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亲子鉴定近来在厦门很受关注 专家:应该辩证对待(2)
来源:泉州网  2010年09月20日11:15

  北京

  2005年,在中科院北京基因组司法物证鉴定中心所做的3000例亲子鉴定里,有680个孩子不是他们的父亲所亲生的,这个比例达到22.6%。

  广州

  广州中山大学法医系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的统计数据表明,在他们检测的人群中,排除亲子关系的概率曾高达30%。

  德国

  上世纪90年代初,在德国一个小镇上发生了一起强奸案。罪犯作案时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让警方发现他的线索,除了留在女方身上的精斑。

  警方将罪犯范围锁定在小镇上后,为了找到罪犯,就对小镇所有的男子进行了DNA检测。结果除了找到罪犯以外,还发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小镇上15%的父亲抚养的都不是自己的孩子。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一个完整的社会群体进行普遍的DNA检测。

  因此,“15%”这个数据引起了各国专家的广泛关注。据介绍,根据对各国相关文章的检索,15%是各国亲子鉴定检测排除率一个普遍的基准,不同地区的数据都围绕这个基准起伏。

  亲子鉴定 应该辩证对待

  □早报记者 蒙少祥 通讯员 王宇征

  亲子鉴定是非常严肃的一门生命科学,绝大多数鉴定结果将作为司法审判中裁定抚养权、继承权、名誉权的证据,这就意味着亲子鉴定结果可能会影响到一个家庭的幸福与美满,涉及整个社会的稳定及和谐,搞不好还会出人命的。

  人们常说,血浓于水,中国古代就有“滴血认亲”的故事。“滴血认亲”法又称合血验亲法,就是将小孩的血与大人的血液放在一起,如果能融在一起,就是父母亲生的,否则就不是亲生的。这种认亲方法曾在中国宋代的法医著作里记载过。但是这种方法并没有科学依据。

  如今,人们已经可以用亲子鉴定这种方式便捷地确定亲人之间的血缘关系了,通过亲子鉴定来确定两个样本之间的基因是否存在遗传学关系。

  厦门市中心血站曾经接待过一位40多岁的男子,这也是他们接待过的年纪最大的一位。这位男子跟其他几个兄弟长得不是很像,而且行为举止也比较另类,于是,其他几个兄弟非常怀疑他不是老父亲亲生的,为此在家里经常排挤他,令他痛苦不堪。为了证明自己是父亲亲生的,他请鉴定所工作人员上门为他年逾八旬的父母采集血样,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他跟父母存在血缘关系。从此,他跟几个兄弟关系才融洽起来。

  至于寻找失散的孩子,亲子鉴定更是一种不可缺少的手段。

  ■亲情故事

  丈夫患有不育症 一滴血还妻子清白

  亲子鉴定也给一些不自信的父亲带去了解开疑惑的钥匙,厦门就曾经发生过“一滴血还妻子清白”的故事,他们用亲子鉴定技术解开笼罩在一位父亲心中的谜团。

  阿波和妻子结婚多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经过医生检查,阿波患有不育症,妻子生育功能正常。随着时间流逝,两人也慢慢接受了没有孩子的现实。没想到,两人结婚十几年后,妻子意外地怀孕了,最后还生了一个男孩。

  尽管当上了爸爸,阿波却一直闷闷不乐,这孩子是自己亲生的吗?

  一向和睦的小家庭因为多次争吵笼罩了一层阴影。看着孩子,阿波心里五味杂陈:患上不育症已经够窝囊了,妻子竟然又背着自己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阿波实在忍不住心里的疑惑,开诚布公地和妻子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妻子却满腹委屈地坚持称孩子是他亲生的。最后,两人决定带刚出生的孩子去厦门市中心血站做亲子鉴定,好揭开阿波心中的谜团。

