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惠安张吴两姓世仇 一家两代均娶冤家女家庭和美

A-A+2013年3月4日08:38泉州网-东南早报评论

  械斗曾致村庄消失

  据《泉州府志》记载,晋江沿海械斗之风大约始于明代, 盛于清代。沿海宗族械斗的规模,小者邻族邻村相斗, 大者联乡甚至跨县械斗。有的同族联合, 有的较弱族姓则干脆团结起来与某些势力强大的家族械斗。

  部门说法

  ●市委文明办:应传承美德摒弃陋习

  市委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说,有所谓祖训在现在看来已经成为陈规陋习,既不利于亲情的融洽,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和我们所倡导的现代文明更是相悖。当下,正在构建文明和谐,需要大力破除陈规陋俗。“我们非常赞许一些地方老人会和开明人士组织牵头化解一些‘世怨’的积极做法,也会努力通过宣传、教育,倡导和培育社会新风。”

  ●市妇联:期待新风改变旧俗

  “祖训是人定的,规矩也是可以改变的。时过境迁,在现代爱情面前,不能让世俗保守的眼光阻碍人们追求幸福的权利,期待新风能改变旧俗。”市妇联相关人士表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破除“互不嫁娶”的封建习俗是大势所趋,这有助于推动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时代要求。

  专家评说

  ●文史专家:封建械斗 留下“不通婚”祸害

  “两个村庄不通婚,除了优生优育的考虑外,更多是由封建械斗引起的。”惠安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张国林介绍,两村世仇或者两姓世仇引发的“互不通婚”禁锢,在颇多地方依然存在,并转化成家庭压力、世俗流言等影响着年轻人的爱情和婚姻。

  福建师范大学历史系罗庆泗副教授分析指出,这些宗族封建械斗的原因主要有争土田、水利;争码头、港湾;争风水、坟地及迎神赛会等。一次宗族械斗足以使两族变成世仇, 代代相传难以平息。“互不通婚”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立下的“毒誓”,并祸害至今。

  ●社科专家:仍需继续解放思想

  泉州人文社科学者朱学群则提出,对于因“世仇”而“互不通婚”的陋习,现在仍需要继续解放思想。在地球村时代,有一部分人仍然用旧的思想来封闭、禁锢自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愚昧。

  “看到有这样的年轻人,追求自己的自由、婚姻和幸福,却因社会落后愚昧的势力而无法实现,我们也会觉得我们真的有愧于这个时代,有愧于改革开放。”朱学群认为,泉州一直是比较能放眼看世界的,在这种文化背景下,更应该移风易俗,摒弃愚昧陈旧的思想。

  ●世仇终结者:民间团体要站出来

  曾经倡导晋江东石萧下村和井林村恢复通婚的东石镇龙江董事会董事长萧辉机总结两村的经验提出,民间团体例如老人会等的协调沟通非常重要,同时,加上政府相关部门的牵头主导,多次沟通之后,解决问题并非没有可能。

  个体推动

  惠安 张吴两姓世仇

  一家两代均娶“冤家女” 家庭和美事业有成

  冲破世仇桎梏的故事不仅在晋江东石萧下村和井林村间发生,在惠安,也有一个家庭,一家两代均娶“冤家女”。

  3月1日下午,惠安,73岁的张清泉凝视着父母的遗像,对记者说道“虽然祖辈结怨,但我的父母不仅结婚、风雨同舟50多年,而且培育了五个孩子,非常不容易”。

  作为家中次子,张清泉是父母和兄嫂两段婚姻的见证者。他说,祖训“惠安张坑和大吴互不通婚”,但父母和兄嫂两代人突破禁锢喜结连理,不仅安然相伴数十载,而且家庭和美,子女事业有成。

  世仇:械斗三年百人丧命 张吴两姓互不通婚

  “从小就听说张吴两姓不通婚,原因与两大村庄的械斗有关。”张清泉娓娓道出祖辈的故事。

  1930年前后,社会动荡不安,惠安土匪遍地横行。“张坑”由数十个张姓村庄组成,是彼时惠安数一数二的大村庄;同理,“大吴”也并非一个村的村名,而是由惠东一带数十个吴姓村庄组成。当时“大吴”有个村民在涂厝一带做生意,每次往返两地,须经过惠安净峰寺北面一条狭窄的“摸奶巷”。“天香日”当天,“张坑”一伙村民结伴带着钱款准备到涂厝赌博玩乐,不巧前述大吴村民正巧经过摸奶巷。于是,“张坑”这伙人趁机抢劫。大吴村民无奈跑去向地方武装首领吴庭告状,吴庭雷霆大发,当即组织一批人找到张姓人丁“报仇雪恨”。

  也有另一说法称,“大吴”人准备聚赌,被匪伙张兴派人用枪射死,从此结怨。

  不管哪种说法更为真实,事实是此后张吴两姓开始不断械斗,时间连绵三年之久。当时“张坑”有16个大队、54个乡参与械斗,“大吴”参与者亦为数众多,导致死伤惨重。据《惠安文史资料》记载,三年械斗下来,“张坑”55人死亡,“大吴”53人死亡。从此,张姓与吴姓结下梁子,互不嫁娶。

  通婚:冲破禁锢共同打拼 别人挨饿他家有粮

  虽然两村有“互不嫁娶”的禁锢,但张清泉的父母却从“牵手”时起坚定地携手走过五十余载。据介绍,张清泉的父亲叫张水福,1906年生;母亲吴省,1908年生。

  1920年,张清泉的父亲张水福年仅14岁,为了谋生,张水福前往漳州学裁缝做衣服。学徒期间,由于经常无端挨打,张水福无奈离开漳州远赴南洋做人力车夫。数年后,张水福回国归乡,在媒人的介绍下认识了“地地道道”的“大吴”女村民吴省,两人喜结连理。不久,吴省生下长子张清其,也就是张清泉的大哥。随后几年,张水福依旧在南洋打工,每个月为家乡的妻儿寄来生活费。

  “当时的社会动荡不安,经常有孩子被偷或被抢,大哥出生后,父亲担心孩子安全,只好回国重新开始。”张清泉回忆,父亲回到惠东后不再拉车,而是买了一部裁缝机并租下房子制售衣服,虽然收入微薄,但足以支撑起一个家庭。为了让五个孩子吃得饱,父亲先后打过数份工:裁缝师傅,沿街叫卖的肉贩,甚至50多岁重新当学徒工学做水桶。

  “那个年代,能吃得饱穿得暖就是幸福,很多家庭缺米少粮,不得不忍饥挨饿!”张清泉说,困难时期很多家庭抗不过去,而正是母亲的坚强勤劳、父亲的高瞻远瞩,使得五个孩子不仅全部生存了下来,家中男孩子还有书读。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1952年前后,母亲一个人挖了三口池塘栽种水稻,那一年惠东遭遇罕见的严酷灾害,粮食受冻产量锐减,全村人没有粮食可吃,而他家却麦浪滚滚!“担心麦穗被人偷割,我们还要轮流值守。”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