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旗班副班长汪银杰

  每天清晨6点,在厦门市政府广场,武警厦门支队执勤五中队国旗班的战士们,都会护卫着五星红旗迎着朝阳在鹭岛升起。

  不锈钢十字架背肩头、图钉插领口、拉线测步高、读秒练节奏……烈日下训练,晒脱几层皮、掉几斤肉,战士们从来没怨言。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在10月1日祖国70岁生日那天,让鲜红的五星红旗随着雄壮的国歌声,毫秒不差地在旗杆顶端迎风飘扬。每天清晨6点,在厦门市政府广场,武警厦门支队执勤五中队国旗班的战士们,都会护卫着五星红旗迎着朝阳在鹭岛升起。

  对导报发出的倡议,国旗班认为,活动将大大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非常有意义。对居民家中、社区、商场等如何正确悬挂国旗和插旗,国旗班也将给予专业指导。 

  自创多种方法顶着烈日训练

  “右手打开,顶出去,定住定住,一二一二一,一个动作保持,脖子不要伸出来……”在厦门市政府大院内,武警厦门支队执勤五中队国旗班的战士们正在加紧训练。

  酷暑难耐,战士们就站在太阳底下训练,后背背着一个不锈钢十字架,脚上穿着厚重的皮鞋,死抠动作和姿态,一遍又一遍。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脸颊、手臂在滴汗,一个上午下来,有的人甚至裤脚都在滴汗。

  这样的训练不是一天两天,国旗班副班长汪银杰告诉导报记者,他们平时都有固定训练,而在国庆节前,会花两个月时间,专门训练两三个动作。每天的训练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到11点结束,晚上7点继续训练到9点。训练既枯燥又艰苦,主要是练升旗行进中的动作、步伐,以及个人的军姿等,这些动作标准要求非常高。

  练好正步是官兵们的基本功,为达到更高的训练标准,官兵们自创了许多辅助训练方法,如背木架、衣领口戴图钉、拉线测步高、秒表练节奏……在训练量最大的时候,官兵们要头顶烈日,练满8个小时,平均每人一个月踢坏两双鞋。

  晒脱几层皮、掉几斤肉练成一名合格升旗手

  如何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升旗手?晒脱几层皮、掉几斤肉是常有的。

  国旗班的战士是每年从中队新兵中挑选出来、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除了身高和良好的形体要求外,还要求练就深厚的基本功。站功,是国旗班战士的基本功,要站得直、站得稳、站得久,平时训练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顶着大风练站稳,迎着太阳练不眨眼,练耐力、练毅力。

  汪银杰还记得,2017年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在厦门举行,为了更好地完成保障任务,他们提前两个月开始了防晒、抗热训练。“考虑到会晤期间天气炎热,我们要保持良好的军姿和状态,所以这个训练就是在太阳底下‘暴晒’。”当时正是厦门最热的时候,战士们从早上7点晒到11点,下午两点半晒到4点,其间必须保持高标准的军姿。比如,双手手心紧贴裤子,中间夹着扑克牌,两个膝盖夹紧,中间夹扑克牌,扑克牌不能掉。几个小时下来,战士们的两条腿都失去了知觉。有的战士被晒伤了,有的战士中暑了,就到树荫下休息休息,等缓过来了再继续训练。

  面对超越生理极限的魔鬼训练,战士们从没有过怨言。“想着升旗仪式是多么伟大和神圣,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熬一熬就过去了。”汪银杰说。

  护卫国旗22年圆满完成21次国庆升旗任务

  据了解,武警厦门支队执勤五中队主要担负厦门市委市政府的警卫任务,同时也担负着市委市政府升旗仪式任务。而早在1997年,其前身武警厦门支队一大队三中队就成立了一支国旗护卫队,至今已有22年的历史。其间,共有一千多名官兵加入护卫队伍,圆满完成了厦门市国庆升旗仪式任务21次。22年间,这支队伍还经常担负厦门市各重要场合、时机的升旗任务,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

  今年6月,执勤五中队正式成立国旗班,国旗班有21名战士,包括1名主旗手、2名副旗手和18名护旗手。“这主要为了更好地完成升旗任务,让每名战士更有荣誉感和使命感。”执勤五中队中队长章璟告诉导报记者。每周一早上,中队全体54名官兵都会参加升旗仪式,向国旗敬礼。

  人物

  国旗班副班长汪银杰

  “今年国庆,一定要回来看升旗仪式”

  24岁的战士汪银杰,是国旗班副班长,身高一米九、高大挺拔的他,当兵入伍第一年,就成为副旗手,之后一步步成长为主旗手,曾多次担任厦门市政府国庆升旗仪式和厦门市烈士纪念日公祭仪式旗手。随着国庆节日益临近,汪银杰心里有个遗憾,越来越明显。

  “没有赶上65周年的国庆升旗仪式,也无缘70周年的国庆升旗仪式。”汪银杰说。原来,当兵满五年的他,再过几天就要退伍回浙江老家了,作为一名曾经的主旗手,他无缘参加今年国庆节的升旗仪式。“护卫国旗,是我一辈子的骄傲。”汪银杰说,他已经不记得参加过多少次升旗仪式,他的双手曾无数次轻轻抚摸过鲜艳的五星红旗,这面旗帜,仿佛已经融入他的血液中,成为他的光荣与梦想。

  为了让国旗班圆满完成今年国庆节的升旗仪式任务,这两个月来,他加紧训练国旗班的战士们。而为了弥补不能参加升旗仪式的遗憾,他已经和其他战友商量好了,今年国庆节一定要回来看升旗仪式。

  导报记者 沈华铃/文吴晓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