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烈日下街头煮粥老人身世之谜(图)
来源:东南快报  2011年08月22日09:06
煮粥老人所说的话在微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煮粥老人所说的话在微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抱花花
这样令人心酸的画面,让无数的读者和网友都感慨不已。
这样令人心酸的画面,让无数的读者和网友都感慨不已。

  一手撑着把破伞,一手往炉子里加柴火,在福州街头38°的高温下,70多岁的秃顶老人陈秀华,坐在人行道的树下,用“最原始”的方式煮白粥喝。这样令人心酸的画面,让无数的读者和网友都感慨不已。

  热心的吴女士打进本报热线,想要资助老人家;东快网友建议“找到他的家人,或者让老人有个归宿”……老人吃睡街头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他是孤身一人,还是儿女不孝?

  老人亲口讲述了自己既传奇又令人同情的遭遇。同时记者联系上了老人户口所在地——长乐市潭头镇文石村的陈村长和调解会陈主任。

  令人惊奇的是,老人和村官的说辞,大相径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请往下看。

  流浪各地在缅甸竟有套房子

  “我来福州一个多月了。”老人说,每天他吃睡在街上,仅有的家当就是天天带在身边的小推车,放着两样东西,煮吃用的和睡觉用的。

  煮吃的就是一个炉子,一个盛饭的盒子,一个路边捡来的“小水桶”,煮粥时就跟路边的店要点清水。柴火一路看到就捡,用一把生锈的刀劈柴。

  睡觉的工具也都是捡的或人家送的,只有这个小推车,是在台江花了40多块钱买的。“垫背”是用一张很大的红布条,里头缝上些海绵,而“被子”同样是一张红布条,只是没有海绵薄一点。

  “我流浪过好多地方,国内走了一大半,还去过缅甸、越南一些东南亚国家。”去年11月他刚去过江西,“坐火车才16块钱就到了。我睡觉用的两张红布条,就是在那里人家送给我的。”这一个月他都在福州,在广达路、岳峰路、南后街,经常有市民见到他。

  因为和老婆感情不和,经常吵架,1998年他独自到缅甸,2000年还花了17万买了一层300多平方米的房子,“有十几间,用来出租或者做旅社。”由于忙着管理房子,直到2007年他的房子里出了点事故他才匆忙回国,“房子还在,但暂时不打算去了”。

  这17万买房子的钱是哪里来的?老人说,以前家里经济还可以,年轻时做生意也有赚钱。

  那老人现在身上还有钱吗?“没有,一分都没有了。”老人说,自己得过肺病,还有肾结石等,看病把钱花光了。

  “给我一口饭吃,一张床睡,我就满足了”

  老人自称儿女很富裕却一天都没养过他

  老人头脑很清晰,上过小学,会识些字。看过记者名片后,他方肯拿出身份证来。      

  名字陈秀华,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1937年4月6日,住址是长乐市潭头镇文石村新村68号,2007年8月1日办的证件,同年他还办了长乐市老年人乘车证。在福州街头流浪的日子里,他也经常免费乘坐公交车。

  “儿女一天都没养过我,一分钱没给过我。”交谈中老人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他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其中排行老三、老四的儿子和排行老三的女儿,是他亲生的,其余四个是同母异父的孩子。

  “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在长乐,第三个儿子在福州。老四的儿子在英国做生意,很有钱,买了好多别墅和店铺。三个女儿都出嫁了。”老人的长乐老家还有个三室一厅的老房子,“家里只剩我一个人,老伴多年前就去世了,一个人不想回去住。”

  “来福州流浪,主要是来找我儿子。”老人要找亲生儿子老三。他记得老三车牌号的四个尾数是0751,去年他曾到温泉派出所询问过两次,“警察帮我调出来的照片是对的,但住址是假的。”前后找了三四次,都没有找到老三。他曾在当地法院起诉过老三,但法院不肯受理。

  老人的二女儿也很富裕,她的两个儿子都在英国。“上个月,我叫她每个月给我一百块钱,她不肯给。”

  他感慨,自己把七个儿女养大,“两个女儿出嫁时还是我给扶上的嫁车。”但如今却没人愿意养他。

  “我没要求什么,只要儿女们,能给我一口饭吃,给我一张床睡,我就满足了。”老人说出了心底的愿望。

  “他的脾气村里人都了解,你们别信他”

  陈村长说老人几十年都在外流浪

  之后,记者联系上了长乐市潭头镇文石村的陈村长。“唉,这个老人,全国都跑遍了,他的脾气村里人都了解,说的话没人相信。”当问及陈秀华老人时,陈村长果断地说,几十年来,老人都在外头流浪,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

  “那这个老人的老婆去世了吗?”陈村长一听就奇怪了,“他老婆还在长乐,活的好好的呀。”

  “在我们村里,如果儿子不赡养老人,一到法院起诉,就会到村里来了解实情,我们村里也会派人去调解。”陈村长说没听过老人有起诉过儿子的事,村里也没人说他的儿女不孝不养他。

  而村里的调解会陈主任也说,他60岁了,从他懂事起,陈秀华就一直都是在外地,很少回来。“他老婆、儿女都对他没感情了。”陈主任说,老人去儿子家里,全身臭烘烘的,衣服穿的破破烂烂,叫他打扮整齐点也不肯,给他买衣服也不换。“几十年都把自己扮的跟乞丐一样。”

  村里人都传老人身上很有钱,至少有十来万以上。“但是他的一分钱,比他的命还重要。”陈主任无奈地笑了笑。

  陈秀华老人述说的遭遇,与陈村长、陈主任他们作为村干部与老邻居的双重身份,平时了解到的情况,为何相差甚远?到底哪个才是事实真相?记者将与陈秀华的亲生儿子做一番了解,请继续关注本报的追踪报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相关报道:晋安区试点居家养老服务 为孤寡老人请“保姆” 2011-08-19 08:15:40
          视频:城管挥拳殴打老人 引群众愤怒遭围攻 2011-08-18 10:20:49
          老人赤膊上公交遭司机拒绝 双方起冲突均称被打(图) 2011-08-17 07:54:11
          漳州一老人车上突然昏迷 公交直接开到医院 2011-08-14 07:36:16
          架空层“老人馆”麻将打得欢 楼上住户们睡不着(图) 2011-08-05 07:54:01
          视频:重庆90后口对口人工呼吸抢救溺水老人 2011-08-04 11:27:00
          百岁老人受益“助残工程•光明行动” 2011-08-03 11:23:06
          组图:“最美护士”当街为溺水老人做人工呼吸 2011-08-03 11: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