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镇上的欧式建筑。白鹿镇上的欧式建筑。
白鹿镇吸引了许多游客。白鹿镇吸引了许多游客。
游客纷纷在树下合影留念。游客纷纷在树下合影留念。
厦门日报2011年5月6日关于厦门援建白鹿镇的报道。厦门日报2011年5月6日关于厦门援建白鹿镇的报道。
记者在镇上采访时,偶遇一位97岁高龄的老人。记者在镇上采访时,偶遇一位97岁高龄的老人。
如今的白鹿镇充满异域风情,已是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如今的白鹿镇充满异域风情,已是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
厦门援建的白鹿镇中心幼儿园。厦门援建的白鹿镇中心幼儿园。
白鹿镇的建筑由丰富多彩的颜色组成。白鹿镇的建筑由丰富多彩的颜色组成。
记者2010年采访高仙秀老人。(资料图)记者2010年采访高仙秀老人。(资料图)
老人现在依然精神矍铄。老人现在依然精神矍铄。

  厦门网讯(文/图厦门日报特派记者 林森泉 何炳进)昨天是5月12日。10年前的这一天,巨大震动带来的灾难,让很多人刻骨铭心,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很多刻骨铭心的爱与力量。

  因为震中映秀要举行纪念“5·12”汶川大地震十周年的系列活动,早上7时要封路,因此,昨天早上6点,我们就告别映秀,告别那些已经长大的孩子,启程前往彭州市。

  当年,厦门市承担了四川省彭州市龙门山镇、白鹿镇、天彭镇、致和镇的对口支援任务。现在,彭州,我们再次来了!让我们看看那些援建者挥洒过汗水的地方,走走那方注满厦门人民深情厚意的热土,寻找特区人在这里种下的希望种子。

  当地人热情指路

  我们先抵达了白鹿镇,震后的那片废墟,已被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欧式建筑取代,多彩的颜色取代了寂冷的灰白色,这里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在行程中,我们相继遇见了厦门市在白鹿镇的几个援建项目:白鹿村的党员之家、位于回水村的文化广播站,还有白鹿镇幼儿园。

  从镇区去回水村,此前来时,坐的是当地的“三脚虎”,即三轮柴油摩托车。如今,“三脚虎”没了,路也改道了,记者向路边晒黄连的两名男子问路。他们听说记者是从厦门来的,显得非常激动。“厦门援建过我们啊!”一边说着,一边热情地打电话帮忙叫车。

  文化广播站位于回水村一座绿树掩映的半山腰上,前面是蜿蜒而过的白水河,不远处是书院新居小区。文化广播站占地4亩,属于法式建筑风格,和小镇的整体规划融为一体。

  广播站功能齐全

  昨天是周末,但文化广播站的门还开着,大门和楼顶上挂了许多牌子:白鹿镇文化广播中心、白鹿镇党校、白鹿镇综合文化站……

  走进文化广播站,里面有图书馆、电子阅览室、中法研究室、儿童书院、广播室、会议室等。管理人员刘小琴告诉记者,镇里许多重要的会议,都要在这里的会议室举行。她还说,儿童书院和图书馆的功能就更大了,不仅附近的村民和孩子会来看书,连过往的游客,也带着孩子来到这里,边看书边休息。这也使这里成为附近农家乐的文化配套设施。

  文化广播站不仅是当地群众的休闲文化中心,还担负着推广白鹿旅游的重任。当年,当地一名干部曾说过,福建的援建,让整个彭州市的学校、医院、公路、自来水等民生服务功能提前好几年恢复。厦门市在设计援建项目时,也多是以先进的理念进行设计,而如今,这些援建项目正在发挥积极的作用,帮助当地快速发展。

  [特写]

  当年采访过的老人

  现在还能认出记者

  厦门日报特派记者 林森泉

  10年前,正在灾区采访的我,帮一位老人搬过受灾的东西,后来又多次到她的临时搭盖采访,一直关注到她搬进新家……她叫高仙秀,一位住在川西白鹿镇回水村领报修院附近的普通老人。

  9年前,震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到她的板房里看过她;8年前,就在福建厦门对口援建彭州即将完成前,我再次来到她的新家,跟充满幸福的她聊起家常。此次回访,这位只比我母亲大两岁的老人,一直令我牵挂,也一直令《厦门日报》的读者们挂怀。老人如今还健在吗?日子过得好吗?

