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人员从水中吸取蚊子的卵。研究人员从水中吸取蚊子的卵。

  气温升高,降水密集,“嗡嗡嗡”团队也开始出动“作战”。

  提起蚊子,市民们总是避之不及,甚至想方设法消灭它们。然而,在厦门,却有这么一个地方,将蚊子当成“宝贝”——每逢夏季来临,厦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与病媒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的医师们都会进行蚊虫采集、饲养和抗药性监测实验。

  估算一下,每年在疾控中心实验室里“生活”过的蚊子,可以用“成千上万”来形容。今天,本报记者就带大家了解这些“养蚊人”的日常工作。

  1、蚊虫从哪来?

  夏日里奔走岛内外 翻盆倒罐采集幼虫

1、沾在纸上的虫卵。1、沾在纸上的虫卵。
2、水中的孑孓群。2、水中的孑孓群。

  采集蚊虫其实不太难。拿着吸蚊管、水勺、塑料桶……厦门市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传染病预防控制科医师伍思翰打比方说,这其实和小朋友带着工具去池塘捞鱼差不多。

  每到6月,伍思翰都会和同事一起,在厦门的老旧小区、城中村等地寻找孑孓(jié jué,蚊子的幼虫)。他们的研究对象叫白纹伊蚊,民间俗称“花蚊子”。由于白纹伊蚊喜欢在较为干净的积水中产卵,因此,采集它们的医师时常得往废旧花盆、废弃轮胎旁边“钻”。“我们一会儿翻花盆,一会儿倒水桶,有市民路过,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还会起疑心。”聊起工作场景,伍思翰笑着说。

  孑孓的采集点遍布厦门的6个区,最远的要跑到翔安大嶝岛。

  一般情况下,医师们会先用手电筒照射积水,发现孑孓的身影后,将其用水勺捞出、过滤,并放置在塑料桶中。当然,为了给孑孓营造与自然条件差不多的生存环境,它们原先生活的积水也会被带走一部分。“运气好的话,一次‘打捞’就可以采集到上千只幼虫。”伍思翰说。 

  2、蚊虫怎么养?

  供给食物恒温恒湿 密切关注各阶段变化

3、蚊子的蛹。3、蚊子的蛹。
4、蚊子成虫。4、蚊子成虫。

  将孑孓带回实验室后,医师们会先饲养一段时间,直到这些“蚊二代”羽化成飞蚊,才开始实验。

  在疾控中心的媒介生物实验室里,可以看见不同时期、不同形态的蚊虫:用塑封袋包裹的滤纸上,沾着黑色虫卵;盛水的培养盒中,有形似微型毛毛虫的孑孓和蝌蚪般的蛹;架子上摆着十多个挂有“蚊帐”的蚊蝇饲养笼,每个笼子里都飞舞着密密麻麻约300只成蚊——蚊子的蛹临近羽化时,就会被转移到这里。

  虽然市民憎恶蚊虫,但为了做实验,医师却在实验室中给予它们周到的“照顾”。

  把饲料放在水中,供孑孓食用;用棉花蘸糖水,供成蚊填饱肚子;静置自来水,待余氯挥发后,给幼虫换水。此外,蚊虫对生活环境也有要求——实验室长年不断电,温度保持在25℃左右,湿度保持在70%左右,都要恰好适合它们生存。考虑到参与实验的成蚊还是“体态”均匀比较好,医师们有时还会为孑孓“搬家”,将它们分配到不同的培养盒中,让它们有一定的生长空间,不至于“住”得太挤。

  “卵7天左右会成蛹,蛹1天到2天左右会羽化成蚊。”伍思翰说。由于蚊虫状态变化较快,所以,他每天都得抽时间来观察和调整这些“宝贝”。

  3、实验怎么做?

  放入雌蚊接触药膜 找出蚊虫敏感药剂

  做7种药剂的实验,大概需要1200只蚊子。羽化3天至5天的雌蚊,是抗药性监测实验的对象。

  “这时候的蚊子已经性成熟,具备交配能力,但还没吸过血。”伍思翰说,做实验时,医师们会将蚊子放入接装有用杀虫剂制成的药膜的触筒内,然后观察蚊子接触药膜后的死亡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蚊子的飞行速度是所有飞虫中最慢的,但这并不能减弱它的“杀伤力”。作为厦门的优势蚊种之一,白纹伊蚊既“不怕光”——喜欢在人们上下班高峰期时吸血,也是一个能传播登革热、寨卡病毒等多种疾病的“小炸弹”。因此,养蚊子并非为了玩,而是为了更好地抑制它们。

  厦门是蚊虫抗药性国家级监测点。如今,消毒与病媒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的医师们已连续做了两年实验,并积累了一定经验。“通过实验找出蚊虫敏感的药剂,才能更好地指导大家科学合理地使用杀虫剂,防止和延缓蚊虫抗药性的产生,减少疾病的发生和传播。”伍思翰说。

  [揭秘]

  呼出二氧化碳多者 更受蚊子“欢迎”

  1、雄蚊是“素食主义者”,只吃植物的汁液和露水。吸血的是雌蚊,它们会在怀孕后,通过吸血来补充卵成熟所需要的糖、胆固醇和蛋白质。

  2、蚊子对二氧化碳、乳酸等化合物和湿度尤为敏感。它们会吸血,并不是因为谁的血“甜”,谁的血型“合胃口”,而是利用身上的短毛,感知到了二氧化碳、乳酸等的“气息”。

  3、运动量大、体形较胖的人呼出的二氧化碳更多,更受蚊子“欢迎”。另外,别以为身上“香喷喷”的就没事,大量护肤品、化妆品散发出的特殊气味,也对蚊子有很强的诱惑力。

  4、活跃于厦门地区的白纹伊蚊,一般活跃于上午8时至10时,下午4时至6时。市民防蚊灭蚊要记得翻盆倒罐,消除身边的积水点。

  文/本报记者 罗子泓 实习生 谢毅鑫 通讯员 陈赟 图/本报记者 林铭鸿 罗子泓

  来源:厦门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