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南安一钢厂老板神秘失踪 欠债总额或超两亿(图)
来源:东南网-海峡都市报闽南版  2011年12月15日08:38
昔日繁忙的厂区,如今已经冷冷清清昔日繁忙的厂区,如今已经冷冷清清

  东南网-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讯(本网记者 林淑芳 谢向明 文/图)由于煤炭供应商、民间借贷人、银行等同时催款,12月3日,福建金锋钢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锋钢业”)法人代表陈鹏水神秘失踪。知情人士透露,陈鹏水欠下至少5家银行的逾8000万元贷款和数额庞大的民间借贷,总额可能超过2亿元。事发当天,南安梅山镇政府紧急介入,垫付80多万元员工工资,并派人员保全公司财产。目前,梅山镇政府正在协调与陈鹏水进行互保的企业,重组金锋钢业。

  煤炭供应商追债 陈鹏水神秘失踪

  昨天上午,在南安梅山镇新蓝村新蓝工业区,金锋钢业的厂区冷冷清清。在金锋钢业的办公楼和宿舍,为保全公司财产,梅山镇政府临时贴上了封条,日期为12月3日。据了解,就在贴封条的当天,数十名债主来公司讨债,陈鹏水神秘失踪,至今没人能联系上。

  前来要债的第一家煤炭供应商,被指为陈鹏水失踪的导火线。“12月1日,陈总还来发工资,2日也正常上班,3日突然来了4辆煤车,说是来找老板要债的。”金锋钢业的门卫说。

  据金锋钢业的员工回忆,12月3日那天听到风声后,许多债主陆续赶到厂区,有人甚至想把钢材搬走,他们赶紧开来一辆挖土机挡在大门。

  当天下午,梅山镇政府紧急派出5组人马,进驻金锋钢业。镇政府首先解决了工厂100多个工人的安置问题,垫付80多万元员工工资,并派专人保全公司财产,还设立债务登记处,受理债权人的债务状况登记。

  在外大幅投资亏损 导致资金链断裂?

  设立于金锋钢业办公楼的债务登记处,工作人员每天都要接待大量来访的债主。就在记者前往新蓝村采访的12日和14日,都遇见了前来打探情况的债主。在债务登记表上,记者看到,12日当天,就有七八个债主的登记信息,大部分是煤炭、起重机的供应商,单笔债务金额在200万~400万元之间,当天登记的债务总额约1000万元。

  “从登记第一天开始,每天几乎都是这个量。”工作人员称,由于登记表每天都要上交镇政府,所以具体总额并不清楚。但金锋钢业的厂房、设备等都已抵押给银行。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陈鹏水的债务金额可能超过2亿元,这其中包括超过5家银行的逾8000万元贷款,以及近1.2亿元的民间借贷。对于这一说法,梅山镇政府党政办相关人士回复称,目前涉及银行的贷款本金(不包含利息)确实将近8000万元,但具体数额还在统计中。“有人来登记500万元,难道就真的是500万元吗?”新蓝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也否认了民间的说法。

  陈鹏水借贷的巨额资金,到底去了哪里?除了金锋钢业,坊间盛传陈鹏水在龙岩等地大幅投资,其参与投资的龙岩一家制铁厂,总投资需6.8亿余元。对于这一说法,新蓝村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陈鹏水的资金都投到了金锋钢业的厂房、设备,前往龙岩投资的并不是他。但该负责人也说不清楚,陈鹏水是否有将资金投资到其他领域。

  【背后】 互保漩涡

  除了直接债务,一份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也将陈鹏水牵扯其中。根据该调解书,截至去年11月21日,松立带钢公司结欠某银行贷款本息近1.6亿元,包括陈鹏水在内的另外9被告是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对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调解书中还提到,在前者所有贷款本息还清之前,所有担保人的担保责任均不能解除。

  陈鹏水更大的光环来自于“福建省松立集团”的背景。而这,也是许多人愿意借钱给他的原因之一。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松立集团注册资本达2.28亿元,主营86系列高级开关、插座、高频焊管、镀锌管、热轧带钢等的生产。松立集团目前登记在册的法人代表正是陈鹏水,出资额达7200万元,为第二大股东。记者就此事向梅山镇党政办求证时,对方回复称,经过了解,陈鹏水此前确实入股松立集团,并当过高管,但后来已从集团退股,只是未在工商部门作变更,此事与松立集团没有关系。

  “这些企业之间都有互相担保。”新蓝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说,比如在金锋钢业资金紧缺时,松立集团曾为其做担保向银行贷款,而金锋钢业同时也替松立集团担保,几家企业之间相互担保。

  但这条互保的资金链,却在陈鹏水出事后变得格外危险。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目前最令当事人担忧的是,如果金锋钢业最终无法偿还贷款,互保的几家企业则无法免责,必须承担各自相应的担保责任。

  【进展】当地政府正协调企业重组

  “订单供不应求,要提前付款才给发货。”在员工眼里,金锋钢业的生意一直很好。公开资料显示,金锋钢业注册资本1588万元,主业生产冷轧带钢、五金配件及装修配件,在新蓝工业区拥有70亩的土地使用权,1万多平方米专用重型工业厂房及配套相关的办公、生活住房。

  在新蓝村,陈鹏水在村民里的口碑极佳,公开资料显示,陈鹏水曾当选梅山商会常务副会长。“如果他为人不好,那么大一家公司,出事后工人会不闹事?”新蓝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说,事发后,公司内部没有丝毫混乱。陈鹏水也比较热心当地的公益事业,捐了不少钱。

  12月3日至今,随着陈鹏水的失踪,金锋钢业也暂时停产。梅山镇政府党政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在联系几家与金锋钢业互保的企业,帮助金锋钢业进行重组,恢复生产。只有企业开始正常运作,所欠债款才有可能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