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男子与已婚女做7年临时夫妻 不知女儿是否亲生

A-A+2013年3月30日09:26东南网 海峡导报 评论

男子与已婚女做7年临时夫妻男子与已婚女做7年临时夫妻

  东南网-海峡导报3月30日讯(记者 骆余民 易福进/文 陈巧思/图)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撒娇地喊着“爸爸!爸爸”!兰先生很温和地回答:“乖,别闹!”

  这一刻,他尽显父亲本色。这是温情的一刻,也是纠结的一刻:妻离子散后,兰先生充其量只不过是这个家庭的“临时丈夫”,他至今也不清楚眼前这个小女孩是否亲生。

  兰先生,43岁,四川人,厦门一家公司的业务员。连续关注导报“临时夫妻真相”系列报道后,他昨日鼓起勇气,主动联系导报记者。他正经历着“临时夫妻”的生活,他的内心满是纠结、痛苦、懊恼,他害怕最后孤独终老。

  “如果能重新选择一次,我想,我会更珍惜自己原来的家庭,不会这么轻易地组成这样被人指指点点的‘临时夫妻’。”兰先生说。

  遗憾 父亲临终前也没原谅他

  如果当初没离婚,没选择过 “临时夫妻”生活,会不会还这般纠结?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拷问着兰先生。

  2004年,由于与妻子感情不和,不断吵,不断闹。兰先生选择来到厦门打工。来厦门后,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小芳(化名)。

  小芳来自重庆,因与丈夫经常闹矛盾,便将孩子留在家中,也是独自来到厦门。类似的感情经历,让他们很有共同语言。“想了解对方是个什么人,就住在一起。”一个朋友跟小芳这么建议。

  就这样,在2006年,小芳就搬到了兰先生租住的房子,两个人过起了“临时夫妻”的生活。而就是兰先生的这个决定,让他与家里彻底决裂。

  “父亲临终前,还在念叨着我的事,耿耿于怀。”兰先生说,家里都反对他跟小芳过“临时夫妻”的生活,他顶着很大压力,家里所有的人都跟他站在对立面。跟老婆离婚后,就连儿子也不跟他联系。

  “现在儿子长怎么样,过得怎么样,我都不清楚了。”说完,兰先生眼角泛起了泪花。

  纠结 已婚女子无法给他一个家

  和妻子离婚后,兰先生是单身。兰先生以为小芳也会离婚,跟他结婚。

  兰先生说,自己不想只是跟小芳过“临时夫妻”的生活,更想成为真正的夫妻。一旦小芳离婚,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妻离子散,没名没分的兰先生渴望重新成家。但眼前的“临时夫妻”生活,让这个渴望,变得有点奢侈、近乎“不可能”。

  小芳的丈夫在广东打工,孩子在老家。她已有两个儿子,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一听说小芳打算跟父亲离婚,孩子就威胁小芳:如果母亲离婚了,他们就出去流浪。作为母亲,小芳不想因为自己离婚而伤害到在老家上学的儿子。而已经经历儿子离他而去痛苦的兰先生,能体会到小芳的苦衷。

  为此,直到现在,小芳还是没离婚。兰先生和这个已婚女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生活着。

  “我知道这种关系维持不了多久。”兰先生说,这一点让自己很纠结,也很痛苦。为此,他已经多次跟这个“临时妻子”提出分手,但每次都没有结果。

  兰先生说,他跟小芳一起经历了很多,他曾两次搬离小芳,但在他生病时,小芳主动找到了他,给予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大家又生活在一起,直到现在。

  痛苦 “女儿”成了不敢触碰的伤

  现在,最让兰先生纠结与煎熬的,是家里可爱的“女儿”。

  “我们在一起3个月后,她怀孕了。”兰先生说,那时候,他很紧张,就让小芳去堕胎。2007年初,小芳曾回了一趟重庆老家,回来之后又怀孕了。

  6年过去了,尽管小芳多次解释,孩子是他的。但兰先生却一直考虑着这两种可能:一种是小芳回家跟丈夫行房后怀孕了,另一种就是她回家之前跟自己行房,就已怀孕。

  “我不敢捅破这层关系。”兰先生说,自己很想拉着现在抚养的这个女儿去做亲子鉴定,但他更担心捅破这层关系,一旦这个“女儿”不是亲生,他无法面对,他会崩溃。

  就这样,直到现在兰先生一直很谨慎地维持着这个临时家庭。他的“临时妻子”,没有离婚,还会与她的老公通电话,还会去考虑她丈夫的住房问题,这让他内心五味杂陈。

  “她和她老公通电话时,我都选择回避。”兰先生说。他担心有朝一日,这样的“临时夫妻”生活走到终点,他孤独终老。

  这将是他最难以接受的。

  对话

  “我错了吗?”

