妆间作业。由于冷冻柜储存温度为零下10-18摄氏度,遗体须先解冻,然后再用油彩为逝者化妆。小陈他们进行操作时,医用手套、口罩、工作服、化妆工具等,一应俱全。

  在这个全封闭的空间与逝者共处会害怕吗?在小陈的眼中,服务的对象依旧是生命,只是没了灵魂的生命。“当我在化妆的时候,只会专注于逝者的面容,一心想着怎么化得更好点,陪逝者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化好妆,遗体通过连廊送到前场的灵堂与家属告别,而后再推至火化场。从冷藏间到灵堂,小陈他们就是生命的摆渡人。

  人骨拼图

  四人三天才修好一具遗体

  小陈2002年毕业于福建民政学校现代殡仪服务专业。父母替他做主报考了这个专业。因为工作难找,父母觉得这个专业好找工作并且稳定。小陈班上40个学生,25个是女生。可是,能坚持从事这一行的是少数。到现在,全班从事墓地管理、火化、殡仪服务等职业且仍在一线部门工作的同学不超过8个人。

  相比于普通的殡葬服务,车祸、坠楼等非正常死亡的逝者,遗体损伤严重,在亲属告别前通常需要做特殊整形处理(行话称为“特整”)。

  在小陈的记忆中,最艰难的一次特整,逝者的颅骨完全被压扁了,必须根据逝者生前的照片,先将逝者的头皮扒下,像外科医生那样,精确辨别每一块头骨,然后再一一归位,小陈描述为“像拼图”,然后再重新套回整块面皮。当然,某些遗失的部位还要用特殊材料填充。“拼图”说得容易,实际上防腐整容班组四个师傅一起上阵,花了三天时间,才修复完整。

  由于逝者颅骨被撞碎产生浓浓的血腥味,特整那几天,早已入行多年的小陈吃饭都毫无胃口。即便如此,他们还必须冷静拍下特整前后对比照片,作为资料保存,以备日后业务学习。

  C

  世俗压力

  不做客不主动和别人握手

  面对遗体,毋庸讳言,多少会产生心理压力。小陈很坦然,会经常给自己鼓劲打气,反复告诉自己“我这是在做好事,是积德。”可一旦走出殡仪馆的大门,职业的自卑、外界的压力,却很难排遣。

  这个职业带来的世俗压力,从小陈入行开始就如影随形。除了春节会去几个至亲家拜年,小陈一年到头几乎都不去别人家做客,平时也绝不会主动和别人握手,更不要说去抱别人家的孩子了。

  “别人一听说你是做这个行业的,肯定很惊讶,然后就慢慢疏远你了。”小陈自嘲地笑了。从业十年,小陈的邻居、普通朋友都不知道他的职业。身为这样一个隐姓埋名的“潜伏者”,小陈很无奈。

  小陈也曾有过跳槽的念头,“可是我离开,这个行业还是需要有人来做啊”。

  当然,能够让小陈坚持下来的动力还有来自家人的鼓励,“既然选择这个专业了,只能去克服。”

  小陈自诩是个胆大的人,但刚入行时,回到家难免还会不时浮现工作时的场景。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已经好多了。上班工作,下班忘记,对家人不谈,自己也不想,这是小陈给自己定的生活规则。

  对于常人想象的通过看鬼片来磨炼胆量,小陈觉得恰恰相反。他告诉记者,没入职前,偶尔还会看看鬼片,现在不看了,“没必要增加自己的心理压力”。

  握手冲破偏见

  本报记者 陈少英 王耀杰

  为了这次采访,记者提前上网看了很多相关的报道。但当遗体化妆间的铁门关上的那瞬间,记者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毫不夸张地说,寒毛都竖了起来。难以想象,当小陈和素不相识的逝者独处时,还要接触遗体,为遗体化妆,需要多强大的自我心理建设。

  更何况,他们的工作决定他们很多时候要面对非正常死亡的逝者,那种惨烈的场面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胆量来面对?可是小陈坦言,最大的压力并不是来自工作内部,而是社会外界。

  采访中,记者请小陈评价社会对这个职业的认识,小陈的回答很扼要,“非常需要,非常讨厌”。小陈表情淡然,语气坦然,但能感受到背后深深的无奈与刺痛。

  整个采访过程,小陈开朗健谈。他表示,见多了生离死别,心态放得很开。听闻小陈不主动和别人握手,记者再次主动伸出手,与他紧紧地握在一起,还略带夸张地上下抖晃几下。小陈开心地笑了。

  小陈告诉我们,我们是第一个采访他的纸媒,而同城另一家媒体也不约而同选择在这个时节来采访他。他接受采访,是希望通过报道,让更多人理解、认可他们的工作。但小陈和同事们更希望,有一天,媒体不是清明节才想到去采访他们,而是能选择五一劳动节去采访,因为他们也是堂堂正正的劳动者,也需要社会大众的正面肯定。

  看着小陈和同事推车将遗体送回冷藏间,车轮声在空旷静寂的空间里回响,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显得格外清冷,一种悲凉感瞬间涌上心头——请社会多给他们一些正能量吧!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