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正文

厦门集大两学生卖英语四六级考试答案获刑

来源:东南网 海峡导报2012年8月10日【评论0条】字号:T|T

  东南网 海峡导报8月10日讯 (记者 陈捷 通讯员 集法宣/文 邓若胥/图)英语四六级考试、自学考试都泄题了,全国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也“失守”了。

  在考试前,集美大学两个大学生就拿到了上述各种考试的答案,到网上叫卖。经鉴定,这些答案全是“真货”,准确率极高。

  昨天,导报记者从集美区法院获悉,这两名大学生因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近日分别被判处一年和十个月的有期徒刑。

  从买答案 到卖答案

  开庭后,两个卖答案的大学生都跪下了,他们朝着各自的父母和亲属长跪不起。

  近日,集美法院的法庭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小卢对着年逾六旬、头发花白的父母,跪在地上流泪。他的同伙小艾也跪下了,哭着说:“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小卢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在读大学期间,他经常通过勤工俭学来挣生活费,希望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2年多以前,小卢还在读大三,偶然间在学校厕所的墙上发现了贩卖英语四级考试答案的宣传单,正在为考试而发愁的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花300元买了答案,并于当年顺利通过英语四级考试。

  发现网上卖的考试答案 “竟然是真的”,因此,尝到甜头之后的他开始走上了卖答案的道路。

  找人入伙 扩大“经营”

  小卢交代说,他看到身边的同学为了准备四六级考试而忙碌的身影,认为贩卖答案肯定能赚钱。于是,他就通过网络联系“上家”,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为了方便网上贩卖答案,小卢注册了“一流助考”、“一流老客户”、“逢考必过”等网名,并把从“上家”那里购买的英语四六级考试答案,再以大约每科200元的价格,卖给参加考试的同学。很快,购买的学生们都发现考试答案“是真的”,小卢因此也在网上有了“好口碑”。

  2010年12月,小卢结识了比自己小一届的同校学弟小艾。初次见面,两人就聊得格外投机,于是两人一起做起了通过贩卖考试答案来发财致富的美梦。

  他们先是广泛撒网,贩卖各种考试答案。小卢和小艾分别加入了几个大学的QQ群,然后发布群消息称:其有英语四六级考试答案、成人自考答案等等,熟人和同学每科200元,不熟悉的人每科300元,考前先付一半的钱,等考后再付另一半,消息在同学中广泛传播。

  此外,小卢还在Q群中叫卖全国研究生统一考试的答案,包括英语和政治等学科,这一类答案,他通常卖得比较贵,每科500元到1000元。

  售卖答案 获利3万多

  随后,两人分工合作,兼售作弊器材。小卢为了提高宣传力度,还以每天40元左右的价钱雇了几个大学生,在学校的厕所、宿舍、食堂门口等处张贴传单。

  与此同时,两人还分别向购买答案的学生出售或者出租对讲机、线圈、橡皮擦、作弊眼镜、手表等作弊器材,并通过橡皮擦、眼镜、手表等接收器材,在考试时把答案传给大学生。

  2011年7月,小卢大学毕业,不过他并没有就此罢手。他一边经营台球馆,一边同尚在读书的小艾继续向学弟、学妹们出售考试答案。

  据小卢自己交待,他通过卖答案,至少非法获利3万元,而小艾非法获利5000元左右。案发时,这些钱已经被他们花光了。

  今年2月份,小卢和小艾分别被公安机关抓获。经鉴定,他们两人贩卖的答案准确率极高。

  判决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

  近日,集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泄题”案,集美大学的30余名学生参加了旁听。看到昔日的校友因为犯罪而受审,学生们既同情,又为他们扼腕叹息。

  法官说,全国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的试题和参考答案在启用之前是“绝密级”,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试题在考试前也是“机密级国家秘密”。

  经过公开开庭审理,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小卢、小艾分别以收买的方法非法获取国家秘密,两人的行为构成了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分别判处小卢、小艾有期徒刑一年和有期徒刑十个月。

  议见·立场

  卖题的抓了,泄题的在哪?

  考研、自考、英语四六级都泄题了,根据此前媒体曝光的情况来看,注册会计师考试、司法考试也沦陷了。

  国家选拔人才的重要考试,面临失守危机。如果不采取行动,泄题终将酿成教育的悲剧。泄题,损害的不仅仅是广大考生的利益,更将对考试选拔人才的公平性造成强烈冲击。

  值得庆幸的是,司法机关在行动,卖题的大学生落网了。但是,我们在欢呼之余,还必须继续追问,泄题的人在哪里?

  据了解,集美区两个大学生的答案是从网上买来的,而他们的“上家”仍然在逃。追查应该继续,源头不能放过,必须一查到底。

  据法官介绍,如今泄题现象在全国范围内都时有发生。在开考前,考试答案就通过网络、手机短信等手段流向社会,使重要的国家级考试蒙上阴影。

  对此,不仅公检法应该行动起来,教育部门也难逃其责,应该彻查考题是如何泄露的,查出泄题的源头在哪里。

  没有泄题,就没有卖题的商机。因此,除了惩罚层层转卖获利的“答案贩子外”,最重要的是要揪出那些泄题的“内贼”,切断源头,才能根绝泄题。 (陈捷)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