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牧马人

  泉州网9月11日讯 (记者 许钹钹 吴嘉晓 实习生 陈心钰 文/图)下周,新疆马主木拉提赠送的伊犁马即将抵达泉州。此前,晋江三勇士策马下海救人,随后两匹“英雄马”不幸病逝的事件曾引发全国关注。

  随着“英雄马”走入人们视野的,是一群“今时不同往日”的都市牧马人,“策马大侠”施国庆就是其中之一。施国庆是晋江深沪华山村人,和许多晋江人一样,他爱马、养马都始于曾名噪一时的晋江马。施国庆们的童年,少不了喂马、牵马,趴在马背上成长的记忆。青年时他们致力于事业的发展,待到事业有成退休后的现在,与马结下的情缘不时撩动着他们的心弦,令他们不约而同地走上了斥资买马、养马、骑马的人生。本期封面纵深,就让我们带您一探这群爱马人的马背人生。

  民间“马友”一年买马11匹 马术俱乐部“圈粉”百余人

  马术俱乐部的马车

  施国庆和他的爱马

  有这么一群“都市牧马人”,他们爱马、养马、热衷于骑马运动。每个月“马友圈”固定聚会的日子里,他们在一起聊马、赛马。据记者了解,目前泉州有6家马术俱乐部,其中晋江有2家。而2008年进驻泉州市区的另外一家马术俱乐部,也圈了一批爱马“粉丝”。马场跑圈、野外骑乘,是他们别样的休闲生活。

  探访“马友”

  “策马大侠”施国庆 一年买了11匹马

  “驾!驾!”风从耳旁呼啸而过,一望无际的海滩上,施国庆俯低身子,马儿奋力奔腾向前,两圈下来,一人一马都畅快淋漓,也大汗淋漓。几乎每一个傍晚,施国庆都会牵着他的“专宠”“马莉”在海滩或者马场高速跑上几圈。那是一天中他和马儿雷打不动的独处时光,大概也是一天中他最畅快的时候。

  年少结缘 养马赛马一把好手

  出生于1965年的施国庆,和马儿的缘分很早就开始了。童年时,他的父亲是一名马贩,他从小就帮着父亲养晋江马。

  “喂它、牵它、和它聊天,很快就熟悉起来了,慢慢地就爬上马背,学会了骑马。”对当时仅七八岁,还没有马儿高的施国庆来说,学会骑马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11岁时,听说有北京的记者下来拍摄晋江马专题,谁马骑得好就可以参加赛马,施国庆从亲戚家挑选了一匹好马,自告奋勇去参赛了。从晋江金井草埔到丙洲,大约3000米的距离,他英姿飒爽地以四五十公里的时速跑完。

  说起年少时与晋江马相处的时光,施国庆滔滔不绝起来,说到激动处还手舞足蹈的。他还记得自己十几岁时,晋江马还是主要的运输、骑乘工具之一。家里人买了两匹晋江马,他便用马去运石头,从晋江英林运到深沪,一条方石大约可以赚1元,拉一趟大约能装六七条,可以赚上六七元钱。有时,他也会套上拖车,在拖车上放上隔板,这便是一辆简易的马车了。马车用来载客,将客人从深沪华山村拉到石狮,一趟每人收费4毛钱,有时一趟能拉到六七个人。

  建起马场 赶着马车参加婚宴

  就像晋江马完成自己运输的历史使命一样,两年后,施国庆也很快结束了和晋江马短暂的交集,开始白手起家做生意。经过多年发展,他事业有成。近年,晋江马留在他内心深处的记忆与温情,又开始蠢蠢欲动。2019年5月,施国庆开始了他“奢侈”的养马爱好,花了近6万元买下了属于他的第一匹马“将军”。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他买了11匹马,建起了马场,请来专人帮忙打理。

  “每天牵着它们出马厩的时候,就觉得像自己的孩子。”施国庆一边说,一边摸了摸“将军”的头。惦记着“马无夜草不肥”,“将军”刚买回来时,他几乎天天跑到山上为爱驹割草。有一次,几匹马在马场放风奔跑时,一匹4岁半的马儿踩到石子堆不慎摔断了腿,治疗了一个多月后还是不治身亡,施国庆为此难过了好一阵子,几乎每晚都辗转难眠。

  不久前,施国庆“变本加厉”,又花了2万多元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闲来无事,他便套上马车,“吧嗒吧嗒”地往围头、衙口等海边闲逛。有时,马车后面跟着一群马,路上回头率十足。有一次,一名路过的司机光顾着看马车,车开着开着撞上了路边的垃圾桶。有时,心血来潮的施国庆还会坐上金光闪闪的马车去参加朋友婚宴。而现在,马车已被闲置在家门口的车棚里了,他也忍不住笑着自嘲:“平均下来,一趟比坐飞机还贵!”

