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2019年5月28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厦门市原卫计委党组成员、市计生协会原专职副会长刘光忠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经查,刘光忠在2010年至2016年期间利用担任厦门市集美区灌口镇镇长、镇党委书记等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叶某、沈某等十余人送予的贿赂达300余万元。同时,在职期间还滥用职权,造成国家重大经济损失。

  他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不知止,不仅屡屡将“黑手”伸向征地拆迁、基层选举等群众关注度极高的领域,甚至在组织审查期间大肆串供、翻供,对组织不忠诚、不老实。从受组织信任到背弃组织成为罪人,刘光忠的堕落值得深思。

  任性用权 在奉承声中忘记党纪国法

  刘光忠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18岁入伍。由于表现突出,在部队服役期间成为一名中共党员,职务也从普通战士一步步升任为正团级军官。2003年,43岁的刘光忠转业到集美区侨英街道工作,三年后被组织安排到灌口镇任职,先后担任镇党委副书记、镇人大主席、镇长、镇党委书记等。2016年8月,刘光忠被提拔为厦门市原卫计委党组成员。

  转业到地方工作前期,刘光忠继续发扬在部队养成的优良作风,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也得到多方认可。但随着职务的提升,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他的理想信念慢慢发生着变化,特别是2009年之后,刘光忠上任灌口镇镇长,找他帮忙办事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在一片奉承声中,党纪国法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2010年12月,集美区开展生猪退养污染整治工作。刘光忠作为镇长、集美区生猪养殖污染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成员,负责镇政府全面工作,生猪养殖污染整治工作属于其工作职责范围,生猪退养补偿款需经其审批发放。

  养殖户沈某的养殖场在拆迁范围内,按规定完成退养,沈某可领取数额不菲的补偿款。沈某说:“当时快年底了,我还有2000多万元贷款要还,为了早点拿到补偿款,我就想去找刘光忠帮忙,早点把款发下来。”后来,沈某找到熟识刘光忠的王某帮忙疏通关系。王某按照沈某嘱咐,用两个礼品袋分别装了烟酒和80万元现金,送到刘光忠家中,并请托刘光忠尽快发放补偿款。

  经法院认定,刘光忠收受沈某80万元贿赂后,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对财政专项资金未尽到审批职责,未按照财务管理规定认真审核材料,便签批全额发放补偿款。不正确履行职责的行为使沈某得以虚报冒领300余万元补偿款,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贪得无厌 收钱慢慢成了习惯

  “小时候因为穷常被人冷嘲热讽,因此总想出人头地。看到别人住别墅、开好车,也想效仿,想让战友、同学觉得混出了个人样。”尝到甜头之后,刘光忠贪婪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他开始耍小聪明,用“借”的方式变相敛财。

  2012年5月,提任灌口镇党委书记的刘光忠称想买辆车,向刘某“借”10万元。而刘某因在参加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竞选时,得到了刘光忠的大力支持,当上了村支部书记,所以他也一直想找机会“感谢”刘光忠,便答应了借款。

  2012年下半年,某建材公司股东叶某在未办理手续的情况下违建别墅,城管部门发现后责令其停止建设。为了能让别墅建起来,叶某找到刘光忠,希望刘光忠帮忙疏通。刘光忠便向城管部门打了招呼,帮助叶某将违建别墅建成。此外刘光忠还在混凝土工程承揽等多方面关照叶某。2013年3月,刘光忠以给家人买房但手头资金不足为由,向叶某“借”款100万元。刘光忠在收到叶某100万元后,虽然出具了借条,但二人既没有约定利息也没有商议还款事宜。

  经查,刘光忠的12笔受贿事实中,有7笔和村居换届选举或干部提拔任用有关。刘光忠不仅将黑手伸向违法建设、征地拆迁等敏感领域,甚至还在村居换届选举中带头拉票贿选,严重扭曲了基层选人用人导向,破坏了基层政治生态。

  对抗审查 原形毕露后悔莫及

  纸总有包不住火的一天。2016年底,行贿人沈某被立案调查。此时的刘光忠成了惊弓之鸟,他四处求神拜佛,祈求平安。但刘光忠一直都心存侥幸,寻求行贿人配合串供,来对抗组织审查。刘光忠向某工贸公司股东王某串供隐瞒收受其送予的60万元贿赂款,以及在征地拆迁补偿、被拆迁设施设备及配套工程补偿、某工贸公司场地平整费用支付等事项上为其谋利的事情,并交代王某:“如果有单位找你调查,你不能说你送钱给我的事情。”

  除了串供,退款是刘光忠想到的另外一个逃避处罚的办法。2016年9月刘光忠将利用职务便利获得的15万元受贿款退还给某烟火制造公司经理郑某。在交给郑某一盒月饼、一篮水果后对郑某说:“如果把送钱的事情说出去,我一家人都惨了,千万不要说出去。”郑某回到家之后发现,水果下面放着15万元现金。

  然而刘光忠费尽心思终究是徒劳。在强大的法律震慑之下,行贿人均选择了配合组织调查。

  从案前串供、退钱,到案后刘光忠开始自说自话,罔顾在案证据,对金额较大的违法事实不认账,对金额较小的违法事实则撇清责任。多位办案人员证实,刘光忠在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时陆续认罪,到审查起诉初期翻供,审查起诉期间经教育后认罪,并亲自撰写了认罪材料,可到了庭审阶段又当庭翻供。只不过,他这种小算盘、小伎俩,结果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刘光忠费尽心思编织的各种翻供理由法院均未采信,明确认定采信他之前的有罪供述。

  刘光忠信念沦丧、目无法纪、滥权谋私的教训警示我们,党员领导干部应时刻牢记:权力的行使和责任的承担紧密相连,用权必须对人民负责、对党纪国法负责,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必追究。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方能在各种诱惑和考验面前保持清醒,不至于让人生的航船颠覆。

  相关阅读

  中纪委曝光!福建一处长收受开发商贿赂,违规验收通过不合格建筑!

  7月29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福建省厦门市人防办工程处原处长谢友明利用验收的权力,明知开发商偷减某大楼防空地下室面积1000多平方米仍违规给予验收通过,收受开发商送给的现金100万元。

  福建省纪委监委通报三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

  连江县敖江镇供销社党支部书记、主任邱俊豪违规公款吃喝等问题。2013年至2018年,敖江镇供销社多次违规进行同城接待、组织工作人员在会议结束后公款聚餐,邱俊豪参与上述违规吃喝,并审签相关报销凭证;违规报销个人手机通讯费共计1.43万元。2019年2月22日,邱俊豪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退赔相关费用。

  柘荣县电影公司原经理冯勇违规发放津补贴、私车公养等问题。2013年1月至2018年1月,时任柘荣县电影公司经理冯勇以职务补贴、3D电影放映补贴、节假日补贴等名义违规发放各类津补贴共计29.83万元,其中本人领取7.25万元;先后25次使用县电影公司公务车加油卡为其私家车加油,费用共计0.62万元;此外,冯勇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2019年1月31日,冯勇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和政务撤职处分,违纪所得予以收缴。

  漳浦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何清辉违规收受礼品问题。2017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何清辉担任漳浦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期间,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赠送的烟酒等礼品,价值共计1.26万元;此外,何清辉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2019年4月19日,何清辉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纪所得予以收缴。

  平潭财政金融局一主任科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平潭综合实验区财政金融局综合业务处主任科员张述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平潭综合实验区纪工委、区监察工委、平潭县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莆田市供销社副主任、党组成员范益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莆田市供销社副主任、党组成员范益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安溪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正接受审查和调查

  据安溪县纪委监委消息,安溪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张淑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东南网