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福建安溪特大拐卖男婴案调查
来源:新华网福建频道  2010年10月05日09:36

  >>>>相关新闻:安溪特大拐卖儿童案宣判 13人两年拐卖46名男婴(图)

  新华网福州10月4日电题:福建安溪特大拐卖男婴案调查

  新华社记者郑良

  福建警方破获一起特大拐卖儿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窝藏案。李地基、吴随清犯拐卖儿童罪,被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11名被告人因犯拐卖儿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窝藏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这起案件涉及被拐卖男婴46人,其中2名婴儿已死亡,3人拐卖未遂,被解救出来的41名婴儿还没有找到亲生父母。

  此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记者对此展开调查,其中的一些现象值得重视。

  贩卖男婴

  2009年2月22日20时许,安溪县公安局湖头交警中队民警肖清礼和同事在白濑乡路段执勤巡逻。朦胧夜色中,肖清礼隐约看到一部车头号牌被蒙住的面包车在路上行驶。

  “为什么要用布遮住车牌号?”经验丰富的民警认为该车十分可疑,决定对其进行盘查。可面包车不理示意其靠边接受检查的警笛声,反而加速行驶。

  民警加速超车挡住可疑车辆去路。面包车被逼停后,中间的车门突然打开,下来三四个人分头逃跑。民警发现逃跑的人中有一个抱着婴儿的女人。

  面包车上只留下一名驾驶员。民警在面包车内发现了几部手机和一些奶瓶、奶嘴、奶粉等。

  通过盘问,民警得知,这名驾驶员是安溪人李地基,面包车是他自己的,平时开车拉客、载货。至于其它问题,李地基“一问三不知”。警方意识到,这可能隐藏着重大案情。

  警方从李地基的3部手机中获取一些可疑信息。手机短信中有“没有什么病”“货很漂亮”等字眼。从手机短信看,李地基与四川凉山、广西百色及云南文山、西双版纳等地有频繁联系。

  警方加大对李地基的盘查力度。最终,李地基交代了其自2007年底以来,从四川、广西等地的“上线”处买男婴,通过“下线”等介绍,把男婴卖给安溪本地或邻县永春乡镇的人,作案19起,贩卖男婴19名。

  根据李地基供述,专案组初步掌握了这个贩卖婴儿网络框架:李地基从外省一些人手里买来婴儿,然后通过多名中间人介绍把婴儿卖出去。

  2009年4月,公安部将这起特大拐卖儿童案列为督办案件。

  经努力,安溪警方专案组抓获谢旦、吴自强、陈莲花、吴随清等人。

  根据李地基、谢旦和吴随清等人供述,专案组迅速行动,分别在安溪县湖头镇和剑斗镇抓获为李地基介绍婴儿买家的苏清全、吴自强、王丽珠、黄水来、胡茶花等人,先后解救出被拐男婴31名。为方便日后这些孩子顺利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专案组为每位被解救男婴及时抽取了血样,并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

  2009年5月7日,专案组在四川凉山州抓获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尤朝香。尤朝香因丈夫吸毒感染艾滋病病毒,她和年幼女儿染上艾滋病,靠药物维系生命。家庭经济困难,她便干起了贩卖婴儿的勾当。尤朝香通过介绍人介绍,从婴儿父母手中买来孩子,转手将孩子卖给李地基。

  2009年12月22日,安溪县公安局在当地剑斗镇潮碧村石碧角落山上的一处洞穴内,抓获公安部A级通缉犯吴秋月。

  根据吴秋月的供述,警方在安溪县剑斗镇、永春县玉斗镇、石狮市永宁镇等地又解救出被拐男婴10名。

  罪大恶极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9月至2009年2月间,李地基先后纠集吴随清、吴秋月、谢旦、王丽珠等人分别在泉州安溪县金谷、蓬莱、白漱、湖上等乡镇,以及永春县玉斗镇、锦斗镇、南安市诗山镇等地农村寻找、联系买主,以每名人民币3万元至4万余元不等的价格贩卖被拐男童。

  犯罪过程中,李地基负责联系上家“货主”及“货源”,并驾车将被中转拐带到福建厦门等地的孩子接应到安溪县等地,与吴随清、吴秋月、谢旦、吴自强、王丽珠等人介绍的买主讲价、交接钱款,所得赃款由李地基统一分配。

  期间,吴随清、吴秋月、谢旦、吴自强还多次主动寻找买主后,与蔡川民(另案处理)联系。蔡川民从四川等地联系购买被拐卖孩子并运送到安溪,由蔡川民出面与吴随清等人联系的买主讲价、交接钱款,以每名孩子人民币3万元至4万余元不等的价格在安溪等地进行贩卖。

  2008年至2009年,陈莲花与谢旦、吴自强经事先预谋,向他人收买被拐男童,交由谢旦、吴自强寻找、联系买主;还与被告人陈泽新合谋并分工,由陈泽新向他人购买孩子并雇人照看,陈莲花则招集陈瑞英或自行联系买主,并直接出面与买主讲价、交接钱款,将每名儿童以人民币3万元至4万余元不等的价格在安溪等地农村进行贩卖。非法得利后,陈莲花分别付给谢旦、吴自强等人“辛苦费”。

  这些人分别结伙或伙同他人,共计贩卖儿童46名,其中,李地基参与贩卖23名,吴随清参与贩卖17名。

  利益链条

  据泉州公安机关透露,从近年来破获的拐卖婴儿案件看,买婴儿者多是沿海地区村民,他们普遍存在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出于传宗接代、养儿防老、增加家庭劳动力等考虑购买男婴。而一些偏远山区的贫困村民为了钱卖亲生孩子。

  买卖双方中间存在多重“中介人”。一般情况下,“中介人”向孩子父母“收购”健康婴儿的价格为每名5000至6000元,买方向“中介人”支付的购买价为每名3万元至4万元。“中介人”负责运输、雇佣保姆照管婴儿,每名“中介人”贩卖1名婴儿平均收益约2000元至3000元。

  李东强告诉记者,解救出这些被拐婴儿后,公安机关立即提取他们的DNA数据并录入公安部建立的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只要被拐卖婴儿的父母向本地公安机关报案,录入他们的DNA数据进行比对,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孩子。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警方不断加大对拐卖婴儿犯罪活动打击力度。

  专家提出,在保持高压打击此类犯罪态势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强社会救助力度,解决被拐卖儿童抚养问题,使无法找到父母的孩子得到妥善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