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舒圣祥:瞒报态度比污染还可怕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2010年07月14日16:12

  12日,福建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污染了汀江。据了解,这起污染事件实际发生在9天前,即7月3日。(13日中广网)

  仿佛约好了一样,同样是在污染事故发生9天之后,上市公司紫金矿业申请停牌,并于当晚对外做出发生污染事故的重大信息披露。在履行污染事故的对外信息披露义务上,政府行为竟然与公司行为如此一致,显然不会只是简单巧合;公众有理由相信,这背后是否有两者相互串通瞒报的做法。只不过因为污染程度和影响远超预料,无奈不得不在事发9天后对外公布。

  从报道可知,紫金矿业污染环境不是一天两天了。为此当地民众甚至长期不敢饮用自来水;今年高考前夕当地教育局还向考生发送了“不要随便吃鱼”的紧急通知;而在今年5月环保部发文通报的11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上市企业中,紫金矿业同样榜上有名。

  即便如此,企业负责人居然还坚称“此次渗漏主要与自然灾害有关,不可预料”,实在令人感到气愤。如此重大的环境污染事故居然被瞒报9天,紫金矿业必须为其污染环境以及不诚信行为付出代价,环保部、证监会等部门需要及时介入调查。因为某种意义上,包庇纵容污染的环保态度,其危害要远远大于污染事故本身。

  道德理想国只会覆灭于暧昧的沉默

  □ 本报评论员 李晓亮

  网络ID为Isaiah的网民,发帖称朱学勤先生早年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存在抄袭嫌疑。朱学勤的学术身份,使得这起“抄袭门”格外引人关注,而朱学勤的回应态度,则让这起学术事件的关注度持续升级。

  他没有选择假装低调的故意沉默,而是从被指涉嫌抄袭之日起,就屡屡做出回应,从“不会一言不发,将撰文逐条反驳”,到“向复旦大学递交正式的调查申请,请学术委员会启动相应程序”。这一系列回应轨迹,没有自我诡辩,没有寻求行政护佑,而是一直沿着学术共同体的路子行进。

  这是他的高明之处,也是他的自信之处。学术能力有高下,学者风范不应有太大的差异。道德诚信、责任良心、学术伦理,这些是一个学者术业专攻之外最可倚重者。清者自清,只要坚信自己的行为符合当时学术规范,即便“以今律古”会有某些不兼容之处,那么也该相信学术共同体的力量,相信学术自治能还自己一个公道,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这也体现了一个学者的个人担当和人格魅力。

  谁还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即便年轻时犯过错,只要不是混淆是非强词狡辩,或保持可耻而暧昧的沉默,或故意轻侮公众智商,那么一个人的“道德理想国”就不会覆灭。至于朱学勤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是否有学术失范之处,我们静待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