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同城|汽车|健康|教育|闽商|体彩|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福建

新浪福建> 城事>社会>厦门BRT公交车起火爆炸>正文

厦门公交乘客:男子烧成火人 在座位上未动(图)

A-A+2013年6月9日09:03新京报评论

 
  • http://fj.sinaimg.cn/2013/0609/U7931P911DT20130609090133.jpg当事人:双十中学高二学生 17岁 计划乘坐区间:双十中学BRT站到蔡塘站 身份:伤者 情况:轻伤 逃生位置:车辆左侧窗户
  • http://fj.sinaimg.cn/2013/0609/U7931P911DT20130609090151.jpg当事人:双十中学高二学生 17岁 计划乘坐区间:双十中学BRT站到蔡塘站 身份:伤者 情况:轻伤 逃生位置:车辆左侧窗户
  • http://fj.sinaimg.cn/2013/0609/U7931P911DT20130609090142.jpg昨日,事发地点清理完毕,但烧焦的痕迹依然留在路面和墙上,被围了起来,有专职人员指挥车辆绕行。 新京报记者 郭铁流 摄
  • http://fj.sinaimg.cn/2013/0609/U7931P911DT20130609090145.jpg林诗颖同学微博中她的照片。
 

  6月7日,全国高考第一天。傍晚,在厦门BRT(快速公交系统)专属高架桥上,从厦门北站出发的闽D-Y7396,向北快速行驶着。它的目的地,是第一码头枢纽站。

  车上,有下班的乘客,有考完的学生,他们各有不同的目的地。但傍晚6时许的大火,让金山站成了车上47人生命的“终点站”。

  喊停后又开了会儿

  司机身后,90名乘客挤在12米长的车厢内。金山路站挤上车的乘客王兴(化名)把身子尽量贴在前门玻璃上,避免人群因车体晃动,时不时挤在自己身上。

  快1路公交线路,已在厦门运营6年。闽D-Y7396属快1B线。王兴选择乘坐它,是因为在被海水分成三部分的厦门市,拥有专属车道的快1路不会堵车。厦门市公交系统曾向外界通报“厦门BRT从开始运营之初的每日2.5万人次到现在最高日客运量达到了22.8万人次,每天平均客流量达到25万人次,BRT已经成为厦门市民出行首选的一种方便快捷的交通方式。”

  下午6时许,王兴听见车厢后面有乘客喊“有人烧东西,停车”。他记得,当时司机回了一句“得到站点才能停”。

  闽D-Y7396继续行驶,但只开了一小会儿。

  “火很快就着了”。车厢后面烧了起来,烟也一下大了。发现起火后,司机开了门,“我是第二个跑出来的”。王兴回忆。

  下车后,王兴往蔡塘站方向跑了好一段才停下来,扭头看,大火已包住了整个车厢,随后发生爆炸。

  被忽略的汽油味

  29岁的周艳比王兴早一站、在金山站之前的穆厝上车,那时正值下班高峰,每条线都很挤。等了七八趟,她才挤上去。

  有人要求停车之前,坐在车厢后部的周艳闻到股浓烈的汽油味。

  她记得,车子开过金山站不久,大概下午6点15分左右,浓烈的汽油味开始在车厢内弥漫。“以为是外面传进来的。没太在意。”

  同样没太在意汽油味的还有厦门双十中学高二的一位学生。汽油味飘散时,这名站在司机旁边的学生,在玩手机。

  据“海峡都市报闽南版”官方微博报道,该学生讲述,“先有人喊停车,没过多久就有人喊着火了”,大家都往车门拥。

  “我回头看,车厢中后部冒着浓烟。不久烟往我这边蹿,呛得难受,隐约看到火。我当时很害怕,也想往车门那边挤,但是人太多,根本挤不过去。”他说,后来,我看左边有人从窗户跳出去,我也跟着从窗户钻出去,脚触地时好像扭到了。