  不知道是董事长 只认得“养马的老头”

  “你看这个马腿多漂亮!”在施国庆的家里,时不时就会聚集着一堆“马友”,他们分享着手机里拍下的马儿照片。不一会又聊到了饲料,一次该喂多少,喂哪里的饲料比较好,像是接头暗号一样。因为爱马,他们聚在了一起,聊起马时,眼里有光。

  晋江英林的洪语智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周围人眼中的“马痴”。人们不一定知道他是酒店的董事长,却都认得他是那个一天到晚“养马的老头”。即使马场有专人照料,年过七旬的他仍然每天风雨无阻地坚持到马场巡视,喂马、刷马、打扫马圈……他关注每一匹马的状态,这匹马该换牙了,那匹马怎么受伤了,每一匹马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和施国庆一样,洪语智和马的情缘也始于晋江马。他7岁开始帮父亲养马,13岁借钱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匹马。2000年事业有成后,他开始大量买马,建马场。2007年,他成立了马术俱乐部。

  在晋江英林、金井、深沪、龙湖一带,这群“马友”大约有二三十人,经常聚在一起聊马,或者相约外出骑马。现在,他们一行人正准备申请加入福建省马术协会,希望找到“组织”后能通过学习和交流,更专业地养马。

  张永超可能是这批“马友”中最年轻的一个

  晋江马,就像是一种情结,深深刻在几代晋江人的骨子里。

  青少年马术培训

  最年轻的“马友” 养马养鱼养赛鸽

  出生于1988年的张永超,可能是这批“马友”中最年轻的一个了,不过他养马的年头可不短。七八年前,张永超开始养马,买的第一匹马也是晋江马。不过因为当时还不太懂马,不到几个月他就将晋江马卖了。直到去年认识了施国庆一群人后,他才重新买了两匹马寄养在马场。直到救人英雄马“马莉”“888”出事后,他才将两匹马带回自己的马厩。

  走进张永超的厂房,“啊啊啊”的洪亮叫声便吓人一跳,原来大门旁的金刚鹦鹉见了生人,有些不安。再往前走,庭院中特意搭建的两座小木屋里,龟、鱼各自享受着宁静的一方小天地。厂房的另一侧,楼下的马厩里,两匹马到了喂食的时间,正悠闲地吃着草料。

  张永超将我们带到二楼,魔鬼鱼、红龙、金龙……硕大的鱼缸内,各种珍贵的鱼很抢眼。他的办公室内,赛鸽获得的一座奖杯、一张奖状被摆在显眼位置,看得出来,赛鸽的成绩让他很是得意。

  这人,不仅爱马,也对各种大大小小的动物感兴趣。作为晋江年轻的企业家,他虽然忙碌,却每天雷打不动地花上两三个小时打理他的各种宠物。而他四岁的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去年就已试着学骑马了。

  行业现状

  马术俱乐部在泉州 有爱好者但发展颇难

  随着时代的发展,晋江马已不再是养马人的首选,无论是民间养马人,还是走专业化道路的马术俱乐部。

  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目前泉州仍处于存续状态的马术俱乐部、养马场有6家。2家分布在晋江,1家在惠安,1家在南安水头,都是民间养马人自行成立的马场,另有2家马术俱乐部登记注册地点在泉州市区。记者联系上其中一家俱乐部的负责人、福建马术协会秘书长刘畴锦。

  “俱乐部从2008年进入泉州,会员有100多人。”刘畴锦介绍,俱乐部最初设在厦门,不少泉州的骑马爱好者会到厦门骑乘,后来便在泉州市区、晋江分别设了个马术俱乐部,会员多数是企业家或企业高管等。除了会员平时在马场骑乘外,俱乐部也经常会组织到月亮湾、清源山或省内著名旅游景点中比较适合骑乘的山路进行野外骑乘。

  除了供会员骑乘,市民接触马的机会主要是青少年马术,或者旅游景区内供游客骑乘玩耍的马匹等。“虽然这几年已经有了较快的发展,但福建马术发展相对来说仍然比较滞后。”刘畴锦坦言,从2016年开始,因场地问题,在泉州的两家俱乐部已处于暂时停业状态。“专业、正规的跑马场需要较大的场地,所需配套设施投入也较大,合适的场地很难找。”

  相关阅读

  晋江马:泉州牧马人情之所起

  晋江马,就像是一种情结,深深刻在几代晋江人的骨子里,也是晋江这群都市牧马人绕不开的情之所起。根据古籍中关于晋江马由来的记载,晋江马有千年历史。作为福建省优良地方马种,晋江马历史上主要分布在以晋江市(含石狮市)为中心产区的晋江、南安、惠安及莆田等地。晋江马曾是晋江人生活的必备帮手,在晋江,流传着“无马无轿不出门”的说法。

  “当时每个村里几乎都会有一两匹晋江马,马并不是人人都买得起,要经济条件比较好的才能养。”金井峻富生态林牧场是泉州唯一的国家级晋江马保种场,牧场总经理李澄清回忆起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些往事。

  随着机械化的普及,晋江马的运输、骑乘功能很快被替代,晋江马也日渐“没落”,数量急剧减少。以至于到了2006年,农业部把晋江马确定为首批138个国家级畜禽品种资源保护名录之一,2008年,又发布公告在晋江成立国家级晋江马保护区,列入首批16个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建设项目之一。

  “之前有一段时间,晋江马主要是在红白喜事时被用于‘出阵’。”李澄清所在的牧场,原本只是普通的牧场,后来在2006年“半路出家”承担起晋江马保种场的重任。保种场位于晋江金井石圳村,不远处就是拥有奇特变质岩的石圳海滩,周末和节假日总能吸引不少游客前往游玩。现在牧场里的晋江马会被牵到海滩上,或套上马车,供游客骑乘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