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16岁少女遭男友虐殴续 男友坚称毒打就是真爱(组图)
来源:东南网-海峡都市报闽南版  2012年06月08日08:14
  小萍在医院治疗  小萍在医院治疗

 新闻回顾泉州16岁少女遭男友虐殴一月 身体如被千刀砍过(组图)

 她,有两个家 称“爱养父恨生父”

  闽南网6月7日讯 16岁的小萍,因和黄某的一段畸形感情,招致男友的非人虐待,被打得遍体鳞伤(详见本报昨日A1版报道)。

  昨天,小萍住院后,医生给她打了止痛针,用剪刀一处一处地清除了腐肉;由于严重贫血和缺乏营养,还需继续治疗。

  面对心理咨询师,小萍有些亢奋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记者发现,小萍的叛逆性格和她的成长经历息息相关。她称,2岁时被养父母抱养7年,再回到亲生父母那,再也没有家的感觉,甚至“恨”他们。

  犯罪学专家解析其被打而不报警和逃走的心态称,她或有“受虐妇女综合征”的特征。

  进展小萍缺乏营养,也严重贫血

  昨日报道见报后,有许多市民致电本报热线968111,询问小萍身处哪家医院,希望前去探望。

  出于安全考虑,记者遗憾地没有告知这些好心人答案,只能代为送去祝福。昨日下午,记者购买了一些水果,和国家心理咨询师王永梅一起,去医院看望了小萍。

  小萍躺在病床上,从前日夜里住院后,一直在打点滴退烧,右手臂也已经能够伸直,浑身的伤口也都已经让医生处理了。小萍说,医生用剪刀一处一处地清除了腐肉,还打了止痛针,她才能忍受得了疼痛。医生介绍,小萍目前严重贫血,还需大量输血,也缺乏营养,同时建议家属购买一些卵白蛋白为其注射。

  小萍的哥哥叶先生,憨憨地站在一旁。他是昨日上午接到小萍朋友的电话,借了5000元医药费,匆匆从石狮过来的,还为小萍请了位女性护工,方便照料。

  小萍说,自己的姐姐马上就要高考了,她的父母还在家照顾,将在高考后赶来。

  看到报纸后,才知黄某被抓

  昨日,再见小萍,虽然她的脸色仍旧苍白,但相比前日,已经健谈了许多,心情有所好起来。

  在与心理咨询师王永梅的交谈中,她脸上还不时出现笑容。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上午,一位四川阿姨看到本报报道,误以为小萍是其走失的孙女,还被打得这么惨,说着说着就大哭。

  她多方打听找到医院,发现不是自己孙女。

  而直到这时,小萍才在报上看到黄某落网的消息。当时,她正喝着水,看到消息后被呛到了。“但要说起感觉,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她对记者说。

  随后,王永梅与小萍、叶先生都进行了单独的交谈。

  讲述被寄养7年,被父母区别对待

  16岁的小萍,成长经历颇为复杂。

  由于家中有姐姐,还有妹妹和弟弟。小萍2岁时,曾被送至养父母家寄养。9岁时,她又回到亲生父母家,平时则与其奶奶生活。这次来看望的叶先生,并非其亲哥哥,而是其养父母的儿子。

  对于养父母,小萍很感激,“对我很好,宠我,即使我回亲生父母那,他们都会留下好吃的,等我去时再拿出来”。

  对于亲生父母,小萍直言“恨”。“2009年,我初中辍学离家打工前,我一直都很恨他们;我小时候就被抛弃了,我后来回到他们身边后,他们也不关心我,不亲。我甚至在学校故意犯错,想让他们重视我,来见老师”。

  小萍说,她曾经学习成绩不错,像现在成绩优秀的姐姐一样,但却和姐姐“像陌生人一样”。在她印象中,妹妹和弟弟会差遣她做事,父母对她更像区别对待,“我只有装得很乖,不让他们看见我的叛逆”。

