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男子喝联邦止咳露喝上瘾 一天喝10瓶4年耗了几十万
来源:厦门网-厦门商报  2012年02月08日07:41

  厦门网-厦门商报讯 (商报记者 林桂芬 通讯员 张大勇)因为无聊,在损友引诱下,他迷上了喝联邦止咳露,一喝就是4年,最多时每天喝10瓶。昨日,主动来厦门仙岳医院求医的泉州小伙黄安(化名)向记者讲述了他喝止咳露成瘾的经历。他说,希望同龄人不要像他一样走错了路。

  喝联邦止咳露上瘾

  黄安很年轻,身高170CM左右,微胖。他说自己只有24岁,虚胖,体质很弱,只要稍微一运动就全身冒虚汗。

  2008年,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黄安无事可做便帮妈妈看店。“那日子太无聊了!”黄安说,当时身边的好朋友都到外地去了,他没有玩伴,不小心交上一些损友,“他们都在喝联邦止咳露”。

  跟这些损友第一次出去玩,在他们的引诱下,出于好奇黄安喝下了半瓶联邦止咳露,之后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令黄安欲罢不能。

  最高峰一天喝10瓶

  第二天,黄安跑去药店买了一瓶联邦止咳露,又喝下了半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每次喝的量越来越大,从一天喝半瓶,逐渐增加到一瓶、一瓶半、两瓶……最高峰时一天喝10瓶。

  在他的“邦瘾”逐渐加大的同时,联邦止咳露的价格也随之上涨,由原来一瓶12元逐渐涨到现在的60元。

  黄安说,当时家里没有对他进行经济管制,“我口袋里有的是钱,涨多少我都买得起”。

  “在南安,到处都能买到这种药,连水果店都在卖。”黄安说,在当地沉迷于喝联邦止咳露的人不在少数,大多是像他这样的年轻人,他表弟也在喝。

  因为频频买药,市区所有药店的老板黄安都认识,有时候身上没带钱,他照样也能赊到。“这些老板有时候也会假惺惺地劝我不要喝,但他们眼里始终只有钱,照样一瓶瓶地卖给我。”黄安说。

  4年耗费几十万元

  前年冬季征兵,黄安的表弟去应征,体检时“露了馅”。由于黄安与表弟关系密切,家族里的长辈开始怀疑黄安染上“邦瘾”。后来,黄安两次被父母送到广州去戒“邦瘾”。但是一回到南安,开车经过药店时,黄安便会控制不住地进药店买联邦止咳露喝。

  黄安说,他也知道这药不能乱喝,也曾尝试着不喝,但不喝全身就冒冷汗,“跟水龙头的水一样,哗哗地流”,用不了几分钟全身就会湿透,整个人非常烦躁,坐立不安,但只要一喝下去,人马上就舒服了。

  黄安说,很多次他一手拿着联邦止咳露往嘴里灌,一边泪流满面,觉得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亲人,但又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痛苦万分。

  “喝这个东西,家里至少被我毁掉了几十万元!”黄安说,喝这种东西的人会变得很懒惰,不讲卫生,不求上进。他意识到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于是主动要求父母亲把他送到仙岳医院来治疗。

  仙岳医院医生:厦门近两年出现“邦瘾”患者

  厦门网-厦门商报讯(记者 林桂芬 通讯员 张大勇)“厦门近两年才开始出现‘邦瘾’患者,有厦门本地的,也有周边地区的,以青少年为主。”昨日,仙岳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副主任医师夏玉平告诉记者,去年海沧有一个村就陆续有10多名“邦瘾”患者来就诊。

  夏玉平说,联邦止咳露含有磷酸可待因,属于中枢性镇咳药,具有较强大的镇咳和镇痛功能,其作用强度为吗啡的四分之一,能起到兴奋呼吸中枢神经的作用,大量服用会产生快感和幻觉,出现晕眩、心跳过速等不良反应,长期饮用会上瘾。所以大量喝“联邦”跟吸食毒品一样可怕,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