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惊恐逃亡5年不如自首心安 公安部B级通辑犯近日自首
来源:泉州网-东南早报  2011年09月24日09:52

  本报讯(记者 许钹钹 林加华 通讯员 张益坚) 5年多不见的儿子终于踏进家门,阿海的父母泣不成声。当晚,他们守在儿子床边,整整一夜无法合眼。2006年底,在外跑船的阿海,涉嫌杀害船主父子,抛尸大海后逃亡,一逃就是五年。今年9月14日,阿海终于在哥哥的陪同下,到泉港分局南埔派出所自首。

  收获不好被打

  船员杀害船主父子

  “2006年11月14日当天凌晨6点多,弟弟正在船头干活,听见船舱里有打斗声,原来船主又骂了其中一个船员,双方打了起来。”昨天上午,泉港分局召开了“清网行动”新闻发布会,阿海的大哥小施来到现场,他听弟弟说过事发经过。事发时,正是阿海到船上工作的第六天,那时的阿海才23岁。刚到船上时,阿海他们遇上了台风,接连三天没有任何收获。

  “船主在外面欠了一笔钱,捕鱼收获不好,心情就会不好,会出现打骂船员的情况。”警方透露,几名船员原本想绑起船主父子,将船开回泉州再放人,不料船主反抗,船主父子最终被杀害双双抛入大海。

  “我弟弟后来也知道杀了人了,一下吓得瘫坐在船头,不敢正眼往船舱看。”小施说,阿海等人将船继续往前开,海上遇到海警一直不敢靠岸,直到到了霞浦一带船没了油。几个人于是游上岸,拔掉油管,打算让船沉了。当天,阿海什么也来不及和家人说就逃亡了。

  警方多次劝说

  哥哥说服弟弟自首

  还没沉没的船被附近群众发现,群众很快报了警。泉港分局随后介入调查。经查,阿海等8名船员涉嫌杀害船主廖某父子。警方开始频繁做起阿海等嫌疑人家属的工作,希望他们能够劝几名嫌疑人投案自首。

  “5年来,弟弟没有主动与家里联系过。”南埔派出所所长郭荣坤的一笔账,让小施觉得,自首才是弟弟唯一的出路:逃亡五年,如果再逃亡五年,被抓后判个十来年,出来时已经年近五十,人生最好的时光都过去了;如果现在回来自首,争取法律的从宽处理,就算关个十年,出来也还有大好年华。

  但因全家人都没有与弟弟联系过,小施一时无从入手。8月下旬,小施忽然想到阿海一位朋友曾经说过与弟弟有过联系,他便与弟弟的朋友取得联系,请他协助动员规劝弟弟投案自首。

  “每次说起阿海,父母几乎都免不了淌泪,他们不想阿海回来被抓。”在他们看来,只要不被抓,就算在外面逃,能逃一天是一天。小施的那笔账,终于说服了天天为阿海担忧的父母。

  老板送他回家

  印象“很乖很能干”

  通过阿海的朋友,小施终于联系上了阿海。电话中,小施将民警的苦口婆心都传达给了阿海。“第一次电话联系,他脚刚好受伤了,怕家人担心,没立即答应回来,但我能感觉到他心动了,他说考虑一下。”过了几天,小施再次拨通阿海的电话,终于,阿海答应回家了。

  9月14日凌晨2时多,施某海回到阔别5年的老家。一见阿海,他的父母立即泣不成声。送阿海回来的,是他在成都工地的老板。原来,老板是厦门人,之前知道阿海“犯了事”,却不知道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从阿海口中得知真相时,老板吓了一大跳,他想送这个平时“很乖很能干”的员工回家看看。他还告诉阿海,“出来了,还找你合作”。

  几年来,阿海一直在成都工地上当水电工,至今没有结婚,孤身一人。

  据了解,全案8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已经有7人归案,包括施某海,另一人在逃。

  ■相关新闻

  逃亡15年 不懂回家路

  早报讯 (通讯员张益坚 记者许钹钹 陈祥木)9月15日中午,吃完午饭与亲人告别后,刘某便跟随泉港分局骆东明副局长一行人到办案中心接受审查。至此,15年前在泉港后龙发生的一起一死一伤命案顺利告破。

  挥刀致人一死一伤

  1996年4月7日晚,泉港后龙发生一起命案,本地男子刘某勤与人发生争执后受伤害,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同时还有男青年刘某英受伤。案发后,泉港分局刑侦大队和后龙派出所组织民警侦查,发现后龙男青年刘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但他已逃之夭夭。

  据了解,死者刘某勤因与堂弟刘某延为琐事发生纠纷,继而引起打架,刘某延的大舅子刘某等人闻讯后赶到现场,后又与刘某勤和刘某英等人发生争执。在争执中,刘某持刀伤害刘某英、刘某勤,致刘某勤死亡和刘某英受伤的后果。

  难舍家人声声呼唤 

  案发后,泉港分局多次组织民警深入广东、海南等地追捕,但迟迟没有发现刘某的踪迹。今年“清网行动”以来,泉港分局把刘某作为第一号重点追捕对象。警方先后走访刘某的弟弟和朋友,劝说刘某投案自首。

  “现在有很好的法律从宽处理条件,如果你继续潜逃,全家人的心情都跟你一起受累呀!再说父母年纪大了,盼望能见到你。”听到弟弟和亲人声声唤回,身强力壮的刘某当即瘫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表示考虑投案自首。

  返家不认家乡路

  9月14日凌晨4点多,刘某从海南一路辗转,终于搭车返回泉港了。一到泉港汽车站,看到家乡变化巨大,特别是以前没有路的地方有路了,潜逃已久的刘某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他只好雇乘摩的回家。

  见到阔别已久的父母,刘某百感交集。“回来就有希望。”面对亲人的宽慰,刘某如释重负,与亲人团聚8个多小时后,他就投案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