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福建 注册通行证  福建首页 新浪首页 本站导航
蕉城警方成功破获特大跨国拐卖妇女团伙案
来源:宁德网  2010年02月05日09:37

  宁德网消息 (记者 周婧 通讯员 陈倩倩 范宇羽) 拐卖妇女,竟称只是给人“做媒”。经过半年多的艰苦奋战,近日,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便衣队成功破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 “2009.5.31特大跨国拐卖妇女团伙案”, 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3名,成功解救9名缅甸籍被拐卖妇女。采访中,记者得知,目前此案已进入起诉阶段。

  夫妻吵架 开启案件冰山一角

  如此重大的跨国拐卖妇女团伙案当初究竟是如何败露的?事情得从去年8月的一件“怪事”说起。

  2009年8月3日,一对夫妻来到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报案,丈夫声称自己叫钟雷某,现年43岁,是蕉城区七都镇北山村村民,其妻子经常与自己吵架,日子实在无法过下去,强烈要求民警将其妻子拘留。

  钟雷某的反常举动当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询问中,细心的民警发现钟雷某的妻子皮肤异常黝黑,与通常被晒黑的皮肤完全不同,并且看起来不像是宁德本地人,难道她是外国籍人员?

  办案经验丰富的民警很快意识到这个表面看起来简单的夫妻吵架事件,很有可能涉嫌人口贩卖。

  带着心中种种的猜测,民警对夫妻二人展开细致审查,面对民警的提问,两人开始支支吾吾、漏洞百出。几经询问,不能自圆其说的钟雷某终于道出了实情。

  据办案民警介绍,由于蕉城区北山村地处偏僻,当地的女子都不愿意再嫁给本村人,加之钟雷某家庭经济状况较差,因此早已过了适婚年龄的钟家3兄弟成了村里的“老光棍” 。为了能为钟家延续香火,经过商议,兄弟3人一致决定用仅有的积蓄,为其中年龄最小的钟雷某买一个妻子回来传宗接代。经多方探听,他们得知蕉城区漳湾镇,一个名叫钟某泉的人曾多次给人“做过媒”,于是钟雷某找到钟某泉,花了29000元钱从他手里买到了现在的缅甸籍妻子。一年后,钟雷某与缅甸籍妻子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可日子却没有当初设想的那般美满。买来的媳妇成天哭闹着要回缅甸,甚至中途还多次企图弃家逃跑。

  用尽积蓄“娶”来的老婆,怎能放手。于是夫妻双方天天吵架,一个终日等着机会试图逃跑,一个日夜诚惶诚恐几次三番动员全家外出寻妻。万般无奈之下,钟雷某最后干脆公安局报案,宁愿将妻子关起来,也不能让她跑了。于是便有了先前发生的一幕。

  顺线追踪 跨国团伙浮出水面

  “花钱买妻”一事败露后,蕉城警方高度重视,第一时间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赶往北山村展开进一步侦查。

  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民警决定先以进村入户调查走访的方式,对北山村展开秘密侦查。

  走访中民警发现,从缅甸被拐卖至宁德当地的妇女并不只在北山才有,在蕉城区六都镇、七都镇等地民警均发现了买卖妇女的违法现象。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一个以钟某泉为首的跨国拐卖妇女团伙渐渐浮出水面。

  为能尽快破获这起跨国拐卖妇女案件,专案组民警兵分几路,对宁德周边地区乡镇进行摸排布控。很快,专案组民警便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钟某泉、喊某(女)、钟某彬的活动轨迹。在掌握到钟某泉和喊某在漳湾镇的确切住所后,专案组民警立即对该窝点进行布控守候,准备伺机收网抓捕犯罪嫌疑人。

  2009年5月31日,在钟某泉住所外守候多日的专案组民警决定对钟某泉展开抓捕。当日,钟某泉回到住处,面对突然冲进屋内的民警,钟某泉及喊某不顾一切没命似的向后山逃窜,但很快便被训练有素的专案组民警成功制服。

  同日,专案组民警在宁德市汽车北站将该案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钟某彬成功抓获。至此,“2009.5.31特大跨国拐卖妇女团伙案”成功告破。

  案情大白 疑犯竟仍执迷不悟

  经审讯,民警意外得知,犯罪嫌疑人喊某竟也是钟某泉花了2万多元从一个云南人手中买来的缅甸老婆。得知两人结婚生子的消息,许多同村的单身汉纷纷前来“取经、求助”,让钟某泉帮自己也“娶”个老婆,并承诺会支付给钟某泉一定的“媒金”。出于好心,也为了能挣点钱,于是钟某泉开始与云南卖家联手,为附近村镇有需求的单身汉做起了“媒”。

  在供述中,钟某泉交代:他先与云南卖家取得联系,再让其胞弟钟某彬前往云南接人。“他们都是以高薪工作为诱饵将这些缅甸妇女骗入宁德,然后将她们关在家中,让妻子喊某为她们‘洗脑’,谎称宁德比缅甸的生活好,如果嫁到宁德就一定会过上好日子。倘若遇上“顽固分子”,喊某便威胁她们是非法入境者,报警警察会将她们关起来,加之这些缅甸妇女对宁德地形不熟悉,又不会说中文,无法向外界求救。迫于无奈,这些缅甸妇女最后都乖乖地同意嫁人。”办案民警介绍说。

  在这起特大跨国拐卖妇女案中,最令办案民警震惊的是,直至落网犯罪嫌疑人钟某泉竟还执意认为自己没做坏事,只是帮老乡找妻子做“媒人”。而“买妻人”更是无知的认为“买妻”不犯法,只要是花了钱买的,就是合法。正是由于这种对法律的无知,才让拐卖妇女的犯罪活动在农村屡禁不止。案件虽然成功告破,可是案件背后所反映出的是中国广大农村的普法道路依然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