  在白鹿镇街区的道路上,我们遇见了一位独自逛街回家的老人,一问才知道,对方已经97岁。这位老人走路自如、耳目皆聪,令我们感叹。我心里一喜,这里的人高寿,高仙秀老人一定还在。

  到了书院新居小区,这里的房子样式都是联排别墅。许久没来,我已经忘了高仙秀老人家的门牌号。

  于是,我们就在小区里逛,希望能遇见人问路。“你是记者吗?”一位正在小区散步的老人认出我来。巧了!竟然就这样与高仙秀老人相遇了。上了岁数的老人,容貌变化很大,我简直认不出来。老人和我们都很高兴,她把我们请进了家。我发现,她的左手有点行动不便。一问才知道,原来老人有骨关节方面的疾病。

  通过交谈,我们得知老人的儿子和儿媳都到山上做工去了。她告诉我们,她的孙子也生了孩子,孩子现在一岁多了,她当上阿太了,孙子带着老婆和儿子外出打拼。大大小小,一家四代,平平安安,生活正在变好,儿孙孝顺,收入也在不断提高。高仙秀老人告诉我,她还能帮忙做家务,煮饭、擦地板,把自己的卧室打理得干干净净;闲暇时,她就在小区里散步、串门,或者在室外晒太阳。

  高仙秀说,政府真好,她现在每月都有养老金可领。附近的国家文物保护单位领报修院3年前修好,游客不少。未来小区会有一些跟旅游相关的生意可做,村民们可以在家门口卖点东西。

  要离开时,高仙秀送我们到小区外,一直不断向我们说再见。走了很远,我回头一望,她还在看着我们。

  [声音]

  时刻牢记警察使命

  ●苏逾定厦门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

  2008年5月28日,我和202名厦门特警队员奉公安部命令,经过3000余公里“急行军”,比预定时间提前4天到达指定地点绵阳市三台县。

  我带领特警队员,在城区各主要街道展开拉网式巡查。在灾区的3个月中,当地人民乐观的精神给了我非常大的触动,我祝福他们平安健康,生活越来越好。

  同时,这段珍贵的援建记忆,也让我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让人民有安全感、幸福感,是我们的职责与使命。

  多年坚守消防一线

  ●胡军厦门市消防支队特勤一中队中队长助理

  “5·12”地震发生后的第3天,由150名消防战士组成的厦门消防救援队,到达了灾情严重的青川县。进入灾区后,我们在利用雷达生命探测仪搜救的同时,还帮助搭建帐篷、抢救伤员……最让我们感动的是,在地震发生的前几天,灾区群众自己吃饭都没法保证,却不时煮好稀饭和鸡蛋送来。

  这场救援给了我很大触动,我始终觉得,只有在一线才是最有价值的。因此,这么多年我一直坚守在消防队伍里,因为在险境中救出人的那种自豪感,是无可比拟的。

  组建救援队帮助他人

  ●罗兴北极星救援队荣誉队员

  我是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汶川地震那年我40岁。5月20日前后,我独自到达汶川。

  在当地救援总指挥部的调度下,我和其他厦门志愿者去各个村庄勘测灾情,做好记录统计,并利用自己作为户外运动爱好者所熟悉的医疗常识,为灾区群众提供帮助。

  从汶川回来后,地震给人们带来的苦难,让我跟几名在灾区结识的厦门救援者陷入思考。我们探讨组建了北极星救援队,通过专业学习、培训,掌握山地救援知识,像夜空中的北极星一样,给迷失的人指引方向,给身处困境的人带来希望。

  致力于建筑防震减灾

  ●何庆丰厦门市土木建筑学会常务副理事长、秘书长

  那一年,我们厦门市援川房屋应急评估专家组是5月17日抵达四川绵阳灾区的,与我同行的还有15名专家。

  12天的救援,专家组完成了共计493栋震害房屋的紧急评估任务。此外,我们每个人还结对帮扶了一名北川中学初一学生,无偿资助他们,直至高中毕业。

  如今,我已退休,当初对口帮扶的那个四川小姑娘,也顺利考上厦大,正在准备毕业论文。大灾面前,我们看到了四川人民挺起的脊梁,也看到了中国人民挺起的脊梁;前进路上,防震减灾依旧是大家需要注重和加强的工作,土木建筑学会的专家骨干们,也将尽己所能,继续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

  (本报记者王玉婷罗子泓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