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四川四姑娘山失踪福建游客遗体找到 疑从700米高坠下
来源:华西都市报  2012年01月29日22:46

  最新消息

  遇难者遗体找到 疑从700米高坠下

  记者昨晚联系了救援队成员,了解了整个搜救过程。“昨晚在三峰附近的海拔4700米处,我们已经发现了山上有滑坠的痕迹。”救援队成员说,昨日凌晨,由张秋华、张建军等景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当地村民、山地救援队队员组成的救援队,从长坪沟出发向邓之肋(音)区域搜救。

  “我们在海拔4700米的区域继续搜寻,在下午3点30分左右,发现了一件蓝色外套。”救援队成员说,衣服旁边的雪地上,还有一些血迹。顺着血救援队伍上山搜救迹继续寻找,救援队成员在10多米开外的地上,找到了一具尸体。“经现场初步判断,这具尸体是从700多米的高空下滑坠的,和杨某所说的意外发现地在三峰峰顶附近,是相吻合的。”

  下午4点过,救援队开始将尸体往山下搬。途中,参与救援的队员也不断加入帮忙,一同进山搜寻的杨某也在其中。晚上8点左右,救援队将尸体运出景区。经杨某和公安机关初步确认,死者系福建籍男子陈致。

  他的家属

  今日将作最后确认

  而陈致的父母、舅舅、叔叔4人前晚6点多接到了消息,昨日上午8点已经坐飞机由福建赶到成都。陈致的母亲很伤心,昨日记者和她通电话时泣不成声。她“心情很糟”,但仍向帮助搜救的好心人们表示感谢。

  昨晚陈致的家属也同步得到了尸体下山的消息。由于旅途劳累加上高原反应,他的家属没有到现场。“明天一早,我们会去做最后的确认。”陈致的舅舅夏先生说。至此,四姑娘山管理局派出的6批搜救队共45人全部安全返回,搜救工作结束。在整个救援过程中,除了救援队的努力外,壹基金救援联盟也提供了帮助。

  他的人生

  刚刚领到首份工资

  夏先生告诉记者,24岁的陈致去年才大学毕业,刚刚考上公务员,春节前领到了工作后的第一笔工资。春节刚好有几天假期,陈致就说要到四川游览。1月22日下午,他从福建顺昌坐火车来到四川,在火车上度过了除夕之夜。

  此后直到上山前的每一天,他都会打电话给父母,有时问候家里人新年快乐,更多的是和母亲聊聊他在成都和四姑娘山的见闻。谁知前日下午6点多,家人就接到了他跌落山崖的消息。

  夏先生说,陈致并没有专业的登山经验,离家前说要去“看雪山”。“他到四川后打电话,又说是要去登雪山,本来他母亲很担心,他说登山向导是一对一的服务,她才放心。”夏先生说,陈致是会计专业,平时做事很仔细,家里人对他自己的安排都比较放心。他们因为在福建,对雪山也不了解。“我推测,陈致当时是想挑战自己。”

  对话当事人

  向导:我小解一转身他人就不见了

  从意外发生到救援全过程,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杨某都参与了。在杨某下山后,记者通过电话,和他进行了一番对话。

  华西都市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你和陈致是如何上山的?

  杨某(以下简称杨):陈致说想登山看看,我比较熟悉山里的地形,就带着他一起去了。我们是凌晨2点过从登顶营地往上走,在离峰顶还有300多米的地方出事了。

  记:出事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杨:我当时对陈致说想解手,就转过身去。等我转回来,发现陈致已经滑下去了。

  记:出事后你做了什么事?

  杨:山上风很大,我一下子就看不到陈致了。我马上给景区管理局报告了这件事,之后也参与了救援。(陈致的)尸体也是我帮忙抬下来的。

  记:你对自己的违规行为是怎样看的?

