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市检察院依法对延建霖、朱梅端两名处级干部作出逮捕决定

  日前,福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受贿罪对原长乐市政协主席兼营滨路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延建霖(正处级),以涉嫌受贿罪对原长乐市政府党组成员、副调研员朱梅端(副处级),分别作出逮捕决定。

  此前,该两起涉嫌职务犯罪案件分别由福州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目前上述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厦门市检察院依法对彭海防决定逮捕

  厦门市集美区后溪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彭海防(正处级)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介绍贿赂罪一案,由厦门市集美区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近日,厦门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介绍贿赂罪对彭海防作出逮捕决定。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泉州永春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林金溪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林丙奇涉嫌贪污罪一案提起公诉

  日前,泉州永春县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永春县蓬壶镇美中村原党总支部书记林金溪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对美中村原村委会主任兼经联社主任林丙奇以涉嫌贪污罪向永春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此外,中国纪检监察报还发布了两例以案警示——

  手写签名露马脚 夫妻双双受处理

  “你能放下思想包袱,重拾工作信心,我们真为你感到高兴……”

  “感谢组织的关心,这个教训我会记住。”

  这是8月5日,福建省上杭县纪委监委对受处分的该县蓝溪镇综治办原主任刘某标开展回访教育时的一番对话。

  刘某标所说的教训是什么?

  2018年7月,该县纪委监委对民生领域突出问题开展专项治理,同时派出5个检查组对各乡镇落实情况进行检查。

  检查中,蓝溪镇敬老院一本奇怪的院民补助经费花名册引起了检查人员注意。

  花名册上大部分的名字都是打印的,唯独最后一个叫“丘其壁”的人名是手写的。其中会不会有“猫腻”?带着疑问,检查人员决定进一步深入了解。

  “为什么这本花名册上只有丘其壁的名字是手写的?”检查人员向镇民政办主任范大贤问道。

  “这不可能啊,我签字审核的时候,并没有丘其壁这个人,肯定是后面加上去的。”范大贤语气坚定地答道。

  得到这个答案后,检查人员随即前往该镇财政所,调取敬老院2013年以来的报账凭证,并到镇计生办和派出所核对2013年以来敬老院去世院民的死亡时间。

  经核对,丘其壁已于2018年1月去世,但4月2日报账时他的名字还在列,同时还有其他4户已去世院民的名字也在列。检查组决定找敬老院院长丘某谈谈。

  “作为敬老院院长,发放院民补助金的程序是咋样的?”检查人员耐心地问道。

  “我不懂程序也不会做账,都是我丈夫帮忙做的,有啥事你们找我丈夫刘某标问问。”丘某说。

  “你认识丘其壁吧?”检查人员将花名册摆在刘某标面前,严肃地问道。

  “认识,怎么了?”

  “他的钱是你领走的吧?”

  “什么钱?我没拿!”看着检查人员的双眼,刘某标顿时变得语无伦次,两手不知放哪里好,“那些钱都是我妻子帮其买日用品的钱,本应该拿!”

  “这几个院民的钱,又是怎么回事?请你如实回答。”检查人员追问道。

  “这个,这个,都是他们亲戚帮忙领走了,不信,你问问他们。”刘某标顿时变得坐立不安。

  令刘某标没有想到的是,检查人员早已把4户去世院民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这是他们亲戚提供的‘未领取补助金’的证明及电话录音。”当检查人员出具相关证据后,刘某标只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问题。

  经查,2013年1月至2018年3月,刘某标、丘某两人共虚报冒领敬老院5个院民补助金6902元。此外,还冒领原敬老院聘用人员工资1830元。

  根据调查结果,2018年8月10日,经蓝溪镇党委研究决定并报县纪委监委批准,给予刘某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其退赔违纪所得;对丘某给予解聘处理。(王平)

  “隐形”的二次婚宴

  图为调查人员到酒店核对宴请桌数和餐标。陈跃虹 摄

  操办婚宴本是喜事,然而一旦触碰了纪律的红线,喜事便成了“揪心事”。“教训深刻啊!纪律是道硬杠杠,如若心存侥幸,便是咎由自取!”面对处分,福建省南靖县船场镇卫生院原党支部书记、副院长李荆平后悔不已。

  2018年10月,南靖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卫健局纪检监察组组长周燕娜收到一封举报信,称李荆平违规操办其女儿的婚宴。接到举报信后,纪检监察组成立核查组开展初核。

  “老李,今天我们主要是对党员干部婚丧嫁娶报告事项进行抽查,你女儿最近结婚,我们来了解一下婚宴操办情况。”

  “周组长,您大可放心!请的都是些亲朋好友,宴席标准全是按照县里的规定来的!”李荆平转身从屋里拿出礼金单和宴席清单。

  “老李,你这礼金单做得真漂亮,字迹工整,没有任何涂改。”核查组成员老张一边翻看一边说道。

  “那都是我爱人的功劳,她比较细心……”李荆平附和道,打包票称他操办女儿婚宴合乎规定。

  “我们这也是例行检查,老张,你把这些材料复印一份,我们留个底。”核查组成员取了复印材料便离开了。

  “一份礼金单如此整洁,有点不合常理。”核查人员感到有些蹊跷,决定到酒店了解一下情况。

  “宴请桌数和餐标清单与酒店的存根一致。”核查组经过比对,确定礼金单上的人数和用餐人数基本一致。随后,核查组走访了参加婚宴的部分亲友,他们的说法和李荆平基本吻合。

  “难道是虚假举报?”核查组心存疑虑,决定到船场镇卫生院走一趟。

  核查组一行来到船场镇卫生院,实地访谈卫生院的医生、护士。当被问起是否参加李荆平女儿的婚宴时,大家回答一致,均是“没有参加”。

  婚宴名单中确实没有船场镇卫生院医生、护士的名字,但核查组留意到,大家回答问题时眼神躲闪,表情不太自然。核查组决定走访船场镇卫生院附近村民。

  “上个月,他们卫生院有一次集体聚餐,全院的人几乎都去了。”村民的话让核查组眼前一亮,这次“集体聚餐”也许另有隐情,他们随即到周边的饭店了解情况。

  “9月26日,卫生院到我饭店聚餐过一次,均是卫生院的职工,总共摆了3桌,是李荆平结算的。”在船场镇某饭店,核查组查看了用餐清单,饭店老板如实相告。

  9月底的聚会,李荆平买的单?联系起李荆平女儿婚宴的时间,核查人员判断,这可能是为了规避相关规定而举办的第二场“婚宴”。

  卫生院职工有顾忌,要从他们身上打开缺口比较难,核查组决定把乡医作为突破口。他们走访了该镇部分乡医,其中10名乡医承认送了礼金给李荆平,祝贺其女儿结婚。

  抽丝剥茧,终于挖出隐藏的真相!

  “某饭店的集体聚餐是怎么回事?乡医送礼金给你,礼金单怎么没有体现?”

  ……

  面对核查组的追问和确凿的证据,李荆平只好如实交代自己的违纪事实。

  经核实,船场镇卫生院的职工和乡医知道李荆平的女儿结婚的消息,纷纷向李荆平送去贺礼。为表谢意,也为了掩人耳目,李荆平打了个“时间差”,在操办其女儿婚宴一个月后,在船场镇某饭店另行宴请了他们。李荆平还让他妻子重新抄了一份不包括船场镇卫生院同事和乡医的礼金单,以备检查。

  此外,在后续调查中,还查实李荆平存在其它违纪问题。2019年5月,李荆平受到开除党籍和政务撤职的处分,并退还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礼金12320元。(陈跃虹 陈清鹏 张天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