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醉驾入刑 对血检结果有异议 当事人可申请重检
来源:东南网  2011年05月12日08:42

  东南网-海峡都市报5月12日讯(本网记者 尤燕姿 陈邵珣)对“醉驾入刑”以来的一些“争议问题”,本报记者邀请省交警法制专家、法学教授和律师进行探讨

  5月10日,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指出,要正确把握危险驾驶罪构成条件,不应仅从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要与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衔接。

  “醉驾入刑”新规实施后,泉州各级交警多次开展整治酒后驾驶的统一行动。但在办案程序规范和证据认定等方面,由于立法的缺陷还有待完善,因此也给公检法部门带来了一定的考验。

  昨日,针对新规实施以来遇到的一些“争议问题”,记者邀请了福建省公安交警法制专家、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和律师,对此进行探讨。

  ——【侦查阶段】——

  两种酒检手段都可作为证据

  呼气检测和抽血检测是交警在侦查阶段,为检测醉酒驾驶人酒精含量所采取的两种手段。福建省公安交警法制专家、华侨大学法律硕士刘海耀表示,一般情况下,交警部门在查处酒驾时,首先对驾驶人采取呼气检测,呼气检测结果未达到80mg/100ml的驾驶人,属酒后驾驶,一般不采取抽血检测;若驾驶人呼气检测结果达到或超过80mg/100ml,及不愿意、无法配合呼气检测的驾驶人,则采取抽血检测。

  两种检测手段都可以作为法律证据,但从证据固定和保存的角度来说,还是要以抽血检测为主,以防止驾驶人事后对呼气检测有异议,而届时已无酒精含量,无法抽血检测。

  对血检结果有异议 当事人可申请重检

  据丰泽交警大队有关人士介绍,5月1日“醉驾入刑”后,醉驾嫌疑人一旦被查获,必须由两名交警将当事人带到医疗机构或具备资格的检验鉴定机构,或者由上述机构派出人员对嫌疑人抽血,交警对抽血过程全程监督。

  抽取血样应由专业人员按要求进行,交警应告知抽血人员抽取两份血样。抽取的血样中应添加抗凝剂,分别使用洁净、干燥的容器封装,并注明被抽血人姓名、抽血时间,分别装入纸质口袋密封,一份备案,一份送检。密封袋应注明被抽血人姓名、抽血时间、血样用途,由被抽血人签名、交警和抽血人员签名或者盖章。

  在血样鉴定结果出来2个工作日内,鉴定机构必须将鉴定结果送达交警部门。当事人对鉴定结果有异议的,可以在3个工作日内向交警部门申请重新鉴定,即送检另外一份血样。

  ——【司法实践】——

  危险驾驶罪达不到逮捕条件

  刘海耀说,单纯的危险驾驶罪,连拘留的条件都达不到。《刑事诉讼法》第61条规定,七种情况才达到拘留的条件,即正在预备、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在逃的;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一般的危险驾驶并不符合以上拘留条件,而刑诉法规定,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检察院才会批准逮捕。所以,对一般的危险驾驶罪,不予以逮捕。

  刘海耀认为,为简化程序、节约成本,对涉嫌危险驾驶罪的犯罪嫌疑人,可以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省去刑拘的环节。

  醉驾无危害后果 或将不构成犯罪

  刘海耀说,就目前来说,醉驾的标准以国家标准来执行。但实际上,不同的人对酒精的耐受性不同,例如通俗所说的“酒量好的人”,即便是在醉酒驾驶的情况下,仍然遵守交通法规,没有造成任何危害结果。但以刑法的规定来看,处罚就过重了。

  从刑法谦抑性来看,刑法是最终的手段,不是唯一的手段。要考虑采取其他处罚方法,如醉驾直接影响到个人诚信信用的记录,而不要一味地通过刑事来处罚。

  “醉驾入刑”要考虑刑法对公民的影响——这种行为被定位为犯罪的心理创伤,而罪犯始终是要回归社会的。醉酒驾驶从交通违法行为转变为犯罪行为,没有一个缓冲期,属于“一棍子打死醉酒驾驶的人”。

  刘海耀说,在“醉驾”案件的司法实践未出台前,公安交警机关将严格依照《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来执行,侦查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对于单纯的危险驾驶罪,即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醉酒驾驶行为,检察院或将作出不起诉决定,认定为当事人不构成犯罪。而法院则可能作出无罪或轻罪的判决。

  福建义全律师事务所陈炳辉律师说,由于《刑法》修正案(八)实施后,相关的司法解释还未出台。而当事人的酒精含量多少、是否抗拒执法等多重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到法院的量刑。

  和行政处罚衔接会让人钻空子

  就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提出“不应将醉驾一律定为刑事犯罪、要注意和行政处罚的衔接”等说法,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福建刑法专业委员会主任陈晓明说,《刑法》修正案(八)中关于醉驾的规定是很明确的,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只要达到醉驾标准,就可以依法对驾驶员进行刑事处罚。

  他不清楚张军的说法来源和根据,所谓的情节严重、情节恶劣,是要造成一定程度的后果,还是态度非常恶劣、拒绝检测,问题比较模糊,目前司法解释并没有相关规定。张军的说法,是在《刑法》修正案(八)的基础上,又稍微收紧了一点。

  陈晓明认为,假如加入了“情节严重、情节恶劣”等字眼,最高院应该会给出情节严重、情节恶劣的相应司法解释。不过,陈晓明并不赞同在《刑法》修正案(八)上再有什么变动,“那等于是在《刑法》修正案(八)开了个口子,某种程度上给一些人提供了便利,像高晓松事件,这次他是撞伤人了,应该跑不掉。但假定像他这样的名人醉酒驾车,没有造成什么后果,即使酒精含量很高,司法机关的选择也就变得复杂了”。

  泉州市交警支队法制科科长柯平均认为,张军的这种说法不具有法律依据,没有法律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