  亲子鉴定结果证实了妻子的说法。拿到鉴定报告的那一刻,阿波非常开心,他说多亏了亲子鉴定,否则自己会后悔一辈子。阿波表示一定要弥补曾经对妻子的误解,珍惜这个三口之家。后来,有专家分析认为,阿波曾进行过治疗,不育症可能治好了,而自己不知道,从而造成误解。

  女儿送人又后悔 20年后发动朋友寻找

  20年前,阿华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因为一些原因,在产后没多久,女儿便送人了,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在之后的20年间,阿华对女儿的思念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听说哪里有小孩是抱养的,她一定会仔细打听一番。

  后来,阿华无意间听说厦门周边某个地方有一户人家在20年前曾收养过一个女孩,收养的日期跟阿华当时送女儿的时间非常吻合。激动万分的阿华听了赶紧前往探望。

  当20岁的丽丽站在面前时,阿华越看越觉得丽丽身上有自己的影子,不禁百感交集。为慎重起见,阿华想到了去做亲子鉴定。

  “鉴定结果表明,丽丽跟你没有血缘关系。”面对医生给出的结论,尽管有些失望,但阿华还是显得很平静。

  阿华说:“我有心理准备,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容易找。虽然亲子鉴定结果与自己的期望相反,但毕竟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还是会继续努力寻找自己的亲生女儿。”

  正是因为有了亲子鉴定技术,所以,类似阿华这样的寻亲妈妈才有继续寻找下去的勇气。

  儿子走失多年 亲子鉴定识别真伪

  龙海人阿芳本来有一个20岁出头的儿子,患有精神疾病,发病失踪。两年后,经他人帮助在广东一个地方找到与她的儿子很相像的孩子。但是,阿芳发现“儿子”突然变得很奇怪,只会用普通话称阿芳为阿姨,才失踪两年,闽南话竟然丝毫不会说了,并且家里的亲戚朋友一个都不认识。朋友告诉阿芳不妨到厦门做亲子鉴定。

  阿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儿子”来做亲子鉴定了,鉴定结果出来了,阿芳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原来,费尽心思从广东找到的“儿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虽然亲儿子还没找到,但阿芳还是乐了,“至少现在就可以发动亲戚朋友再找,说不定哪天真找到了”。

  ■访谈

  “绿帽子”:并非亲子鉴定的初衷

  丈夫怀疑妻子有“第三者”,连哄带骗偷偷带着孩子去做“体检”,实际上做的却是亲子鉴定;年轻女孩为了傍上大款,蓄意让自己“意外”怀孕,并以亲子鉴定为要挟,心甘情愿做“二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亲子鉴定似乎变成挖“第三者”、“傍大款”的“专利”。

  “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亲子鉴定在灾难寻亲认尸(如地震)、寻找被拐骗儿童、帮助被强奸女性寻找嫌犯证据等方面,有着非同寻常的社会意义。”厦门市中心血站周娟娟告诉记者说。比如,先前被强奸的女性要找出证据,必须等到孩子生下来,这对受害女性来说,无疑是一种无法承受之痛,现在,通过胎儿DNA鉴定,就可以找到生物学上的“父亲”。

  亲子鉴定作为司法鉴定,更是用来提供客观、科学而中立的物证的。亲子鉴定技术的出现应该是社会的进步,作为一种全新的科学手段,实际上也是亲权鉴定,它最初的目的在于体现知情权,从而解决家庭的信任危机,化解矛盾,而绝非反而成了感情忠贞的“杀手”。

  周娟娟称,对于那些已经懂事的孩子,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带来鉴定,无论是婚生还是非婚生的孩子,如果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来做亲子鉴定,对他们都是一种伤害。

  在许多人看来,亲子鉴定的最直接目的,就是检验配偶(确切说就是妻子)是否忠诚。男人们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怕流血牺牲。但是,戴“绿帽子”是男人最为忌讳也是最害怕的一件事情。

  亲子鉴定之所以成为一个敏感的社会话题,是因为其中牵涉到男人“戴绿帽”的问题。应用亲子鉴定这种方式,现代人可以非常便捷地确定亲人之间的血缘关系,然而,这种“便捷”也给现代人的婚姻关系带来更多的考验。