  杨:我两天没怎么休息了,刚抬尸体出了景区,现在很疲惫……(之后杨挂断电话)

  记者调查

  登山未申报向导无资质

  记者从四川省登山协会了解到,陈致于1月25日到位于四姑娘山景区附近的杨某家中住宿,1月26日进入长坪沟景区游览,但没办理从事户外活动的相关手续,也没在四川省登山协会和四姑娘山景区管理局办理登山许可证,甚至都没有购买景区门票。经调查,自称导游的杨某其实也没有高山协作资格证和向导资格证。两人属于典型的偷登行为。

  据四川省登山协会负责人介绍,偷登已经成为中国登山户外运动的一个顽疾,2001年至今,偷登造成的山难事故已经占到山难事故的85%以上。

  二十多支登山队 仅4支申报

  今年春节期间,仅有4支登山队伍向四姑娘山景区申报,但据当地向导介绍,至少有20支队伍目前在四姑娘山景区进行登山活动,非法登山占到80%以上,偷登情况非常严重。

  目前,在户外运动方面还没有完全适当的法律条文。尽管在2010年,中国登山协会发布了《中国登山协会登山户外运动俱乐部管理办法》,但主要从“服务、引导”的角度出发,规范登山户外运动行为,从管理的角度来说,还不够全面和规范。

  2011年10月发生的四姑娘山驴友违规穿越事件,推动了四川省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出台。省登协副秘书长介绍,省登协已经开始着手修改《登山管理办法》。其中就涉及到对违规登山和违规徒步穿越等行为的处罚。修改后的《登山管理办法》已经上交省体育局,预计新的条款很快会出台。

  编后

  登山运动 拒绝感性冲动

  仅仅过了三个月,我又再次面对四姑娘山登山事故稿件。上次14名驴友违规穿越,最后幸运脱困。但这次幸运没有再次降临,一个刚刚拿到人生第一笔薪水的花样男孩就这样离开了。

  我想,除了制度上需要逐步完善外,作为一项小众化的、危险性高的特殊运动,登山中更多的要靠驴友们的自律,与大自然相比,人永远是渺小,茫茫山川中,制度更多只能是形成一种事后的制裁,所以登山爱好者必须对自己负责。

  而要形成这种自律,我想需要对我们的“登山文化”进行矫正。在一次次的事故报道中,我更多地体会到的是登山爱好者们的“冒险精神”和“个人英雄主义”,感性的冲动支配着他们的疯狂,我并不否认冒险精神是户外运动应有的元素,但我想这样的感性应该被一种理性健康的登山运动精神包裹。

  事故遇难者陈致怀揣着“看雪山”的梦想,在出事前临时购买了登山装备就向四姑娘山发起了冲击,可想登上5000米的高山在他眼中和逛杜甫草堂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面对频发的安全事故,四姑娘山管理机构在海拔4800米以上到接近顶峰的地段,花费20万建起了一条500多米的钢铁护拦,有的登山者说,这条护拦像是在美丽姑娘的脸上割出的一道血痕。但我想,频频遇难的违规登山驴友,更像是四姑娘山留下的一滴滴血泪。只有我们每个人都保持一颗对雪山的敬畏之心,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才不会让四姑娘山继续流泪。

  四姑娘山近年山难回顾

  ●2008年9月,搜狐网户外频道高级编辑鲜文敏和当地高山向导罗忠荣在骆驼峰遇难。

  ●2009年6月,中国职业登山向导、攀冰教练李红学进入四姑娘山长坪沟后失踪。

  ●2009年7月,一支11人的登山队在攀登骆驼峰时遭遇山体落石,一名高山协作遇难。

  ●2009年10月,4名俄罗斯游客在四姑娘山遭遇雪崩,2人被埋。

  ●2010年8月,一日本游客在四姑娘山双桥沟野人峰攀岩时被落石击中。

  ●2011年10月,14名驴友在穿越四姑娘山时失去联系长达13天。

  本组稿件由华西都市报记者刘建李鑫王浩野采写

  图片由四姑娘山管理局提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