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残杀15名的士司机嫌犯泉州落网 全身上下只剩500元
来源:泉州网-东南早报  2011年12月07日07:51

 ●云南昆明

    2001年1月10日至2月7日 28天杀害9名的士司机

    2001年1月10日晚,在楚雄市抢劫出租车司机李天荣并将其杀害。

    同年1月11日,在楚雄市抢劫夏利车驾驶员张朝智,并将张杀害。

    同年1月17日,在昆明杀死面的司机苏林。

    同年1月28日,在昆明杀害面的司机蜂前荣。

    随后又杀死面的司机周末。

    同年1月29日晚,在昆明杀死面的司机邓智。

    同年2月6日晚,在昆明市杀死面的司机李开庆。

    同年2月7日晚,在昆明市杀害面的司机樊则明。

    当晚又杀害面的司机卢顺。

    ●贵州贵阳

    2001年2月11日

    杀害的士司机1名

    2月11日晚,流窜到贵阳市,杀害夏利出租车驾驶员赵栋武。

    ●重庆

    2001年2月13日至2月18日 6天杀害4名的士司机

    2001年2月13日晚,在重庆电镀厂附近垃圾场,抢劫杀害年仅22岁的出租车司机王东驾。

    同年2月15日晚,在重庆南桥寺附近,杀死出租车司机方正。方正共身中19刀,脖子几乎断裂。

    同年2月17日晚,在沙坪坝区窖湾小学附近,抢劫杀害的士司机刘发强。

    同年2月18日晚,又在重庆电镀厂附近垃圾场,抢劫杀害的士司机杨安槐。

    ●浙江台州

    2001年2月26日

    2月26日晚,3人逃离重庆,返回叶永华的老家浙江,在台州市杀害桑塔纳出租车驾驶员李庆华。

    2001年3月2日凌晨,重庆警方在浙江温岭市警方的配合下,将叶永华、彭家宏、罗庆华3名歹徒抓获归案。

 

◆对话嫌疑人

    “我这不是小事” 肯定躲不过去

    昨日,在开元派出所,记者与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何某进行面对面谈话,刚开始他显得排斥和拘谨,后来说到悔恨处流下了热泪。

    问:是否想过投案?

    答:想过。通过你们的报纸和电视,我知道警方追逃的“清网行动”。

    问:为什么不主动投案?

    答:很多因素吧……女友算一个吧,她怀孕了,我投了案她怎么办?

    问:不投案,难道能逃过法网吗?

    答:嗯。我知道,像我这样的案子肯定躲不过去。

    问:现在什么心情?

    答:什么都有。后悔,也踏实了,该来的都来了,不再提心吊胆。

    问:逃跑很苦吧?

    答:东躲西藏的日子很难受。去年,我骑助力车和人家的车撞上,当时就昏过去,也不知道是谁把我送到医院。我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星期,但是我不敢报警,不敢向人索赔,打电话给父亲,让他寄钱治疗,花了四万多元。

    问: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是否想到结婚?

    答:谈过,但没有成。因为潜逃结不了婚。

    问:和女友谈过你在昆明杀人的事吗?

    答:我讲过曾在昆明犯案。

    问:想对女友说什么?

    答:让她面对现实,我这个也不是小事,让她忘掉我,不要再等了。求求你们帮帮忙,给她找一份工作。她什么都不懂,她平时都很依赖我,我给她做饭。

 

◆对话嫌疑人女友 “我曾劝他自首”   

    何某被抓的那一刻,他的女友洪某觉得世界仿佛静止了。直到民警将何某带走,她才反应过来。

    网上相识成“知己”

    2009年,喜欢在网上下棋的洪某与何某通过网络认识。一开始,两人只是棋友。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在QQ上熟络起来。“我们的命运都不怎么样,从小到大都很坎坷。我们身上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这也许是我们无话不说的原因。”洪某说,不论是开心还是难过,她都可以和何某分享,何某是她最好的朋友。

    但何某一直没告诉洪某他杀过人。去年,何某出了严重的车祸,昏迷了一天才醒过来。事后何某告诉洪某,原本他打算死了算了。不明所以的洪某只是回了一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永远支持你。洪某说:“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我的女儿和他这两个亲人了。”

    “那一天发生的一切我永远也忘不了。”今年4月4日,洪某带着女儿从广东到泉州找何某。之前,两人通过视频见过两三次。下车前,洪某给何某打了个电话后,手机就没电了。来接站的何某找了几圈也没看到洪某。洪某在站台上看到何某的身影后,她一眼就认出来。

    之后,何某骑着电动车将洪某载回家。当天中午,洪某帮着洗菜,何某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有鲈鱼、虾、竹笋,还有菠菜,当时我还嫌弃他做的菠菜太老了……”回忆起那天的温馨,洪某泣不成声,但她当时并不知何某所犯之事。

    “我曾劝他自首”

    后来,两人又到广东打工。今年10月,洪某怀孕了。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几天后,何某给洪某打了个电话说老家有急事后就不见了。之后,洪某怎么也联系不上何某。

    杳无音讯数日后,何某终于在一天深夜登录QQ,两人进行了深入的交谈。那时,何某将十多年前的命案和盘托出。“我也没办法描述我知道这事时的心情,”洪某叹了叹气,“我劝他去自首,我告诉他不管多久,7年、8年我都会等,但是他说不可能那么简单。”

    洪某想为何某生个孩子,这样即使何某被抓了,至少在外面也有个孩子在等着他,给他个盼头。但何某的家人一直没同意何某自首。“他家人害怕万一他出了事,我无法照顾两个小孩,所以也不同意我把孩子生下来。”半个月前,何某带着洪某到常泰一家医院将孩子引产。

    “被抓之前他总会说,生活过得很累,想要回老家安安静静地过日子。那时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活得那么累。后来知道了原因,我明白了他的苦。其实最难过的人不是我,是他。”停了许久,洪某说,“现在他进去了。” 

    □早报记者 刘波

    陈彦琳 王盼琛

    通讯员 康志福 文/图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