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绝望的是囚笼 而非富士康
来源:新浪福建  2010年05月26日12:13

  新浪福建特约评论员 南星辰

  富士康的连环自杀事故成为了继校园血案后,中国大陆的又一社会热点。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都有一个关键词是共通的:绝望。一个人要在何种的压力下才能够绝望的弃性命于不顾,这是个需要我们全社会都予以反思与深虑的问题。

  对富士康的口诛笔伐与深刻批判,成为了近日媒体报道的主流,但是我们都不能忽视的一个问题,就是富士康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一个民营企业而已。它是否绑架关押了员工?是否将他们囚禁起来强制劳动不允许离开?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就可以衍生一个可能情感上不太容易接受,但是逻辑上非常合理的质疑:如果你对这企业真是如此不满,可以离开,为什么不离开而宁可选择去死呢?而事实也能验证这一推断,富士康设在深圳的招聘点,每次招聘都会吸引数千人报名,而富士康每月平均有一万名以上员工离职——这显然是个来去自由的环境,虽然工作压力很大导致员工流失率极高,但是至少说明,离去是自由的。

  对于这个问题,有一个很残酷的答案也许可以回答:因为外面是个更大的囚笼,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的年轻人,感觉离开富士康也只是换了一个囚笼,甚至这个囚笼还让你生不如死。死在富士康,还有人为你的死负责,而死在大囚笼里呢?这个推断如此血淋淋,让人不忍正视,可却更能让我们反思,对富士康的批判是否仅仅是因为社会囚笼太虚幻,而企业正好扮演了一个活生生的具象靶子。

  既然谈到了绝望与囚笼,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做一番深究。富士康全球员工总数超过80万人,其中大约一半在大陆,这就使得我们必然产生一个疑问,为何大陆员工频发自杀事件,而海外员工并未有如此情况呢?通过台湾与大陆员工的对比就会发现,两者不仅待遇相差在十倍以上,而且由于台湾工会组织的独立性与强大,以及司法的清正独立,使得企业很难逾越劳动保护法的相关制约。而在大陆,工会的官方背景使得其根本就不能发挥任何劳工保护作用,同时司法隶属于政府行政权的机制设定,使得劳工通过法律途径保护权益成为奢谈。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下,富士康的“四流员工”与“低成本”战略毫无阻碍地最大化运转,最终导致了长期的畸形管理。

  这个问题也直指了一个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毒瘤:不是因为我们隐蔽地存在血汗工厂,而是因为我们的政府营造了欢迎血汗工厂的土壤。为了经济发展,毫不顾忌地夸耀“人口低成本优势”,为了维稳,拒绝员工自组工会维护权益,为了政绩,法律也可以让位于招商引资的重大成就。这样的一个经济利益体成为当权者,使得整个社会都成为了一个逃不出的绝望囚笼,富士康不过只是这大囚笼中的一个小牢房而已。一个正常的社会,怎可想见劳动者是以死抗争不公待遇,而不是依法维权?这是社会的耻辱,当权者的耻辱,法律的耻辱!

  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执政者的思路,不扭转社会畸形发展的模式,不开启独立工会与独立司法的改革,那么等于没有去寻找问题的症结。那么即使校园血案结束了、富士康的自杀潮结束了,可下一轮由绝望引起的暴力潮也许还会以另一种新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