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安溪一家儿子儿媳都遭车祸 留下2个植物人(图)
来源:泉州网-泉州晚报  2012年02月27日08:04
陈进忠用针管给小儿子进食陈进忠用针管给小儿子进食

  核心提示

  半年多来,安溪县魁斗镇奇观村的陈进忠一家不幸遭遇两场车祸,一直笼罩在阴霾当中:父亲在安溪照顾已是植物人的小儿子,母亲和大儿子在福州陪伴依然昏迷不醒的大儿媳,两人均被诊断为特重型颅脑损伤。已为治病花光了积蓄的家人盼热心人士帮忙,让孩子们的生命得以延续。

  □本报记者 石伟琴 文/图

  带同学看病

  小儿子遭遇车祸

  昨日,记者来到安溪县铭选医院时,其他人都还穿着两三件衣服,52岁的陈进忠却挽着袖子,头上流着汗,“我刚刚在为小儿子按摩身体”。他口中的小儿子陈溪木今年22岁,此时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往日的调皮与孝顺已全然不见,成了毫无知觉的植物人。

  “去年6月21日,他的同学得了鼻窦炎要去看病,因为我儿子之前治好过,就带他同学去湖头镇看病。”当时下雨,路很滑,还未到湖头,车在过弯道时发生侧滑,直接撞到路边的树上,小儿子受重伤。“送医院后,因为病情太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几经辗转治疗,成了现在这样子。”陈进忠一边说,一边帮小儿子做着手部按摩。这样的按摩,他每隔两小时就需要做一次,而这些,只能靠他自己一个人独立完成。

  “我们联系过一个北京的医生,他说需要做一个侧脑室腹腔分流术,消除脑部积水。”医生的话让陈进忠对于小儿子的康复又燃起了希望。然而在小儿子的身上他们已经花费了约50万元,对于靠做煤矿工人和种植茶叶为生的夫妻俩来说,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来继续治疗,昨日他们为小儿子办了出院手续。

  看望小叔子 大儿媳遇车祸昏迷

  “家里有一个植物人就已经很不幸了,谁知道我的儿媳妇也遭遇了车祸。”陈进忠摇着头,眼睛里泛着泪花,“去年12月31日中午,我大儿子夫妻俩回老家看望小儿子。”当天下午,大儿子陈溪龙用电动车载着媳妇准备回安溪县城时,不幸发生了。儿子为了避开横穿马路的行人,急忙刹车时,儿媳妇从车后座摔到水泥地上,撞到了头部,送医院后也是一直昏迷不醒。

  2月5日,大儿媳已被转到福州协和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医生说她有康复的希望,但花费可能会比较高。之前医药费已经花了二十几万元,哪里还有钱继续治疗?”

  连遭不幸 赔偿金都没着落

  据安溪县交警大队经办民警小陈介绍,陈溪木的同学当时只持有摩托车驾驶证,属于准驾不符的情况。小陈说,那辆车是他同学找大舅子借的,当时陈溪木的家属与他同学的家属双方已签订了事故认定书。

  陈进忠表示,儿子的同学已在车祸中死亡,又是家中独子,“他父母很伤心,而且他们的家庭情况也不好,如果被索要赔偿的话,他们也拿不出来啊”。

  为此,记者采访了福建刺桐律师事务所的刘清洁律师。“这种情况下陈溪木是可以获得赔偿的。”刘律师认为,交警做出了事故认定,而且该事故属于单方事故,驾驶员(即陈溪木的同学)应该承担全部责任,陈溪木有权要求赔偿。

  其次,陈溪木同学的大舅子也有过错,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刘律师表示,车如果交保险的话,也可以从保险公司获取赔偿,“但是合同中如果有保险免责条款,即驾驶员无驾照行驶出事故可免责,保险公司可以不给予赔偿。”

  而对于陈进忠大儿媳的案件,刘律师认为,首先可以由交警作出认定,如果交警难以认定的话,家属方面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横穿马路的路人赔偿,“但前提是得有足够的证据。”

  不放弃希望 企盼热心人帮助

  陈进忠一边用针管将食物通过胃管让小儿子吸收,一边说,当他在煤矿工作的时候,小儿子会为他做好饭菜;大儿媳也很乖巧,曾做过义工服务,出事之前,她还有着5个月的身孕,如今已引产了。

  “现在小儿子每天的花费都要500多元,而大儿媳每天要花2000多元,但现在家里的存款、借款都用完了。”陈进忠说,如今小儿子和大儿媳还需要继续治疗,只要有一丝能够治愈的希望,他就不会放弃,“希望热心人士能伸出双手,帮助我们走出困境。”

  截至记者发稿时,陈溪木的病情稍微有所好转,洪思瑜对来自外界的疼痛也有所反应,但两人都依然处于昏迷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