  明火前,周艳认为车内除了汽油味,没有异常。她目睹了车厢起火的瞬间。

  “从下往上起火。火苗非常大。”她说,“我事后回想,起火的位置,在司机后方靠中间一点。比车后门往前,挨着过道和单排座位靠窗那边。

  21岁的成辉(化名)是第一个跑出公交的乘客。他依稀看到在车辆中部左侧有个穿白衬衣蓝西裤的人身上蹿出了火苗。一瞬间变成了“火人”,乘客也开始尖叫。成辉一直记得这个“火人”,后来他逃走时,还看到了他。

  车内,“救命”、“快开门”的大叫声不断。“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跑,可是没门开。我和同事离前门最近,我在她后面。”周艳也逃了出去。

  抢夺逃生锤

  逃生时,在公交车前部的王兴回头看了车厢一眼。

  据王兴和别的乘客回忆,起火初期,逃生锤成为大家抢夺的对象,红色的小锤快速地在窗边乘客手中传递。砸,车窗不碎不开。再砸,依旧不碎。“当时我还看见有灭火器,可被几十人拥来挤去,根本没法去拿。”

  打开前车门的是司机,一位车外的目击者记得,车门还没有完全打开时,车里的乘客就蹿了出来。“车冒着黑烟,哭喊声连成一片。”

  事发后,一位与王兴同在车厢前部的乘客,在医院接受了媒体采访。他坐在轮椅上,双膝在逃生时被人群踩裂。他说,“司机开门后,许多人往外冲,我连跑带摔,下了车,有些眩晕,撑着往蔡塘方向跑。”

  “因为位置靠前,我并未烧伤,而是在车内挣扎时被刮伤,流了点血。”昨日,王兴坦言自己很幸运。

  而第一个跑出的成辉(化名),则有深深的自责。“事发当晚一直做噩梦,满脑子都是那些无助以及痛苦的面孔。”

  从天窗挤出来

  据官方公布,截至昨日,在这起事故中罹难者的人数已为47人,大部分为车厢后部乘客。

  同安卫校学生江晓婷是为数不多的从车厢后部逃生的乘客。据“海峡都市报闽南版”官方微博报道,江晓婷称,出事前,自己和同学余阮青都坐在车后部,起火后她曾试图从公交车天窗爬出去,不过被卡住了双腿。“死命挣扎。”她逃了出来,回头看,余阮青没有跑出来。

  江晓婷逃生时,坐在车厢尾部,15岁的蓝奇漩也在逃命。

  “出事的时候,窗户是关着的,脑子是昏的。车子渐渐停下来,我跟在人后头跑出来。都不知如何逃出的,只知道跟着别人跑,听到尖叫声。”她对媒体这样描述。她回头看,车后方已经着火,刚开始火还不大,后面越烧越快。

  另一位乘客说,自己逃出公交车后,大火已包住了整个车厢,随后爆炸,还点燃了护栏的隔音板。

  “还要高考”

  成辉和大多数人跑的方向不同。他下了车,向车尾金山站方向跑去。经过后门时,车门没有打开。他上去拉了一把,没拉开,他想去拉第二把时,火势越来越大,他没能靠近,只能转身跑开。

  跑时,成辉隐约觉得“火人”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周艳和光着脚的朋友跑出公交车,她记得,迎面来了一辆车,司机看着大家的惨状后,询问他们发生什么事了,安慰大家要冷静,等待救援。随后,最先赶来的消防车,封锁了现场。

  在浓烟和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中,周艳看到了难忘的一幕。高架桥上,一拨接一拨的逃生者,跑出来。第一批跑出来的有十几个,没什么伤。后面上来的就有轻伤。越后来伤看起来越重。

  “伤者走到我们这儿。基本都熏黑了。”周艳说。掉皮的,衣服裤子烧没的,头发烧焦的,有的甚至露着肉。

  救护车上不到BRT车道,只能在蔡塘站下面等。再往后,一辆BRT赶到伤者聚集的地方,集合了伤者倒车到站点。期间,几名伤势不算重的男人,流着血帮忙把尚能走路的乘客疏散和安排上车。