  1米65左右的身材,瘦脸、高脸颊,一脸坚毅表情的兰先生却在纠结一个问题:我错了吗?

  导报记者:什么原因,让你选择说出自己的故事?

  兰先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说过,一直压在内心,很痛苦很纠结。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这事情,我有想过要结束这样的生活。希望我将故事讲述出来后,有人能给我建议。

  导报记者:什么让你这么纠结?

  兰先生:我跟她一起经历很多,说没有感情是假的,再说有了女儿,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我的,还是她老公的,但如果结束,现在这种家庭生活我就没法过了。现在跟这个女儿,还有她,在一起,有一种家的感觉。

  导报记者: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会怎么选择?

  兰先生:如果能回头,我想,我不会这么轻易跟她组成 “临时夫妻”。我是独子,因为这,我父亲过世了,母亲老了,儿子跟前妻走了。这都让我感到很痛心。

  导报记者:你想告诉其他“临时夫妻”什么?

  兰先生:夫妻俩最好能够在一起,这样就不会因距离疏离感情。两地分居真的会让男人或女人,容易走上“临时夫妻”的生活。就算是为了孩子,也不要分开,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读者热议

  道德约束力很重要

  苏先生:我赞同导报呼吁的“尽量减少夫妻两地分居”。我也是两地分居的夫妻,老婆在老家带孩子、照顾老人。

  刘丽有一个道德讲坛的碟片,有在社区推广,确实教育了很多人,我虽然是分居,当意志不坚定的时候也徘徊过,但最终还是用道德来约束自己,即使有想法也不敢,我觉得道德约束力很重要。

  可能伤害多方家庭

  杜女士:我的一个好姐妹,她和丈夫两地分居,孩子放在婆家给婆婆带,她现在一个人在厦门,和一个已婚男子的生活也类似于 “临时夫妻”。这个男的老婆对他还非常好,这种男人太可怕了。这种风气太不好了。最终会给一方甚至多方家庭造成伤害。

  减少民工“迁徙”潮

  官先生:要减少“临时夫妻”,关键在于打破城乡二元体制,让外来工要么离家近一点,要么能真正融入城市。条件好了,谁不想把老婆孩子带在身边?

  二元体制打破了,外来工“迁徙”旅程缩短,外来务工人员、两地分居的务工人员自然跟着减少。

  “临时夫妻”不是治愈空虚的药

  一位“洗脚妹”的经历感动了我。

  她来自江西,老公在山东,是一家工厂的管理人员。家里欠债,她想为老公分忧,产后不到半年独自来厦继续为人洗脚。

  她想去山东,但担心老公因她的工作被议论。

  最后,为了还债,她把孩子留在老家,一家过着三地分居的生活。她有一个信念,赶快帮家里把债还清,于是,她近乎没日没夜地工作。她说,不觉得累,忙碌时不会空虚。

  这位女子还告诉我,身边的一些已婚男子,知道她老公不在身边,时有诱惑,但她从未动摇过。她坚持天天与老公通电话,他们深爱着对方。

  其实,在厦门,像她这样独自在外打拼的民工不在少数。他们远离家乡,每年春节回去和妻子或丈夫亲热几天,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备受寂寞、空虚甚至饥渴的煎熬。他们其中一些,最终因为诱惑成为 “临时夫妻”,也换来新的煎熬与痛楚。

  这其中,有已婚男子在厦过着“临时夫妻”生活,最后却与坚持在家的任劳任怨的妻子离婚。我们觉得痛心:想必他当初一定是为了想让家里过得更幸福而外出打拼,一定不想看到眼前的支离破碎。

  为此,我们期许“临时夫妻”现象能减少。如果进城的民工可以享受市民待遇,这样或许可更轻松地将家人带在身边;如果城乡的二元体制能早日打破,他们也许不必那么遥远地“迁徙”。

  但这也一定是个漫长的进程,还有很多民工要饱受空虚的煎熬。但“临时夫妻”,毕竟不是治愈空虚的药。

  警方人士解读"临时夫妻"背后隐患:假案!血案!强奸案!

  “临时夫妻”:三大推手把他们临时“送做堆”

  为此,“洗脚妹”的坚持才显得珍贵———她选择用爱、用责任,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