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夏日的漳州市区,哪里最热闹?很多市民不约而同地想到古城。

  但准确地说,热闹的,只是古城延安南路这一带。

  节假日一天两万左右的游客量,延安南路当之无愧“市区人气王”。

  而古城内的纵深区域,如香港路、台湾路、北京路等,与延安南路的汹涌人潮,形成“冰火两重天”。

  仅有“一街繁华”,显然不是古城发展的初衷,“全城热闹”,才是万众期待。

  古城深处,为什么引不来人

  最近,摄影师“镜头里说故事”想在社交平台上传一些新图,但他有些困惑,“拍来拍去,都是在拍延安南路,其他地段效果差了点。”他所说“效果差了点”,是指缺少人气,缺少“亮点”。多年来,“镜头里说故事”一直用他的镜头,在微博、微信公众号宣传漳州美景,不少网友看了他的照片,慕名来到漳州。

  “如果在摄影师眼里都乏善可陈的话,普通市民和游客就更不会走进去了。”“镜头里说故事”说,“只有夜间有得玩,有得看,人气才会聚集起来。”

  “镜头里说故事”发现的问题,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古城发展现状。

  为何人们不愿走进古城深处?漳州历史街区管委会副主任詹立群道出了几个原因。

  古城的纵深区域,如香港路、台湾路,虽然是古城的核心区,也经过一些修缮,但建筑老旧。更为重要的是,这些路段业态还较原始,聚集着较多低端杂货铺、烟摊、服装店等,与现在发展中的古城不匹配,很难吸引游客的目光。

  “为了保留漳州古城的生活气息和风情,台湾路、香港路这些区域,房屋多数还是私人的,依然住着原来的居民,这既是特色,也是古城发展的难点。由于无法统一招租,目前还没有引入多少休闲业态,所以人流难以聚集。”詹立群说,现在这些居民渐少,以老人为主,一到晚上,灯光灰暗,更显得冷冷清清。

  纵深区域,为什么值得一走?

  “我刚来到漳州的时候,就很好奇,这里为什么有一条台湾路,它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台湾的朋友过来玩,我也会带他们去台湾路走走,合个影。”对于闽南师范大学台籍教授施沛琳来说,漳州古城,有着迷人的历史和故事,但很多都“藏”在纵深处,只有用心走进去,才能感受到。

  一条不到四百米的台湾路,保留着“五星聚奎”“六代承恩”两座残石牌坊和“天益寿药店”“徐氏家庙”“新生”布店等历史建筑,以及众多老字号。民国初年,这里改建为整齐划一的商市,形成中西合璧的风格,1945年改称台湾路,今天的台湾路,依然是民国时期的样子。

  香港路是漳州城的中轴线。“尚书探花”“三世宰贰”两座为文官而立的明代石牌坊规模宏大,精美绝伦,屹立400余年,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牌坊中间号称全国最小空中庙宇的伽蓝庙,由居民自发管理却香火旺盛。

  “古城的纵深区域,有3处国保单位、2处省保单位、10处市保单位,以及一批特色展馆。”漳州历史街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李海光如数家珍,“除了保存完好的明代石牌坊,还有始建于北宋的文庙与武庙,以及漳台林氏祖祠比干庙、台湾抗日三猛之一简大狮避难处,台湾最后一位进士、“公车上书第一人”汪春源故居、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旧址,以及古石板官道、番仔楼和古井古树名木等。此外,古城里还有古城记忆馆、非遗展示馆(中心)、灯谜艺术博物馆、古城文学馆等可供免费参观游览。”

  “在我看来,这里就是漳州的‘历史博物馆’。”作为土生土长的漳州人,漳州职业技术学院文创学院的教师江文辉,曾以漫画的形式手绘漳州古城,唤起了很多漳州人的乡愁。“可惜的是,别说外地游客,很多本地人都还不知道古城有这么多看点。”

  “全城热闹”,我们应该怎么做

  “如何吸引不同类型的游客呢?可以挖掘一些特色的产品,通过一些策划、宣传,让它成为‘网红’,很多人就会慕名而来。”施沛琳说,也可以在这些区域举办一些特色活动,把人流引过去。

  而在“镜头里说故事”看来,古城纵深区域的一些基础设施还不完善,因此,局限了打造产品、举办活动的空间。

  江文辉则说,古城,需要导览图,把“藏”着的,都亮出来。“在古城的入口处应该有一些导览图、手绘地图等,告诉人们哪里有值得看的东西。”

  这些专家、达人们的建议,与古城管理者的想法不谋而合。

  一段时间以来,漳州古城变了不少。

  原本古城深处灯光较暗。近期,古城正着手对损毁路灯进行全面维修,并初步完成夜景工程方案设计。灯光往纵深延伸,引导游客走入古城深处。“采用漫反射的柔和灯光为主,给游客舒适而静谧的感觉。”李海光说。

  古城里的古城记忆馆、非遗展示馆(中心)、灯谜艺术博物馆、古城文学馆等展馆,以前一到周末或晚上就闭馆,“赶”走了不少游客。从6月中旬古城核心区非机动车限行以来,越来越多的展馆延长了开放时间。一直备受游客青睐的漳州文庙,周末已延长开放至晚上,而位于振成巷的中共福建临时省委旧址已每天延长开放至晚上,带动了古城西入口人气。

  “我们将在不影响古城居民生活的情况下,把古城里的一些公共空间利用起来,引进一些演艺团体和艺术培训机构等,免费为他们提供展示的平台,由此来丰富古城的文化氛围,同时也聚集人气,”詹立群说,古城纵深区域整治完成后,将通过一些文化活动,把人流引进来,“露天放映老电影、文化圩日、非遗表演、组织文化快闪等,通过达人拍摄‘抖音’等,在时下流行的网络平台传播,让这些区域‘活’起来。”

  詹立群介绍,目前,古城的手绘地图正在策划制作中。接下来,还将通过文旅部门,对古城进行完整的包装宣传,策划古城的旅游路线,并通过组织对接会,把人流引进来,“目前,大多数人逛古城都是‘北进北出’或‘北进南出’,我们要引导新的人员流动线,形成‘北进西出’或‘东进西出’,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纵深游。”(记者 周杨宁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