  周艳被运到救护车站的时间是七点,看到救护车坐不下了,她决定叫车自行离开。在等车时,周看见了一位被烧伤的女孩在哭泣。

  不知道是裤子还是裙子烧没了,只剩下一条内裤,腿和手严重烧伤。周说,女孩一直哭着跟我说,“她还要高考,还有一天。”

  ■ 寻亲

  

  “我考完了,在回家的路上”

  6月7日早上,18岁的林诗颖告别母亲,踏上了高考之旅。

  怕麻烦别人自己坐车

  她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10岁左右,父母离异,后来一直由妈妈带大。妈妈年轻的时候,工作很辛苦,“为了女儿能成才,她妈妈什么都愿意承担。”她母亲的朋友阿娥这样说。现在快五十岁了,身体不好,没有稳定工作,打着零工,一个月赚一千多元。

  傍晚,考完数学,6点整。上了一辆BRT快一线,立马打电话给妈妈:“我考完了,在回家的路上。”原本母亲计划着高考这两天,让朋友接送她,诗颖怕麻烦别人,坚持自己坐车。

  6点半,母亲得知有BRT出事了,没多想。

  7点多,还不见女儿归来,“电话也打不通,我把同学,班主任电话都打遍了,都说没见她。”打给朋友,“心都捏起来了,撕心裂肺地哭。”

  在得知伤者送往174医院和第一医院后,赶了过去。“这一夜我在两个医院间辗转了四五趟。”

  12点多,警察给这些家属登记了失联亲友的信息。8号凌晨三点,政府领导到医院。

  早上九点多,这些家属一共二十多人被政府工作人员领到了集美的一个旅馆,在旅馆的房间里抽血,“说是鉴定DNA,抽完血就走了,告诉我们要十几个小时才出结果。”

  “女孩从未吃过一次大餐”

  “这个女孩子从未吃过一次大餐,从未穿过高档衣服,从未住过漂亮房子。”诗颖的朋友刘美羡说。

  讲起诗颖,大人们最先提到的就是她的懂事。上个暑假,为了多给妈妈分担一点,去了朋友的手机店打工。上了高三以后,周末在超市作收银员,直到高考前半年,功课太紧才没有做了。

  这个喜欢哆啦A梦,墙上还贴着卡通海报的女孩对物质并不要求。“她想买什么,妈妈一句‘家里比较困难’,也不会吵着要。”

  陈阿姨的朋友阿娥看不下去,腾出了家里的一间房子给陈女士住,“每月象征性地收500块,和我们一起吃,就是想帮帮她们。”这个租的房子太小,于是诗颖和奶奶住在一起。每天傍晚,诗颖在奶奶那里吃完饭,就来阿娥家里陪妈妈,要睡觉了再回奶奶家。“她很孝顺,妈妈和奶奶都疼她。”听说诗颖出事,奶奶病倒了。

  “不管成什么样子,我还是想看看她”

  阿娥说,诗颖念的厦门工商旅游学校是中专,好多孩子念两年就毕业没有高考,她坚持念三年参加高考,希望考上一个好学校,改变命运。

  “她和妈妈很亲,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住校,她一有什么心事就和妈妈打电话,也常和妈妈聊QQ。”

  诗颖是妈妈唯一的希望。“她妈妈常常鼓励她再好好读书,拼几年后能租上廉租房,她们就可以住在一起,有自己的房子了。”

  目前,检测结果还未公布。

  “养女儿养到18岁,高考了,要念大学了。早上出门就再也见不到了,谁受得了?” 她的母亲如今情绪很不稳定,她告诉记者,她想要的,就是给她一个交代,“人死了,不管成什么样子,我还是想看看她。”

  新京报记者 崔木杨 刘刚 林野 萧辉 实习生 李锐嘉 邝慧敏

  制图信息综合新京报记者 林野 刘刚 萧辉 海峡都市报闽南版官方微博等媒体报道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城事|视频|美食|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