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最牛公务员”事件“落幕”让人有点失落
来源:凤凰网  2011年02月15日09:40

  “最牛公务员”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福建省龙岩市建设局2月12日对此前网络曝出的“9年不上班领空饷者”作出正式处理决定,并要求其15日内回单位(人民网2月12日)之后。被称“最牛公务员”的江进祥终于回应称,自己因反映问题而遭停职检查处分,此后便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就被调离原岗。江进祥说,2002年至今没上过一天班。他认为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要求复查,恢复其在人大常委会工作,并查处市政工程质量问题。(《新京报》2月13日)现在事件的最新进展是,江进祥表示将会在14日去龙岩市建设局及其下属城建监察支队上班,12日下午也完成了报到程序。(《法制晚报》2月13日)

  事件的发端始于网友的“揭发”,或者更像是喊冤叫屈式的炒作,但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事件的背后隐藏着太多的内情,当事人江进祥从接受了太多的谴责,突然又要接受太多的同情,这的确挺有戏剧性的。

  但现在,相关单位已经表态,停职检查不能成为其长期不上班的理由。而江进祥却又说,“从来没有接到任何要求去上班的通知。(他们)说我身体不好、无法上班,我和妻子看到时都笑了,都是假的。我的身体好得很,家庭困难倒是真的。”其实要说明整个事件的真相,还得要回溯到最初的原点。

  据报道,江进祥是因为9年前为了反映市政建设的质量问题,在人大开会时向人大代表散发材料。但之后原单位认定其“违纪”要求停职检查,并认为其在停职检查期间,长期擅离工作岗位,严重违反机关工作纪律。故屡屡加码,先是给予江进祥行政撤销科级职级的处分,再是认为江进祥已不适宜继续留在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工作,经组织协调,2003年10月调往市城建监察支队工作。然后围绕调动问题又产生了长期的纠结,一方说已通过对方妻子告知上班,一方却说没接到任何通知。

  但实际上,这些细节都不算太重要了。问题的关键和本质仍然在于公权部门对批评的宽容度太狭隘了。也就是说,江进祥只因为在人大开会时向人大代表散发材料就应当被停职检查,又是否经得起法纪的拷问呢?恐怕这个问题是值得商榷的。如果从常理推论,江当时作此下策应是被迫无奈。而且江本身反映的情况是存在的,2002年4月28日江散发材料,但有关部门却在2003年4月才共同组成调查组,就有关问题作全面的调查核实,相关责任人员才受到法纪、党政纪处理。

  由此我们亦可发现,有关部门在市政建设质量问题面前,不是重视问题的调查和解决本身,而是转而追究和惩治仅仅因为反映情况的程序不当的举报者,这样的逻辑显然是不甚妥当的。因此,即使江反映问题的程序不太合符规矩,但也是因为有关方面对举报者反映的问题视而不见或漠然置之引发的,何以要把板子全打在举报者身上。而之后发生的“不愉快”却也恰好证明了公权的心胸狭窄和冷漠:不仅不去安抚举报者,做好其思想工作,反而一再居高临下,加重惩罚。如此又岂能让人心服口服?

  当然,相对其他公民而言,当地有关公权部门对江进祥的宽容度还是不小的,最起码他还能领了9年的基本工资,虽然条件不如坐牢领工资的曾任官员者,但毕竟他不像那些触怒官员的平民百姓那样,动辄就被强拆或是关进精神病院或是“学习班”,甚或莫名地进了拘留所成为阶下囚,以致有些人为了上访而丢掉性命等等。

  一言以蔽之,在公权力面前,所有的个体都是弱势群体。但弱势群体中又有一些不平等待遇。比如如果你无权无势,那么你就不可能如江进祥们那样至少能享受到不上班也能照工资的“最牛待遇”。这也就难怪江进祥们见好就收,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一早赶紧去报到上班了,免得自个又失去道德的置高点。

  的确,正在落幕的这一事件让人有点失落感,但也再次提醒我们,通过构建和完善有效的利益表达和保护机制,制约公权滥用压制民意,已经是迫在眉睫的社会命题,只有允许和容忍公民的批评,即使是并不完全准确的批评,才是法治社会的一种利益表达常态。文/叶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