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男子失控举刀砍妻血洒百米路面 房东劝架遭殃(组图)
来源:东南网  2012年04月01日08:34
男子失控举刀砍妻血洒百米路面 房东劝架遭殃陆桂仙一直很自责,殃及他人
男子失控举刀砍妻血洒百米路面 房东劝架遭殃邻居在清洗血迹
男子失控举刀砍妻血洒百米路面 房东劝架遭殃这个杂乱的出租房是事发第一现场

  东南网-海峡都市报闽南版4月1日讯(记者 廖明生) 他突然失控,举着柴刀,追砍妻子,劝架的房东郑阿婆一家三口,也无辜地伤在了那把失控的柴刀下,现场休克的房东女婿罗清柄,昨日凌晨才脱离生命危险。

  从租房追到巷子再到马路,近百米的血迹,触目惊心。

  砍人的杨某明是云南人,到龙岩打工十几年了。他平时寡言少语,给人感觉老实巴交的,是房东眼中的好租客,女儿心中的好父亲,邻居嘴里的老实人。谁都没想到,3月30日下午2时40分许,龙岩新罗区铁山镇的这场血腥,他是制造者。

  没有人知道杨某明为何失控,在铁山派出所,他编了多个解释版本。他的妻女说,他“精神有问题”,但因无法提供病历,鉴定也还需一段时间,警方暂不能认定。

  回放:

  血洒百米 砍伤4人

  铁山镇“新罗区电厂宿舍楼”附近,住在巷子拐弯处的陈阿姨,正在冲洗家门前的血迹,她说:“那天下午2点40分左右,我在家看电视,听到呼救声,声音听起来很恐怖。”出门一看:杨某明举着柴刀,正在追砍他的妻子和房东及房东女婿罗清柄。

  在巷子刚出马路路段,杨某明追上了,“罗清柄倒在地上,陈某明一直砍,其中一刀很致命,致罗清柄颅骨骨折,现场休克。”附近开摩托车修理店的苏先生说,杨某明舞着砍柴刀,没人敢上前制止。

  见丈夫罗清柄危急,妻子刘金红不顾一切冲了上去。杨某明一刀劈去,刘金红的头部立刻鲜血直冒,作案的柴刀刀柄此时脱落了。杨某明马上跑到附近饭店,抢了一把锋利的菜刀。

  一男子骑摩托车经过,杨某明随手就砍了过去;看到另一骑摩托车的男子停下来看热闹,他立即冲过去追砍,幸好这两名摩托车男子都没被砍中。

  铁山派出所两民警接警后,立即赶赴现场将其制服,“如果警察晚来几秒,罗清柄说不定就没命了。”苏先生后怕地说。

  讲述:

  妻子

  “如果我不开门逃走,就不会殃及他人了,就算我命没了也比丈夫害其他人好。”

  昨日上午,记者在龙岩市第二医院口腔科见到了杨某明的妻子陆桂仙。她眼圈通红,一旁的大女儿小琳(化名)一直低着头。陆桂仙的左边嘴角一直到脖子处有一道十四五厘米的伤痕,足足缝了二十几针,针脚让人看着揪心,被砍伤的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

  陆桂仙心有愧疚,“如果我不开门逃走,就不会殃及他人了,就算我命没了也比丈夫害其他人好。”夫妻俩育有两女,大女儿18岁,已辍学打工,小女儿16岁,在校读书。

  据陆桂仙回忆,事发前,丈夫曾和弟媳通过电话,挂了电话后情绪激动,“我猜可能是弟弟死后,弟媳想改嫁。”陆桂仙问杨某明怎么了,没想到他更生气了,大喊“警察来抓我了,我杀人了!”随后,便把她按在床上暴打。

  房东

  “平时都很友善,邻里关系不错。本来是去劝架的,没想到一家三口都被砍伤住院。”

  想起生死未卜的女婿,郑阿婆泪落无声。她的双手被砍伤,正在输血。

  “真没想到他连我这个老太婆都砍。”郑阿婆说,事发时,她正在隔壁休息,突然听到呼救声,赶过去一看,杨某明正举刀追砍妻子。“我拦住他,让他停手,他一刀就砍向我的手”。

  郑阿婆右脚残疾,一下被推倒在地,两只手都被砍伤了,“我大喊‘我是阿婆,我是阿婆’,他看了看,放下我,继续去追陆桂仙。听到动静的罗清柄冲过去,试图夺下杨某明手中的刀,不料却反遭刀砍。

  郑阿婆说,杨某明老实巴交的,“这么多年,几乎没见他和老婆吵过架。”事发当天上午,因几个月没交房租还找她道了歉。“住了这么多年,不怎么熟,就感觉他很老实。”很多邻居都无法相信,杨某明居然砍人。

  进展:

  关于砍人动机

  交代多个版本

  铁山派出所张所长说,“当时如果民警晚一分钟甚至几秒钟,罗清柄的命可能就没了。”张所长介绍,当时一位50多岁的老民警,奋勇将杨某明按倒并夺下菜刀。

  小琳介绍,2007年,父亲曾发狂追打姐妹俩。陆桂仙介绍,丈夫“精神有问题”,前几年还回老家拿了药。2007年追打女儿后,还想跳井、触摸电线自杀,更早的时候,他曾情绪失控,突然用高压锅砸人。

  张所长介绍,杨某明被带到派出所后,想撞墙自杀,但意识比较清醒。经劝导,杨某明开始交代犯罪事实,但关于砍人动机,一连说了好几个版本,警方正在调查。“杨某明说,郑阿婆平时对他很好,他很对不起她”。

  至于杨某明是否有精神病,张所长说目前还在鉴定中,“只是他家属说几年前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但是家属无法提供病历,我们没办法认定”。

  家里本就拮据

  担忧如何担责

  “很对不起人家,我们根本承担不起医疗费,不知道该怎么办。”原本家里就比较拮据,母亲又被砍伤住院,小琳一筹莫展地说,“爸爸被抓起来了,妈妈又躺在医院,我打工的钱根本就不够,医生催了几次,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至今想不通,父亲为何砍伤母亲。

  在小琳眼里,杨某明是个好父亲,只是“偶尔会突然很暴躁。”小琳说,为了供她和妹妹上学,父亲每天都起早摸黑地工作,平时也很节省,“他对我和妹妹都很好,我们要什么他都会尽量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