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断人手掌强收卖淫女保护费 泉州霞淮街黑老大受审
来源:泉州网-泉州晚报  2011年11月27日12:18

  提起去年11月30日晚上,发生在泉州市区泉秀街南淮路路口提着断掌进服装店求救的一案,不少市民还记忆犹新。目前该案有了最新消息,丰泽区法院近日开庭审理此案,曾某金等13人过堂受审,其中8人涉黑,另外5人涉嫌窝藏等罪。

  据检方指控,以曾某金为首的涉黑组织在泉州市区霞淮街一带向站街的“卖淫女”收取“保护费”,还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实施故意伤害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谈[断掌血案]案发

  给黑老大女友送毒 遭报复手掌被断

  一起凶残的血案,让曾某金等人走到了穷途末路。

  曾某金与女友陈某卿租住在泉州市区某酒店。去年11月30日晚上7时许,曾某金回到房间内,发现丁某带海洛因让其女友陈某卿吸食,便要殴打丁某。陈某卿出手将曾某金拦下,丁某才得以逃脱。

  曾某金为泄愤,遂致电李某辉和吕某松,让李某辉火速召集一帮人来殴打丁某。李某辉不敢怠慢,当即叫来了朱某晖、朱某。朱某晖又叫了一帮“小弟”。这伙人携带2把砍刀来到酒店,与曾某金和吕某松会合。

  10多人分头寻找丁某,他们在酒店一楼大堂发现了丁某的踪影。这伙人将丁某架到大厅外,对其进行围殴。丁某挣脱后往泉秀街跑去,朱某晖和朱某各持1把砍刀紧随其后,挥刀乱砍丁某。

  丁某伸手左挡右挡。朱某晖持砍刀狠命地砍向他的左手,这下,彻底将丁某的左手掌砍断。丁某忍着剧痛,用右手抓起断离的左掌,跑进附近的一家服装店求救。说完话,丁某就瘫倒在地。

  曾某金等人看到丁某向他人求救,才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丁某的左手掌完全断离,系重伤。

  丁某被紧急送往东南医院手术。经医生检查,丁某除了左手断掌外,身上还有十多处刀伤,左耳朵被砍得只剩一层皮连着,鼻子也被削去一块肉。由于失血过多,他到医院时已处于休克状态。医生为他连续做了8个小时的手术,才将他从死亡线拉了回来。

  丰泽警方接到报案后,迅速介入调查。

  闹市区发生这样凶残的血案,社会影响恶劣。该案引起了泉州警方高度重视,抓捕涉案人员成了当务之急。

  这起血案,加速以曾某金为首的涉黑组织的灭亡。

  >>追捕

  藏匿凶嫌陆续被抓 涉黑组织覆灭

  知道闯下大祸的曾某金慌了,四处逃窜。

  当晚,曾某金在曾某的帮助下,与女友陈某卿在南安市丰州铁路桥下会合后,先是到附近的山头躲避风头,紧接着到泉州开发区一朋友处躲藏。

  而吕某松则于案发当晚跑到晋江东石镇一处旅馆,次日,他潜回泉州市区找黄某双。杨某武知道后,还宴请吕某松,为他压惊。

  去年12月3日下午,吕某松到圣墓找在该处担任保安的张某德,觉得此处有利躲避,便叫曾某金也来躲藏。当日下午,曾某金和女友赶来与吕某松会合。12月5日下午,三人又到石狮市一处租房藏匿。

  12月7日,曾某和黄某双在霞淮街被警方抓获。12月18日,曾某金和女友、吕某松在石狮市被抓。其余8个被告人也陆续被抓。

  至此,这个涉黑组织彻底覆灭。

  [涉黑经历]

  组织拉拢网罗小弟 分工明确有纪律

  那么这个组织是如何发展壮大的?

  这还得先从曾某金说起。曾某金出生于1970年,湖南人。曾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刑满释放后,他不思悔改,召集了一帮湖南人,继续为非作歹。

  根据丰泽检察院的指控,2008年以来,曾某金以向卖淫女收取“保护费”、在赌场放高利贷等非法行业为依托,先后纠集、网罗了曾某、黄某双、李某辉、吕某松、刘某、朱某晖、朱某、何某等组织成员。逐渐形成了以曾某金为组织领导者,以曾某等人为骨干成员,以朱某晖、朱某等人为一般成员,人数众多、结构分明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曾某金为树立权威,达到管理、控制该组织成员的目的,恩威并施。他通过金钱利诱、利益共享的方法拉拢手下,规定其组织成员所带的卖淫女无需交纳“保护费”;除花钱供组织成员吃喝玩乐外,还租房让朱某晖、朱某等人居住,对因违法犯罪被司法机关处罚的该组织成员,曾某金到监所“慰问”,他利用其名声和社会控制力,为骨干成员充当后台,并在幕后操控。

  据悉,该组织虽然没有制定明确的组织章程,但在内部有明确的分工,并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曾某金规定,“老大”有事要随传随到,在霞淮街发生的事情要向他汇报,不可擅自做主;组织成员之间要团结,有事要互相帮助,一致对外;要严守组织的秘密,个人被抓,不能出卖其他人;该组织成员要按组织规定居住在霞淮街附近,以便有事火速赶至现场,若要离开泉州需得到他及骨干成员曾某等人的同意。

  聚众盘踞霞淮街 强收卖淫女“保护费”

  地盘

  霞淮街是这个组织的主要活动地盘。他们的霸王作风,也让在此出卖肉体的卖淫女痛恨不已。

  2010年3月至4月间,曾某金多次带领曾某、黄某双及数十名“小弟”在霞淮街四处走动,公然声称该地盘已由他们占领。曾某和黄某双在曾某金的指派下,要求在该处站街的卖淫女每月缴纳200元至1000元不等的“保护费”,对拒不缴纳的卖淫女实施威胁、殴打行为,并禁止她们在该处接客。

  曾某金等人向“小姐”强制收取“保护费”,触到了一个绰号叫“海军”的“鸡头”的利益。当时,“海军”带着一些卖淫女在霞淮街站街卖淫,交“保护费”无疑会减少他的利润,他与曾某金发生纠纷,约定在霞淮街斗殴解决。双方各带了一帮人在霞淮街某超市“谈判”,看到曾某金一方人员众多,“海军”只好服软,被迫答应交纳“保护费”,双方才没打架。另一个“鸡头”吴某才最后也被迫答应向曾某金一伙交纳“保护费”。

  对不听话的“小姐”,这伙人绝不放过。2010年8月18日晚上,曾某、黄某双在霞淮街向卖淫女王某索要每月500元的“保护费”。遭王某拒绝后,曾某勃然大怒,对她进行殴打。9月23日晚,曾某和黄某双再次到霞淮街,采用威胁、殴打的手段逼迫王某就范。王某被打后,向男友求助。男友打电话威胁曾某二人,并约定在霞淮街某超市门口斗殴。两人向曾某金请示得到同意后,纠集了吕某松、刘某等10多人,来到王某站街的地点,欲与王某的男友纠集来的人“一决高下”。王某怕出大事,以自杀相要挟,曾某等人才离开现场,一场火拼才得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