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16岁少女遭男友虐殴续 揭秘畸形的感情(组图)
来源:东南网-海峡都市报闽南版  2012年06月08日08:14
  昨日审讯时,黄某毒瘾发作,向民警借烟抽  昨日审讯时,黄某毒瘾发作,向民警借烟抽

  他,泪流满面称“毒打就是真爱”

  29岁的黄某,这个对女友下毒手的变态男子,心理极度扭曲。

  事实上,黄某还有刑事前科。他因故意伤害入狱一年,今年初才出狱,又吸毒、赌博。

  今年正月,他爱上16岁的小萍。从4月25日起,他殴打小萍长达一月多。前日,小萍逃脱报警,黄某深夜被抓。

  审讯时,黄某一直说,小萍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而他对她的“毒打就是爱”。

  昨日,记者与黄某面对面交谈时,他一度泪流满面,要记者相信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太爱她,是真心的”。

  审讯

  情绪失控,提出见小萍又变卦

  在泉秀派出所,民警对黄某的讯问并不顺畅。黄某时而痛哭,时而号叫,时而瘫软在座。

  黄某对于殴打情节,与前日小萍述说的情形基本吻合。但审讯中,黄某述说更多的,是他与小萍的感情纠葛。

  黄某说,他“进去过”,知道民警想知道什么,也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切后果”。他屡屡指责民警“不相信我说的话,不相信我是真的爱她(小萍)。你们不把我当人看,嘴上不说,心里都在嘲笑我”。民警不得不反复劝说和安慰他。

  按小萍说,黄某“每天都要花800元到1000元买毒品吸,未吸毒时脾气暴躁,殴打更加毒辣”。审讯中,短短半小时,黄某3次如触电般突然闭眼发抖,之后瘫软在座位上,还两次向民警讨要香烟。

  黄某要求,一定要见到小萍;之后又改口说他“不可能与小萍见面”。此后,黄某提出要与小萍通话,接着又变卦说要见面,如此反复数次。

  昨日下午,因涉嫌故意伤害,黄某被警方刑拘。

  面对面

  泪流满面,坚称毒打是“真爱”

  记者与黄某进行了面对面交流。谈话中,黄某的声音时高时低,有时开口两个字如高声宣讲,之后则如喃喃自语。

  黄某很直接,问记者,“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记者问他为何如此残暴地虐待小萍,黄某一直重复这样一个逻辑,“我对她的爱,就是打她”。

  “我非常爱她,我宁愿我死,也不愿她死。”黄某说,小萍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心很好”。黄某说,“她从小被抱养,缺少母爱,我就想把爱补偿给她。”

  黄某继续解释,这份缺失的“母爱”,就是其幼年承受的“父爱”。他说,“母亲是一位教师,对我很好。我小时候,父亲一直打我,当时我一直很恨他,咬牙切齿地恨。但是长大后我懂了,打是父亲对我的爱”。

  “我是个男人,我觉得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黄某说,他用毒打来制止小萍做出不好的事,就是爱。记者询问黄某,他对小萍的毒打是否因为怀疑小萍“出轨”,他承认这是原因之一。

  黄某说,他不后悔,“我没错!只是下手重了点”!

  “但是我也心痛。每次打完她,我都会哭。”双手被反铐,黄某说到这里时,泪流满面;接着,他发疯似的念叨,“求求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太爱她,这是真心的”。

  心理分析

  他为何认为“打就是爱”王永梅:儿时被打,形成人格障碍

  针对黄某这一荒唐逻辑,国家心理咨询师王永梅也做了分析。

  她认为,黄某有明显的心理障碍,形成原因则是多方面的,包括吸毒。她说,在毒品的作用下,问题青年黄某的暴力倾向被放大,得不到毒品时会极度焦虑,甚至可能连父母都不认。

  对于黄某对“爱”就是打的扭曲理解,王永梅认为,这与其童年经历有关。王永梅说,黄某的童年使其形成极度焦虑的人格障碍,他其实并未真正理解和接纳自己的父亲。黄某潜意识里将自己投射成了当年的父亲,把小萍当作孩子,用毒打来换取小萍一句认错。黄某在成长过程中,也未接纳自己,毒打小萍可能是怀着“恨铁不成钢”的心理。

  他为何吸毒后下手轻一些 陈本兰:不吸毒时,焦虑达到极致

  王永梅说,戒毒是黄某的当务之急,对其心理纠正非常困难,即使出狱后也需要长期的心理干预。

  犯罪心理学专家陈本兰说,黄某具有虐待狂意识,其特征是通过实施暴力来宣泄情绪,形成某种快感,是一种变态的心理。陈本兰说,黄某的逻辑方式与常人不同。在黄某的思维中,常人认为丑恶的毒打行为,他则作为一种宣泄的形式。正是这样的扭曲理解,他甚至可能把毒打小萍的行为当成一种寄托,是一生的幸福所在。

  陈本兰还说,当黄某吸毒后,其所需快感的部分已由毒品提供,所以其毒打反而下手稍轻一些;而未吸毒时,则无处释放他的焦虑,故而格外残暴。(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涂传之 吕波 文/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