  可能再去做学徒,也可能读书

  虽然同在泉州,但小萍自从到泉州以来,只去过哥哥叶先生那一次,平时只是偶尔电话联系。即便如此,小萍却说,“这个哥哥,比亲哥哥还亲”。

  叶先生则说,小萍其实很叛逆,刚来泉州时曾做过服装加工学徒,家人很长一段时间联系上她;小萍结识黄某后,也拒绝对家人交代黄某的身份。

  记者尝试询问小萍对黄某的感情。她只是说,自从黄某打她后,黄某就变了,也有对她好的时候,“装装表面功夫”。

  提到未来的打算时,小萍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说,可能再去做学徒,也可能继续读书,“我毕竟还年轻,多学点总是好的”。

  心理分析小萍为何“离不开”黄某?和她的家庭、儿时经历有关

  王永梅了解了小萍幼年的经历。王永梅说,小萍被寄养他家后,可能认为自己被遗弃了。返回亲生父母家后,她与奶奶生活,其亲生父母并未正式接纳她,其兄弟姐妹则可能出于“外来入侵者会分走长辈的爱”的心理,排斥小萍。

  王永梅说,小萍在养父母家受到优待,在血缘家庭却受到漠视,巨大的落差让她产生了“别人家更好”的思想。因此,小萍坚持要离家,并遇见了人格上极度焦虑、同样缺乏关爱的黄某,两人则形成了一种互相依存的畸形感情。

  王永梅发现,虽然小萍曾说“恨不得杀了黄某”,但通过交谈发现两人是“互相依存”的,其对黄某仍怀有感情。

  交谈中,小萍显得很亢奋,有极强的倾诉欲。王永梅说,小萍现在面对社会关注,心理形成了一种正常的危机应对、调节模式,尚无需心理干预。但之后,小萍带着身体和心理的伤痕步入社会,极有可能出现抑郁等心理异常,还要注意及时地进行心理干预。

  王永梅说,这次交谈算是提前介入,“等于告诉她,世界为她留了一扇门;以后出现抑郁,她就会寻找出口”。

  小萍为何还会讨好黄某?或有受虐综合征,不敢反抗

  犯罪心理学专家陈本兰说,在被黄某拘禁被毒打的一个多月期间,小萍并不积极地逃跑,也未曾想到报警,表明其具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某些特征。

  陈本兰认为,在黄某两次“猫抓老鼠”般放小萍走,小萍则可能相信“无论怎样也逃不走”的状态。且因为遭受黄某毒打及死亡威胁,在面临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下,黄某偶尔变得“好一些”,小萍就会产生不愿离开的念头,甚至感激。

  一位从事犯罪心理学研究的刘警官认为,小萍具有一定的“受虐妇女综合征”的特征。

  其表现是,施暴者长期施暴过程中,持续地灌输威胁、恐吓等思想;久而久之,女性在暴行和“洗脑”双重作用下,形成接受无助、逆来顺受的暂时性格;为了尽量减少受到伤害,受害者甚至会极力迎合施暴者;在思维上则将施暴者妄想成“无所不能者”,所以不敢反抗、逃脱,凡事也小心翼翼。

  小萍的父母是否有责任?要知道,她还是一个孩子

  王永梅说,小萍与黄某的畸形感情,与两人失败的家庭教育都是密切相关的。

  小萍的家庭未给予足够的关爱,也没有帮助其塑造对“感情”的正确认识,使得小萍希望在家庭之外获得温暖;而按照叶先生的说法,小萍的亲生父母对于离家后的她,态度是“平安就好”。

  刘警官则说,小萍的家庭对于孩子如今的遭遇负有极大责任。他说,小萍幼年时成长环境屡次变动,如今处在青春期,小萍对感情、金钱等问题缺乏成熟的判断,极容易被他人误导或自行步入歧途。

  “要知道,她还是一个孩子”,该人士说,小萍具有显著的叛逆特征。对于这样的孩子,家庭即使给予管教,如有偏颇都会引起更强烈的叛逆,而小萍的家庭则显然做得远远不够,非常不负责任。希望经历过此次事件,小萍能回归到正常的成长轨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