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失忆男”父亲抵榕 父子相见欲语泪先流(图)
来源:海峡都市报  2010年08月14日09:51
“失忆男”父亲抵榕 父子相见欲语泪先流(图)
父子终于相见

  N本报记者 郝希良 毛朝青 实习生 柯小燕文/图

  本报讯 12日和13日,本报连续报道的“‘失忆男’寻家”一事,牵动了众多榕城市民的心,昨日,仍有百位读者通过海都热线关心小游近况。昨天下午2时许,小游父亲和姐夫从江西赣州驱车8个小时抵达福州,离散三年后,老父弱子终于得以相见。一时间,三年来思念的苦楚和相逢的喜悦,尽化作无言的泪水,令围观市民皆为之动容。

  接到消息前一天 梦到儿子在福州

  昨天13时许,记者的电话响起,小游父亲来电说很快就要到福州了,一直在焦急等待的小游,听到这个消息后,越发激动起来,不停地拨父亲电话,并朝马路尽头张望——那是父亲会来的方向。

  13 58分,一辆车牌号为时闽F 轿车在旧货市场前停的下。车门打开,一位衣着简朴、头发花白的老人迫不及待地冲下车,眼神急切而慌乱地四下搜寻着,一见到人群中的小游,立即激动地冲上前,甚至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爸爸……”一声轻唤,让这位年届六旬、与儿子离散三年的老人再也忍不住了,泪水默默流满他苍老的面庞。老人告诉记者,11日夜里,他曾梦见儿子在福州,醒来与老伴说起,又勾起两人的叹息,“不过没想到,就在第二天中午,突然接到老乡电话,说孩子有了下落,而且就在福州,当时真的不敢相还以为是在做梦。”信,

  看到离开自己身边在外受苦了三年多的儿子,眼睑下有一块破了皮的红肿,老人满脸爱怜地伸手上前抚摸,小游有些躲闪,但眼眶开始泛红,转身从袋中掏出一包早早买好的两块五毛钱的石狮牌香烟,递到父亲手里,“这是他昨天晚上就买好了的,用自己卖废品的钱。”周围居民的一句话,让老父亲再次哽咽。

  资助他的朋友没来 小游恋恋不舍

  在向半年多来一直照顾小游的周边商户和居民们逐一致谢后,小游父亲和姐夫希望能早点上路,但小游却坚持不肯走,说还有个朋友,“要等他来……感谢他……”

  小游所说的这个朋友就是最初向本报提供线索的余先生,他是四川人,在旧货市场附近一个服装加工厂打工。平时,他常买些酒,跟小游共饮。

  小余来了,小游突然冲到不远处一个小卖铺中,掏出身上所有的8元纸币,向老板比划着“来两瓶啤酒”,然后跑到缝纫铺帐篷中,拿出水杯,斟上酒,向小余说:“喝!”

  临走时喃喃自语 回家要服侍妈妈

  给自己缝衣的缝纫铺施老板娘、给自己饭吃的瓦罐店老板、关心自己的美容店小罗……扔烟、敬酒,小游用自己不太自如却十分直率的方式,向所有这些帮助过自己的人一一表达他的谢意,最后,还有一个摆夜摊、常送他辣粉吃的阿姨没能过来,他还坚持要等,最终在人们的劝说下用笔在纸上写下了他自己的感谢信,那是一排歪歪扭扭的线条。“回家打工服侍妈妈,好了再来……”小游坐上车,看到人们挥舞的手臂和惜别的面孔,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