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厦门音乐学校1校2区 鼓浪屿保留义务教育班(图)

A-A+2013年2月5日07:16厦门网 海西晨报 评论

 
  • http://fj.sinaimg.cn/2013/0205/U8743P911DT20130205071339.jpg位于湖里五缘湾片区正在建设中的校舍。记者 常海军 摄
  • http://fj.sinaimg.cn/2013/0205/U8743P911DT20130205071338.jpg厦门音乐学校
 

  一校两区

  音乐学校要扩成两个校区,一个仍在鼓浪屿,一个在湖里通屿,即五缘湾片区。为实行“一校两区”办学,现阶段义务教育在鼓浪屿保留班级,方便鼓浪屿本岛学生就学。中专全部留在鼓浪屿,并扩大中专办学规模,提高专业办学水平。

  厦门网-海西晨报讯(记者 陈巧恩)厦门市音乐学校是不是要与琴岛挥手说拜拜了?昨天,厦门市教育局对此做出回应。总的来说,希望其留守鼓浪屿的人都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学校并非搬离,而是“一变二”。换言之,音乐学校要扩成两个校区,一个仍在鼓浪屿,一个在湖里通屿,即五缘湾片区。

  厦门市教育局的书面回应称,音乐学校是厦门市政府于1990年创办的九年义务教育音乐特色学校兼中等音乐专业学校。办学至今,学校已有一定影响,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在新一轮的发展中,要进一步扩大办学规模,以满足音乐教育需求。

  以下是书面回应的4方面内容:一、为满足家长对音乐教育的需求,决定在厦门本岛开辟一新校区。地点在湖里通屿。二、音乐学校在保留鼓浪屿校区的基础上,实行“一校两区”办学,继续参与鼓浪屿音乐文化建设,现阶段义务教育在鼓浪屿保留班级,方便鼓浪屿本岛学生就学。三、中专全部留在鼓浪屿,并扩大中专办学规模,提高专业办学水平。四、建立“一校两区”的办学条件,将有利于厦门扩大音乐学校特色品牌的影响和辐射范围。新校区将不断完善基础设施,改善交通条件,方便学生就学,满足更多市民对音乐教育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厦门市教育局有关人员表示,占地超过100亩的新校区主要定位为义务教育。“那么,鼓浪屿校区是不是会渐渐缩小直至取消义务教育?”对此,有关人员回应,只要鼓浪屿有生源,将保留义务教育。

  [延伸阅读]

  跨岛发展 把“根”留住

  盘点鼓浪屿的艺术院校

  厦门网-海西晨报(记者 陈巧恩)这里的“艺术”专指曾经或者目前还在鼓浪屿上的艺术院校。一口气能念出的,至少有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厦门演艺职业学院、中央音乐学院鼓浪屿钢琴学校以及厦门市音乐学校。值得一提的还有,一所直接取名“艺术”的幼儿园(早年已搬到槟榔)。

  连日来,音乐学校的变动消息让很多人惊呼,鼓浪屿艺术院校的“孤守者”也要走了。事实上,从现在看来,该校并非出走,而是“一变二”。需要准确描述的不仅是音乐学校,换句话说,谈及鼓浪屿多数“艺术”如今的状态,“分枝散叶”比“连根拔出”要合适得多。

  比如去年刚过“60岁”的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1952年,鼓浪屿诞生了一所名叫鹭潮美术学校的私立美术教育学校,这正是该校的前身。2008年,厦门市政府无偿提供集美300亩土地作为该校发展新校区之用。两年后,学校主体由鼓浪屿搬迁至集美文教区大学城,现在该校两个校区面积达350亩(鼓浪屿50亩,集美300亩),学生规模由1400多名发展至现在近3000名,前三年级在集美校区上课,第四年即毕业班在鼓浪屿校区。

  再比如厦门演艺职业学院,这是一所具有高等学历统招资格的民办综合艺术院校。该校创办于2009年,即创办7年之际,搬迁至翔安。最快在年内,该校还将再次“转移”到具有150亩地的新校区,同样位于翔安文教区。鼓浪屿的旧校址则成了学校的实训基地及“厦艺文化创意产业园”。早前的报道称,预计这部分每年创造的产值可以超过800万元。

  还有中央音乐学院鼓浪屿钢琴学校,2007年在鼓浪屿开办,由中央音乐学院和厦门市人民政府共同创办。一年后,和厦门二中高中部、五缘实验学校一起入驻五缘湾。根据当年校方的介绍,五缘湾校区为学校主教学区,鼓浪屿校区则作为面向社会的钢琴培训基地。

  前述三所艺术院校在变动之时都提及满足扩大办学规模之需。这一次,音乐学校同样说到了这一点。据了解,音乐学校的“不够用”早已显现,至少在几年前,厦门市教育局就曾为此发出一个通知,关于音乐学校借用二中校舍办学。借用的范围包括厦门二中高中部原教学楼及其两边附楼等。

  [马上评论]

  鼓浪屿拆啥?留啥?

  陈炜明

  坦白说,作为一个在岛上度过五年中学时光的老厦门,近年来我几乎很少再回到鼓浪屿。不是没时间,而是不愿面对那种回到鼓浪屿时的怅然若失。

  鼓浪屿少了些什么?当年我在岛上读书的时候,同学们喜欢利用中午的时间到毓园背单词,到观海园朗诵古文,而与朗朗书声相伴的,是那些老宅子里流淌出来的琴声,和落日余晖下写生的背影。1994年,我随着母校,厦门外国语学校一起搬离了鼓浪屿,而这仅仅是此后不少学校陆续搬离的一个缩影,如今的琴岛,已经难觅当年弦歌不绝的场景了。

  鼓浪屿又多了些什么?遍地开花的家庭旅馆,无所不在的破墙开店,所谓的小资情调隐藏在违章建筑的砖瓦土坯之中,铁板鱿鱼臭豆腐的气息掩盖了那曾经的书卷气。

  申遗中的鼓浪屿,必须直面这一多一少的困惑,重新找回那独有的核心价值。

  我们为连日来鼓浪屿上一系列拆除违建的行为呐喊助威,那些把承载着多少历史记忆人文底蕴的老别墅的墙体拆了当店面卖鱼干的人,哪里还谈得上是开发利用啊,简直是破坏祖宗基业,不拆不足以平民愤,不拆不足以谈申遗!

  我们也必须承认,岛上的空间有限,一些学校搬离也是自身的发展所需,但我们也必须思考,鼓浪屿之美,不仅美在建筑,更美在人文,没有人的鼓浪屿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它的价值何在?一所所学校离开后,鼓浪屿还能诞生下一个殷承宗,下一个舒婷吗?很高兴厦门音乐学校以智慧的方式化解了发展与留守的矛盾,“一校两区”办学,既解决了发展的空间问题,又为琴岛留下了那最珍贵的音乐之声。

  这是智慧的方式,鼓浪屿的申遗与发展需要智慧。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