  周娟娟称,他们所做的案子,由于怀疑对方出轨而来做亲子鉴定的占了10%,而在这10%中排除亲子关系的占了三成。

  自己叫了多年的“爸爸”,突然非常严肃地告诉自己说:“我不是你的爸爸,因为你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一家人本来生活非常融洽,突然之间传来报告称他们根本就不是“一家人”,一家人的生活从此跌入冰谷底……

  这些以前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片断,在现实生活中不再是个例,据报道,中国亲子鉴定的数量正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

  周娟娟表示,从血站开展亲子鉴定业务以来,她就开始做鉴定工作了。在私人委托的业务中,大部分孩子都是由父亲带来的。一般情况下,父亲都会避免孩子接触到“亲子鉴定”的字眼,通常他们会告诉孩子,抽血是为了检查身体。在总的亲子鉴定案件中,非亲生关系的占一定比例,但这个比例只是在特定的人群中相对较高。比如,在因为怀疑自己和孩子的血缘关系,带孩子做亲子鉴定的父子当中,这个比例就是平均数的5-6倍。

  乍一看,22.6%、30%的比例不可谓不低,令人惊讶。但是,不论是5%、15%、22.6%还是高达50%的排除亲子关系比例,这些都只是前来接受亲子鉴定的人群的一个排除比例,比如22.6%只是那3000例的22.6%,并不是整个社会的22.6%。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比例范畴。这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大多是因为丈夫怀疑有了问题才去鉴定的,所以百分比会高一些,而感到没问题的占多数,他们不会去鉴定。

  ■警示

  随意鉴定是把刀

  家住厦门湖里的阿龙和妻子结婚已7年,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家庭。阿龙与妻子开了一家丝印公司,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车有房,可谓爱情事业两丰收。可是,阿龙对此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阿龙透露称,夫妻俩当初白手起家打拼之时,双方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感情很好。可是自从有钱后,小两口的矛盾却日益激化,天天吵架。阿龙有一次无意中发现有一个男人开车送妻子回家,阿龙立马醋意大发,怀疑妻子红杏出墙,甚至怀疑儿子也不是他亲生的。而且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夫妻俩一吵嘴,就扯到了儿子身上。

  最后,夫妻俩拉拉扯扯去做亲子鉴定,最后证实了儿子是阿龙亲生的。由于阿龙的不信任,阿龙的妻子无法接受,最终向阿龙提出了离婚。一个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分崩离析了。

  由于亲子鉴定结果可能带来的种种影响,有专家提醒,做亲子鉴定要一慢二看三行动,即做亲子鉴定前要慎重再慎重,明确是否有必要做鉴定,对鉴定结果是否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二是确有必要做亲子鉴定的时候,一定要选准有资质有实力的鉴定机构,确保鉴定结果的准确无误,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痛苦;最后,在确保前两者的前提下,方可正式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否则,亲子鉴定应用不当,可能会给一个好好的家庭带来不可避免的损害。

  周娟娟表示,在来做亲子鉴定的人群中,很少有夫妻俩一起带着孩子来的,大部分都是父亲偷偷带着孩子来做鉴定。一旦女方发现男方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带孩子做了亲子鉴定,两人的感情必将受到损害。男方如果要做亲子鉴定,一定要有合理的怀疑理由,然后在征得女方同意的情况下,双方一起带着孩子前来,而在女方不同意的情况下,最好不要强行做鉴定。千万不要让无端的猜疑伤害了彼此之间的感情。另外,如果亲子鉴定非做不可,尽量在孩子没懂事以前做,等到孩子懂事以后再做,将在他们的心里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口。

  当然了,要保护女性和孩子不受到亲子鉴定的伤害,还应出台相关政策法规,规范亲子鉴定的程序,不要让亲子鉴定过于随意化、市场化。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